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梦琪小说网 > 吟游刺杀录 > 第五百二十八章 杀手VS刺客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梦琪小说网] https://www.mqxs8.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小勺子一个人开着治安官的专用车朝传送阵的方向疾驰,虽然因为报案地点分布问题,因为独缺传送阵附近的地点,而怀疑是某种声东击西的伎俩。但具体是什么伎俩,小勺子还是没有什么头绪。

    比较合理的猜测大约是:有什么人要偷渡?有什么东西要偷运?制造更大的爆炸事件?引发更大的恐慌?

    至于刺杀凯文这个选项,小勺子倒也想到了,但总觉得是这些可能性中最小的吧?难道不是凶途末路,才会做这种事情的吗?现在已经穷途末路了吗?没有吧?

    不知道对方具体行动方案,小勺子也只能走一步看一步。这时候调集多少人手也没什么意义,她现在手里已经有了治安官的权限,个人战斗力也不俗,应该可以应对大部分的情况。

    不过治安官的车子会不会太过显眼?在对方有鹦鹉或其他使魔监视的情况下,自己光明正大的搜查,会不会什么都查不到?恐怕提前知会一声,自己就什么都看不见吧?

    想到这里,小勺子把车停在路边,然后随便走到边上的一个商店里,七拐八拐到一个角落,确定附近应该没有鹦鹉或者别的使魔之时,马上做一个简单变装。换了个发型,带了个帽子,外套则脱下来缠在腰际,步伐则故意变成一跑一跳的样子。

    门口拉了一辆出租,指明要去传送阵。在车里,小勺子不停的左顾右盼,从天上到地下,去寻找一切觉得可疑的东西,自己又是一言不发。

    结果司机以为她是一个刚从农村来的乡下人,不由调侃:“姑娘,刚进城吧?”

    小勺子懒得解释,于是就点头:“恩。”

    “家住哪里啊?”司机似乎很健谈。

    小勺子有点嫌烦,但不回答又显得不礼貌,于是随便找个回答:“希雷斯城。”

    “恩?希雷斯城也是一个大城市啊。”司机有些惊讶。言下之意,一个大城市过来的人,怎么也和乡下人一样到处乱看呢?

    “恩。”小勺子随口回答着。一边还在观察天空,那边天上几只鹦鹉突然开始无规律的乱飞,莫非是失去自己的踪迹了么?

    司机转头多看了她一眼,见她正巧在看一栋在建的大楼,不由开口:“又是一个圆顶建筑,最近新建的都是圆顶建筑。我开车在路上,总是担心这些球会不会滚下来。”

    “怎么会呢?”小勺子倒是笑了笑,“圆顶最多只会塌陷,它不是球,不会滚下来的。”

    “这可不一定,”司机不以为然,“你现在看到的这些圆顶都觉得还很稳,有的圆顶可危险了。有些一个正方体上,放一个半圆也就算了。有些房子是长方体,一个圆顶不够,就加凑了三五个。一堆的圆顶堆叠在一起,看着就危险。”

    “我家附近就有这种,据说和施工队说,他们还解释什么,越是危险,越是容易习得力量,”司机摇头吐槽,“我都快看不懂了。关键是房子的主人也相信这些,这就很无奈了。”

    小勺子叹息一声,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很快车到站,付钱辞别了司机,回头看了一眼路边如雨后春笋一般出现的圆顶建筑,微微捏了捏拳头。

    收拾心情,小勺子开始调查。首先自然是询问传送阵附近的值班卫兵,是否有可疑人物或者东西出现。

    亮出身份,值班卫兵倒也认真对待,但确实没什么可疑出现。

    随后,小勺子打算一个人附近逛逛,要全搜查仅靠她一个人是不太可能的,毕竟地方还是很大的。也就只能走走碰碰运气,心里盘算着如果自己是敌人,会在哪里出没。

    走了片刻,小勺子抬头一看,内城墙高耸的墙壁挡住了她大部分的视野,但如果能爬到城墙上的话……

    不多废话,亮出身份,小勺子当即爬上城墙。这一下,周围街道房屋终于一览无余。街上川流不息的车辆,空中时隐时现的魔法阵线路,两边行道树不时发出沙沙声响,一片低矮的房屋一直连绵到远方,仿佛积木拼图一般一块一块,红红绿绿,或圆或放。到有一种心旷神怡之感。

