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梦琪小说网 > 医品太子妃 > 番外、前世之绝望黑暗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梦琪小说网] https://www.mqxs8.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楚琉玥一脸的慌张,看着眼前的楚琉宸,往日的所谓温雅高贵早就没了踪影,留下的唯有恐惧。

  “楚琉宸,你想干什么,本王是你大哥。”楚琉宸一边说着一边倒退,他身边的几个侍卫急忙上前护着他。

  楚琉宸的眸色一片幽深,从他的眸底看不到一丝的波澜,诡异的仿佛从深幽的地狱里爬起来的恶鬼似的,不带一丝的暖意。

  他的手一挥,站在他身后的几个侍卫冲上前去,对着楚琉玥身边的人就直接动手。

  谁也没想到楚琉宸会直接让人动手。

  “楚琉宸你什么意思,本王是父皇的亲生儿子,你就不怕父皇知道了动怒,直接废了你!”楚琉玥又倒退了几步,心里又气又急,怒声恐吓道。

  他就不相信楚琉宸真的不怕。

  自己再怎么说也是父皇的亲生儿子,而且还是唯一的一个亲生儿子,楚琉宸难道就不怕父皇动怒废了他。

  “那就如何?”楚琉宸又上前两步,他身边是楚琉玥身边的侍卫纷飞出去的鲜血,有一些还溅到了他俊美的脸上,这使得他的脸看起来有种阴煞的诡谲,所有负面的感觉在他俊面的脸上显现出来。

  那是一种鬼畜一般的阴寒。

  那不是人能拥有的感情。

  “她死了,你们也不用活了!”楚琉宸缓声道,这话不高,但就近的楚琉玥却听得清楚,心里猛的一哆嗦,大声的道:“秦宛如自己害死了皇子,又不是本王的过错,难不成她害死皇子,还能好好的活下来不成!”

  “楚琉玥,如果孤说是的呢?”楚琉宸站定在楚琉玥的面前,眸色阴寒,削薄的唇角勾起,声音暗哑,“你这样的,就算是死一百次,也抵不了他的命,楚琉玥,你得求自己死的痛快一些,这样才可能少受些罪!”

  “楚琉宸,你放肆……我……我是父皇的亲儿子,你一个侄子,总不会以为父皇真的放心你吧!”楚琉玥嘴唇多哆嗦了起来,他后悔了,他后悔当初怎么就听从了邵颜茹的话,居然觉得邵颜茹的话有理,居然杀了秦宛如。

  那个女子美的让他都心动,甚至想过自己事成之后,一定会纳了她的。

  可邵颜茹说她听到了他们的秘密,说一定会说出去的,这种时候为了大业,他不得不下令杀了她,当然那个腰斩之刑也是邵颜茹的意思,杀了皇子,腰斩之刑并不过份,他只是做了该当做的事情。

  就算听闻楚琉宸对这位女子有所不同,那又如何,宫里那么多的美人,死了就死了。

  他没错。

  “亲儿子?”楚琉宸幽冷如同鬼魅的眼睛落在楚琉玥的脸上,“叔皇没告诉你吧,就算你也死了,他也不缺亲儿子。”

  “你……你什么意思?”楚琉玥急道,他眼下依仗的就是这个亲儿子的身份。

  “没什么意思,比起我这个亲儿子,你这个亲儿子,就算是死了又如何?”楚琉宸阴沉沉的低声道,唇角的嘲讽。

  “你……你是父皇的儿子?”楚琉玥脚下一软,心里一下子豁然开朗起来,怪不得父皇会那么偏心,会把皇位传给楚琉宸,他之前也和幕撩们猜测过,但又觉得不太可能,眼下楚琉宸揭开了这最后一层面纱,却让他瞬间明白过来。

  但却也让他绝望,他居然不是父皇最后一个儿子。

  楚琉宸的手按在腰间的软剑把手上,一按暗簧,软剑出手,毫不犹豫的刺向楚琉玥的胸口。

  楚琉玥退后一步,避开楚琉宸的剑,疾声道:“楚琉宸,是邵颜茹,是邵颜茹让我杀了秦宛如,我……我知道她一个秘密……”

  他害怕了!

  这个秘密还是偶尔从邵颜茹一直对付秦宛如的时候查到的,邵颜茹的为人在宫里一向不错,却一直对付那个什么也不是的女画师,实在是让人起疑。

  楚琉玥为人谨慎,就特意的派人去查了,甚至还查到了江洲,查到后面来发现邵宛如身世上的秘密。

  居然是前兴国公世子一脉的血脉,怪不得邵颜茹要害了她的性命,他虽然也对这个女子有意思,却也不会因为这个失了兴国公的支持,邵靖为朝中权臣,虽然如今因为楚琉宸不太得志,但也必竟曾经是权臣,手里的底牌不少。

