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梦琪小说网 > 诸天之从新做人 > 第六百二十八章 恩威并重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梦琪小说网] https://www.mqxs8.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全冠清的回答有点让何邪意外,何邪转念一想,便知事情肯定没全冠清说得那么简单。

  类似于陆关文这种官,一贪财,二恋权。

  他肯冒着得罪顶头上司的危险来杀全冠清,就已经很不对劲了。而他还舍得自己花钱买凶杀人,这就更说不通了。

  这个全冠清,有所隐瞒。

  何邪不在意手下背地里搞点什么小手段,掺点私活,或者捞点油水,水质清则无徒,这个道理前后五千年皆准。

  但这绝不意味着,他能容忍手下欺骗自己。

  当下,何邪脸上的笑容就淡了几分。

  他突然站定,转过身来,盯着全冠清的眼睛,就这么静静看着他。

  全冠清刚开始还淡定自若,但不一会儿额头上的冷汗就下来了。

  他脸一阵青,一阵白,只觉何邪的目光仿佛能穿透他的内心,每一息都是煎熬。

  突然,全冠清单膝跪地,颤声道:“属下该死!这陆关文,十年前曾羞辱过属下……属下怀恨在心,差点因公废私,求尊主责罚!”

  何邪缓缓道:“大丈夫有仇报仇,有怨报怨,天经地义,此事你是没错的。知道你错在哪儿了吗?”

  全冠清擦了把冷汗道:“属下不该欺瞒尊主。”

  又是难熬的沉默。

  “把事情处理干净了。”良久,何邪才淡淡开口,“下不为例。”

  “多谢尊主宽宏大量!”全冠清顿时松了口气,心仍砰砰跳个不停,太刺激了!

  等再站起来,他整个人竟似虚脱般,浑身冷汗淋漓。

  一边的王语嫣看得眼中异彩涟涟,何邪刚才所散发出的威严,让她见识到了这个男人又一面的优秀。

  此时三人已经穿过后花园,来到了一扇门前。

  全冠清此时对何邪的态度除了谦卑之外,还多了几分敬畏。

  “启禀尊主,那六百零三个孤儿,便在后山安顿。”全冠清道。

  何邪微微皱眉,道:“去看看。”

  全冠清注意到何邪神色,心里又是一沉,暗忖自己是不是哪里又做错了。

  他惊疑不定,恭敬应是,带着何邪出了后门。

  后门外有一道浅谷,浅谷中建了六排屋舍,被土墙围起来,看起来十分简陋。

  此时,屋舍空地上有孩童嬉戏,房中也有读书声传来。

  “尊主,属下特意派了六名手下协同夫子一起管理这些孩童,还安排了十位厨娘,供给这些孩童的餐食。”全冠清一边观察着何邪的神色,一边小心翼翼道。

  何邪点头,道:“全府主,劳你将请来的夫子叫来,我要见他。”

  “是,尊主。”全冠清领命忐忑而去。

  目送全冠清远去,王语嫣神色略带倾慕地看着何邪道:“大家都说你仁善,我以前以为他们只是怕你才这么说的,没想到你收养了这么多孤儿。”

  何邪回头看了她一眼,摇头笑道:“你呀,还是太单纯。”

  王语嫣疑惑道:“我怎么听着你不是在夸我。”

  何邪笑呵呵道:“所以说你很聪明。”

  王语嫣忍不住白了何邪一眼,但下一刻,却抿嘴笑了。

  这就是她喜欢跟何邪相处的原因,这个男人总是让她很舒服。

  咦?应该是相处得很舒服。

  很快,全冠清带着一个白发苍苍的老人向这边走来,这老人一路上都在跟全冠清喋喋不休,全冠清一脸不耐烦,还呵斥了他几句,这老人神色悻悻,没再说什么。

  到了跟前,全冠清躬身一礼,道:“尊主,这位就是属下请来教书的魏夫子。”

  何邪拱手一礼:“先生安好,在下姓何,表字德约,忝为天下会之主。”

  这个德约,是何邪在大明时崇祯的表字,取以检正德、以德束己之意,如今见了读书人,何邪也不妨拿来一用。

  魏夫子原本只是冷眼打量着何邪,何邪这恭敬一礼,倒是让他有些受宠若惊,顿时有些失措。

  他轻咳两声,也拱手回礼,道:“何尊主有礼,老夫魏维安。”

  薇薇安?

  这名字……

  何邪不动声色道:“冒昧相召先生,是因在下有些事情请教,失礼之处,万望见谅。”

  魏夫子神色更缓和,道:“何尊主行善天下,老夫敬佩万分,有何吩咐,尽管开口便是。”

  何邪点点头,简单问了关于孩子们的几个问题,这魏夫子都对答如流,听起来不像是混日子的,而何邪问了几个稍微尖锐的,这魏夫子也直言不讳,全然不顾一边全冠清变黑的脸色。

  “何尊主,六百多位孩子,仅有老夫一人教导,又缺少纸笔,老夫便是有三头六臂,也教不过来呀!还有这位全府主的几个手下,动辄便对孩子打骂,禁食以罚,罚而无据,全随心情……”

  魏夫子满肚子意见,对何邪大倒苦水,这一说,便说了半柱香时间,直到一边的全冠清脸黑成了锅底,再也忍不住咳嗽一声,他才醒悟过来,冷哼一声,不再说话。

  何邪自始至终都挂着微笑,见魏夫子说完,这才温和道:“夫子所说,在下记得了。”

  说罢,他回头对全冠清道:“全府主,关于这些孩子,你安排地虽有疏漏,但瑕不掩瑜,他们井然有序,且衣食无忧,便是你的功劳。”

  全冠清忙拱手道:“属下惭愧。”

  “五件事,你要立刻着手去做。”何邪笑了笑,直接开门见山。

  “请尊主吩咐。”

  “第一,你立刻这些孩子们住进紫微宫。”何邪正色道,“既然天下会收养了他们,他们便是天下会的未来,岂能让他们住在天下会之外的地方?且这浅谷在山脚低洼处,一旦有山洪,后果不堪设想。”

  全冠清冷汗又下来了:“属下思虑不周,罪该万死。”

  何邪摆摆手:“不要搞罪该万死这一套,全府主,别忘了在无锡我对你说过的话,在我这里唯一衡量功过的准则,就是做事,要做好事,做对事。”

  “是……”全冠清擦汗道。

  “第二,后花园拆了,再扩建后院墙,修建天下会学堂,要能容纳万人规模。”

  “第三,再请来十位先生,将孩子们分成十班,每个先生负责一班。”

  “第四,那些打骂过孩子的人,你自行惩治,开革出学堂另作他用,戴罪立功,另安排二十人进学堂,负责教授孩子们武功。”

  “第五,你协同魏先生,做好分班事宜,每班中选出三人为班长,由他们协管孩子们风纪。”

  全冠清躬身恭敬道:“属下遵命!”

  何邪点头,转身向魏夫子一躬身,道:“先生才德兼备,在下钦佩。学堂祭酒一职,还请先生屈尊代劳。”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