    城墙在古代算是最高层的建筑之一,但如今随着城市改建,早已经有很多高楼超过城墙高度。外城墙大半拆除,但内城墙却仍然具有一定的军事用途。也因此内城墙周围,仍然不允许超过城墙高度的建筑存在。

    也许随着城市再发展,这条规定也终将废除。但至少目前,内城墙上任然是附近的制高点。

    在这制高点上,小勺子一眼就看到了一个黑衣男人。他坐在路边长凳上,手持一把长柄伞,一动不动。

    “这个人坐那边多久了?”小勺子问城墙上的值班卫兵。

    卫兵思考片刻:“具体多久有点想不起来,但至少……一个多小时了吧?”

    “还记得他从哪里来的吗?”

    “不记得了。”卫兵摇头。都城和平太久,卫兵值班也不是太认真。

    “我去看看。”小勺子当即下了城楼,快步朝那边跑去。

    接近到一定距离,小勺子开始放慢速度,仿佛是一个一般路人,从黑衣男人身前走过。黑衣男人毫无反应,似乎并不认识小勺子。他微微低着头,小勺子也看不到他的表情,不过手里的伞略粗大,不像是一般的伞。

    经过这短暂的观察,小勺子基本确定,这个男人应该是杀手之类的角色。要说为什么,大概只能归结于她刺客的直觉。

    要直接问话吗?要直接逮捕吗?虽然都可以,但好像都不是最合适。如果能挖出幕后的黑手,那才是最重要的。杀手对他们来说本身就是消耗品。

    思考片刻,小勺子突然灵机一动。自己也找了一套黑斗篷,也搞了一把长柄黑伞,然后冷冷的走到黑衣男子身边,默然坐下,目视前方。

    杀手:“……”

    小勺子:“……”

    说实话,只有一个黑衣人坐路边,还不算太显眼。但现在有两个人,显眼程度急速上升。路人不由都转头看看。

    十分钟过去,二十分钟过去。两人依然纹丝不动,也不说话。远处,城墙上的卫兵也发现了这里,不由挠头不解:“这是干什么呢?”

    三十分钟过去了,此时一阵风吹过,路边行道树飘下几片树叶,晃晃悠悠的分别落在两人身上和头上,但两人依然纹丝不动,也不去拍掉树叶。

    杀手:“……”

    小勺子:“……”

    路人不由感受到杀气,或者混杂着别的什么气质,不由纷纷绕道而行,离他们远一点。

    杀手此时内心疯狂活动:可恶,这个人到底是谁?也是杀手么?遇到同行了么?难道雇主同时雇佣了两个杀手?难道雇主不知道这是杀手界的禁忌么?除非杀手们自己组队,否则人头算谁的?杀手们甚至可能出现抢人头的情况。

    当然,雇主也可以慷慨一点,只要目标真的死了,所有雇佣的杀手都付钱。但即便如此,雇主也应该提前知会所有雇佣的杀手“我同时还雇了某某某,你们要是遇到不用抢人头,反正都给钱。”等等。

    如今雇主在没通知我的前提下,又来一个杀手。雇主想干什么?而且为何这个杀手的画风和我如此之像?难道她的刺杀手法也和我一样的吗?

    这么看来,至少证明我的刺杀手法果然是最简洁有效,而且我还比她先到一步,哼哼,不愧是我。可惜凯文到现在还是没有出现,还是凯文早出现一会儿,就没她什么事了。

    但是现在怎么办?眼下这个位置是最合适的位置,虽然我也计算过几个其他位置。但如果现在搬离,前往其他位置。

    第一,如果正巧凯文这会儿出现,处于中途的我显然无法完成刺杀,那么人头就会被她抢走。

    第二,即便成功抵达第二个地点,我那边射出的抛物线,会比这里慢一些。如果这个女人用一样的方式刺杀,我肯定比她慢一拍。那么人头还是会被抢走。不过这一前一后区别不大,也许可以糊弄过去?

    但是作为后发招的我,可能就会被卫兵注意,可能就无法逃脱了。到底要怎么办?要不现在杀了她?但是当街杀人,也根本逃不掉啊!法克!

