翻页   夜间
梦琪小说网 > 遍地都是技能树 > 第135章 老祖宗的七块令牌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梦琪小说网] https://www.mqxs8.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天方破晓,躲在帝华宫外的第五六七就听到帝华宫中传来慌乱的喧哗之声。

    半个时辰之后,整个皇城大街小巷就贴满了通缉令,通缉的人物正是黑巾遮面的伊二三和他第五六七。

    皇室似乎专门找到天然居取证过,画像上的人物和他一模一样,就像是最专业的画师比照着他画出来的一般。

    他当然不会知道,这幅画就是那位通缉令上被他刺杀的世子苏寒亲手所化的。

    大魔王世子遇刺身亡,这件事几乎一夕之间传遍了整个皇城的大街小巷,成为了本年度皇城之中最大的一件大事。

    而关于两个刺客,伊二三和第五六七,却在皇城通缉之前神秘消失,不知所踪。

    没有留下任何离去的痕迹。

    见到了这样的场景,第五六七总算放心,相信了他那位伊兄弟没有骗他。

    同时,他的心里也满是感慨。

    自己一开始还存着利用他的想法,却不想那位伊兄弟对他这么好。

    明明是自己完成的刺杀,最后还把功劳分了他一份。

    以后.....定要对他好一点!

    这么想着的时候,第五六七完全没有想到,拿了这个功劳之后,等待着他的会是怎样的命运。

    皇宫。

    当苏寒见到自家父王和母妃的时候,时间已经过了正午。

    一见面,没等苏寒开口,王妃一只手就爬到了苏寒的耳朵上。

    “小寒寒,你这又是玩的哪一出?”

    看着自家母妃脸上魔鬼般的微笑,苏寒就把自己被整个刺客联盟通缉的事情说了一遍。

    “据可靠消息,九州所有的刺客都盯上了关于孩儿的这单任务。

    只要孩儿不死,就会,络绎不绝的有刺客前来。

    正巧孩儿遇到了一个脑子缺根弦儿的刺客,就借机假死脱身咯。”

    苏寒没有透露在苏伊的帮助下看到的那些画面。

    老祖宗可能还没凉透这件事他都没说出去,关于那个神秘的祖奶奶的事,他自然也不好说出来。

    甚至于关于自己是假死的这件事,他都没准备传出去。

    在场的除了景帝和自家父王母妃外,只有苏伊和苏小二知道事情的真相。

    连死亡现场,他都提前找到苏伊帮自己给造出来了。

    所以.....现在在外人的眼中,他苏寒是真的已经凉了的。

    没有人知道他还活着,很多事情自然也就没有人能算在他的头上。

    包括....老祖宗当年留下的那纸婚约。

    笑话,他跟那个人王世家的十三小姐又没有什么感情基础,怎能因为一纸婚约就屈服就范。

    难不成,就因为她真大、真白?

    且.....他苏寒是那种只喜欢胸大的小姐姐的人吗?

    他....还喜欢腿长的呢!

    如果真相是人王世家的人弄了这场刺杀的话,苏寒自然就不用为什么婚约烦恼,直接来一个弄死一个就是了。

    可现在刺杀的事明显是他家祖宗干的,人家人王世家的父女俩不远千万里而来是为了保护他的周全的。

    他尽管不同意这桩婚事,也不想做的太难看。

    借假死脱身....刚刚好!

    而且....假死,他就能离开景国了有木有?

    以假死脱身,换一个身份出去浪,从此以后海阔凭鱼跃,天高任鸟飞啊!

    想到自己走遍九州,天下技能树尽归自己漫天火舞之中的画面,苏寒就忍不住有点小激动,甚至迫不及待的想要离开了。

    同时,心里的恶趣味,也让他很想看一看,当那个躺在棺材里凉了一千多年的老祖宗知道自家后辈被人弄死了之后,会是怎样一种反应?

    当那位疑似祖奶奶的斗篷人知道自己真的不小心把自家乖孙子给害死了之后,会是怎样一种心情!

    呵!就算是祖宗,这么随随便便的就在刺客联盟发布一个刺杀他的任务。

    真当他这个孙子没脾气的啊?

    虽然是自家祖宗,虽然不好真去找人算账。

    但吓唬她一下....没问题吧?

    在皇宫里藏了七天。

    眼看着皇城中掀起一场关于刺杀的风波。

    眼看着皇城中波诡云诡。

    眼看着皇城各大世家在听到自己被刺身亡后各自不一的反应,苏寒冷眼旁观,又把这些人的反应一一记在了小本本上。

    七天后,事件的余波基本上散尽。

    苏寒易容改面,跟在皇姐身边挨个拜访了皇城各大家族。

    找那些听到了自己的死讯后暗中庆祝的家伙一一清算了一遍。

    半月后,离开前夕。

    苏寒随景帝进了皇宫宝库,真实之眼开启,一件件皇室藏宝从苏寒眼前掠过。

    某一刻,苏寒的动作一顿,目光落到摆放在一张木架上的令牌上。

    见到苏寒的目光,景帝顺手取下了令牌。

    令牌通体以奇异金属打造,上面刻画着复杂的纹路。

    只是在皇宫存放了一千多年,也从来没有人发现过这令牌有任何奇异之处。

    景帝将令牌递给苏寒,“这令牌是当年老祖宗留下的,像这样的令牌还有六个,都在这里了。”

    景帝指了指那张木架的其他隔断,苏寒一一看去,见到果然有六块各不相同的令牌被摆放在木架之上。

    将七块令牌一一取下拿在手中,苏寒眼中若有所思。

    真实之眼一一扫所,令牌的信息被反馈到苏寒的脑中。

    身份令牌:须弥宗隐藏弟子身份令牌,持此令牌可通行须弥宗。

    身份令牌:太上道隐藏弟子身份令牌,持此令牌可通行太上宗。

    身份令牌:天魔宗.....

    身份令牌!

    七块,全都是各大宗门的身份令牌。

    这些身份令牌都有同一个特性,都是属于各宗隐藏弟子的身份令牌,不会被人轻易认出。

    看着手中的七块令牌,苏寒脑海中一一闪过老祖宗无间道的那些年。

    这些.....就是老祖宗当年身份的象征吧?

    没想到老祖宗竟然还敢把东西留下来,不怕身份泄露了被七大宗门联合起来挖了祖坟?

    摇摇头,将七块令牌收起,苏寒看着景帝说道,“皇伯伯,侄儿觉得这令牌奇特,说不得以后有可能用到,这七块令牌,就让侄儿拿走吧?”

    景帝:“......”

    你特.....你都把令牌装起来了,才想起来来问我的意见,不觉得有点晚吗?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