  剑闪过一道寒光,再一次过来,这一次楚琉玥没避开,当胸入剑,刺疼无比,但并不太深。

  “你不会这么就想死了吗?孤怎么会让你死的这么简单!”阴森森的笑语仿佛来自鬼狱,透着令人心寒的嗜血,那双森冷的眼眸终于有了一丝波澜,但看起来却如同疯狂一般。

  “你……你疯了……楚琉宸,你疯了,你现在还不是皇上,你……你怎么敢……”楚琉玥摔倒在地,一手捂着胸口,鲜血涌出来,染湿了他的衣襟,也有楚琉宸的。

  “我不敢吗!”楚琉宸伸手过来,一手掐在了楚琉玥的脖子,眼中的疯狂令楚琉宸窒息,他一点也不想惹到这个疯子,这是一个真正的疯子,早知道如此,他宁可不要邵靖的支持,他甚至可以把邵颜茹千刀万剐的。

  “三……三弟,我……我有秘密……”楚琉玥用力的去推楚琉宸的手,这个病殃子的力气居然这么大,喉咙处透不过气来的痛苦,挣扎着难以消除,胸口的伤没那么疼了,眼下最难受的就是这种窒息的感觉。

  “你会死的,邵颜茹也会死……”看着楚琉玥扭屈的脸,楚琉宸笑了,笑的居然很温雅,这个时候看在楚琉玥的眼中,更似来自地狱的阴魂。

  他觉得自己快要死了……

  忽然,楚琉宸重重的推开楚琉玥,戾声道:“把人带着,进宫!”

  楚琉玥身边的人早已经没了性命,这时候也没人再护着楚琉玥了,过来一个侍卫,拖死狗一样的拖着他,跟在楚琉宸的身后。

  楚琉玥才从窒息中缓过来,被拖着往前,却手脚无力,只能任侍卫往前拖行,一路上血迹延向前。

  “殿下,殿下,不知道玥王犯了什么错,为什么要这么对他!”德妃不知道从哪里得来了消息,看到儿子这么惨烈的被拖行在地,气的冲了上来拦住楚琉宸道。

  “你太烦了!”楚琉宸伸手一剑,当胸而过,德妃原本的咒骂还在嘴里,已经被刺了个结实,身子往后一仰,倒退数步之后,摔倒在地,立时气绝。

  所有人都骇住了,跟着德妃过来的一众太监、宫女都吓得软倒在地,手脚痉挛,失声的说不出话来。

  那可是德妃,皇宫里现在位份最高的德妃,一句话也没有,就被杀了。

  “楚琉宸!”楚琉玥嘶声大叫起来,猛的一撑手就要起身,手被一剑刺中,疼的他手一软,又摔倒在地。

  “楚琉宸,你居然敢杀母妃,我不会放过你的。”楚琉玥厉声道,眼中恨怒却又带了些恐惧。

  眼前的楚琉宸是真的疯了吗?他怎么敢这么做。

  “我是疯了,所以,楚琉玥,你就下地狱吧!”楚琉宸不以为意的道,语气平静,仿佛不知道他方才杀的是德妃似的,把手中的剑重新围到了腰上。

  那一抹血色抹在他的衣角,映的他整个人透着鬼魅一般的嗜血。

  “楚琉宸……”楚琉玥的声音听起来似哭似喊,“你会遭报应的,你会被千刀万剐的……”

  “在我下地狱之前,一定会拉着你们所有人一起下去的。”楚琉宸笑了,唇角勾了勾。

  映着这满地的血色,既便是宫中的侍卫,见惯了生死,这个时候也忍不住低下了头,不敢直视,血色弥漫中,连呼吸都带着浓浓的血腥之气。

  殿下疯了,殿下真的疯了……

  楚琉玥被拖到皇上面前的时候,已经只剩下最后一口气了,一路过来,他挣扎的厉害,被挑断了手脚的筋脉。

  看着挣扎在床前的这个大儿子,皇上动怒,手狠狠的一拍床沿,就要斥责,却在看到楚琉宸阴寒的没有一丝生气的眼睛时,愣了一下。

  这个儿子他最为愧疚,也是最心爱的女人生下的,既便他的身体稍有不好,但他也愿意把皇位传给他,只是眼下的情形是怎么回事?

  “宸儿,你……”

  皇上说到这里,一口气上不来上不去,只伸手指了指楚琉玥,想让他放了楚琉玥,他眼下儿子不多,就这么两个了,再不愿意两个人就此手足相残。

  眼睛一翻,晕了过去,楚琉宸召太医们上前诊治,他拉着楚琉玥退到一边,冷漠的看着眼前的一切。

  他这一生,感情淡薄,自小便自暴自弃,唯有在遇到秦宛如的时候,才感应到生活中也可以出现一丝温暖,而今这最后一丝温暖,已经被黑暗笼罩,他的生活已经没有半点光亮,那么又何在乎其他人。

  太后死了,兰妃死了,如今那个温柔的女子也死了,眼下的所有他都不会在乎,看了看尚在抢救中的皇上,楚琉宸眸色阴冷的转身,把奄奄一息的楚琉玥扔给了侍卫,冷声道:“玥王意图谋害孤,已经伏诛!斥令玥王府满门抄斩!”

  他不会让楚琉玥就这么死的,那个女子为此号呼痛苦,他要百万倍的报应在他的身上……

  乌黑的眸子垂下,眸子里没有一丝光亮,但又带着一丝血色,诡异而疯狂!

  他向来无情,为数不多的感情全给了那个柔弱的女子,而今更是没有一丝多余的感情留下,听闻边垂小国有巫术,以往他是不信的,眼下他却信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v style="display:no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