    此时小勺子在想:我身为刺客,怎么能在这方面输给一个杀手?看谁先动。

    又是一个小时过去,天色已经接近黄昏,下班高峰期来了。人流车流大幅度增加,行人们也没法绕过他们两人,一个个从他们眼前或者背后经过。

    “妈妈,快看叔叔的身上有树叶。要帮他拿掉吗?”一个小孩手贱把杀手腿上的树叶扔掉了。

    “别闹,”当妈妈的呵斥,“别动人家的东西。”

    “哦,”小孩点点头,“那我把它放回去吧。”

    杀手:“……”

    小勺子:“……”

    一阵风吹过,杀手腿上的树叶很自然的被风吹掉了。但小孩一见,居然又跑回来,把树叶又捡起来,再放回杀手的腿上。

    杀手终于忍无可忍,豁然起身,对着小孩怒斥:“滚!”

    小孩自然是被吓到,尖叫一声跑远了。杀手颓然坐回长凳上,此时终于转头,正眼打量一下小勺子。却见小勺子仿佛露出了胜利的笑容。

    “他们给你多少钱?”杀手一边拍掉身上的树叶,一边问。

    小勺子也拍掉自己身上的树叶,一边反问:“他们给你多少钱?”

    杀手伸出五根手指:“五十万。”

    不过此时在大街上,而且人流较多,虽然他们声音不大,周围还是能听见。眼见两个黑衣人,张口什么五十万,都很好奇,甚至微微放慢脚步。

    “定金多少?”小勺子还是有点专业的,至少在刺杀这方面。

    “我办事从来不要定金,都是成功以后再给。不成功则不要钱。”杀手自信回答。

    小勺子微微诧异:“那还真是厉害。”

    杀手拉回话题:“你还没回答我呢,他们给你的价格是多少?”

    “和你一样。”小勺子回答。

    “定金是多少?”

    “也和你一样,没有定金,”小勺子有样学样,“我办事也不要定金,不成功不要钱。”

    杀手惊异的看了看小勺子:“我在海外活动多年,还没遇到过和我一样的人。”

    “海外和国内能一样么?”小勺子顺势往下说,“还有,奉劝你一句,不要把海外的经验用到国内来。不然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哦,那你倒是说说。”杀手微微好奇。

    “就比如治安官,”小勺子随便举个例子,“在某些小国,只要你自身实力够硬,普通小兵根本不是对手,轻松突围轻松离去,过个半小时他们就会忘了你的存在。但在这里不行,哪怕一个底层治安官,一动权限,就足以让你趴在地上哆嗦。”

    “可是……”杀手想说什么,但眼见周围人来人往,又收了回去。

    “别什么都相信你的雇主,有时候为了能让你办事,他也不会什么都讲。”小勺子一脸老沉的模样,不过她毕竟太年轻,强行装深沉反而有些滑稽。

    “可是,你不是也来了么?”杀手问,“你也来了,不就表示,我这么办事也是正确的么?”

    小勺子沉默片刻,转头问:“你知道我是谁么?”

    杀手近距离观察小勺子,但还是摇摇头。

    “那看来你真的有很多东西要学习。”小勺子露出轻蔑的笑。

    杀手也笑了笑:“说了半天,你是想让我早点回去吧?”

    小勺子陷入沉默,故作深沉。其实她有些接不上话。

    然而就在这时,凯文回来了!传送阵内,凯文和维尔中校两人直接驾着车整个传送回来。

    杀手的宠物顿时反馈回来,马上抄起自己的雨伞,对准角度。也不管周围如何,就要撑伞。

    突然,只觉耳边劲风一阵,手中的伞已经被小勺子抢走。心中不由大骇,这人速度居然快到这个地步……

    “嘘!你疯了?”小勺子一把将杀手按回长凳上。

    “我……”杀手一看周围人来人往,此时由好奇的看过来,只能收住不说。

    “先走,找个地方再说。”小勺子不由分说拽起杀手就走。杀手眼见机会错失,自己本来也是要走的。现在反正也没事,倒也愿意听听小勺子说什么。

    两人一路来到一家酒馆,要了一间包房,设下结界。终于开始敞开聊天。

    “你刚刚为什么阻止我?”杀手问。

    “你没看见城墙上的卫兵,一直在看你吗?”小勺子随便扯了一个借口,虽然也是事实。

    杀手皱眉回忆,他刚刚的主要注意力都在小勺子身上,不过在撑伞的瞬间,似乎的确看到卫兵正在看这边。不由也点点头。

    “你这种做法太危险了,”小勺子批评他,“你的装束为何这么显眼?黑长袍,黑雨伞,今天又不下雨,为什么要这样?”

    “我的雨伞是我的刺杀道具,必须拿手里。”杀手回答。

    “没有空间戒指吗?”小勺子疑惑,“收起来啊。”

    “我的刺杀道具是这样的,”杀手很诚实的掰开了他的雨伞,“内部机簧加魔法驱动,通过我在伞柄加持斗气,伞柄中空,能驱动一颗钢珠以抛物线从顶部发射出去。伞骨附近还有刻度,用于丈量角度和距离。”

    “不过仅以钢珠发射,还是很难杀死人的。所以内还有魔法阵图,钢珠内部其实就是一个空间戒指。空间戒指内预先储存了数吨重的巨石。当钢珠发射到半空,通过魔法阵图,能延迟释放巨石。此时巨石的加速度会等同于空间戒指的加速度,能造成巨大的冲击力。就算凯文坐在车里,也足以连人带车一起砸死。”说着这些,杀手倒是十分自信。

    “只是每次杀人,空间戒指基本无法回收,直接作为消耗品,成本高昂。以及,空间戒指和空间戒指之间无法叠套,所以只要是带发射状态的雨伞,我只能拿手里。而一把黑雨伞又有点显眼,于是我又找了一间黑长袍搭配一下。”说到这里,杀手又显得深深无奈。

    小勺子点点头:“你也是不容易啊。”

    “唉,不说了,还好这次没发射出去,空间戒指也在。也没亏本,”杀手无奈的摆摆手,“说说你吧,你打算怎么刺杀的?”

    “额,”小勺子尴尬片刻,“我就,额,我今天只是来看看的,就踩个点。没打算动手。”

    “哦,”杀手点点头,“那能说说你的计划吗?”

    “其实,”小勺子突然灵光又一闪,“我已经潜入了治安官的内部,你可能见过我穿制服的样子。不用紧张,那就是我。”

    “啊?”杀手有些意外,但很快反应过来,“我的雇主和我说,治安官里面有很多人都被渗透了,让我不用担心。我还有些怀疑,没想到是真的。”

    不过杀手很快摇摇头:“不过这和我没什么关系了,我已经失败了。祝你成功吧。”

    “哎,那个,没这么容易的,”小勺子急忙阻拦,“你要知道,凯文有值班剑的。他特别谨慎,吃饭的时候都是左手抓着剑柄,上厕所的时候都是抓着剑柄,洗澡的时候都是抓着剑柄……当然这不是我看见的,我都是听说的。”

    杀手:“……”

    “总之要杀凯文没这么容易,总之多一个人肯定多一份力量,多一个人……恩……就多一种可能性,”小勺子频频点头,“所以你还是先不要退出,我们这边也欠缺你这样的人才。”

    “那行吧,”杀手回答,“钱我也不要了,但是如果有高端的技术,我也想见识见识。”

    “没问题,”小勺子为了表示诚意,直接把自己的兵器掏出来,“来,看看我的东西。伸缩枪,我惯用的。”

    杀手一边点头,一边心里疑惑。这东西很普通啊,感觉没我的伞厉害。当然嘴上不敢说。

    “对了,我是因为特殊情况,才不得不黑衣黑伞,你为什么也穿着黑衣黑伞过来呢?”杀手突然问。

    小勺子僵住了:“……”

    “恩?”杀手疑惑。

    “唉,”小勺子目视天花板,“我们这一行也是要生活的,而生活需要……仪式感。仪式感能给自己以生活的意义,有时候需要寻找一些感觉。特别是当我不是在做实际任务的时候,就不需要考虑特别实际的问题。我可以稍稍回忆一下曾经的岁月,这叫……不忘初心。”

    杀手:“……”

    “哎呀,女孩子穿什么衣服,基本凭心情。这个问题没什么意义啦。”小勺子疯狂摆手。

    “哦。”杀手这才恍然。

    :。: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