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梦琪小说网 > 花嫁之容氏浅浅 > 第454章 容祁借卫生巾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梦琪小说网] https://www.mqxs8.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我诧异,还想继续追问,忘尘大师就突然剧烈地咳嗽起来。

    我不好意思继续和他说话,赶紧扶着他躺下。

    忘尘大师休息之后,我守在禅房的门口,默默地整理,今天忘尘大师给我的信息。

    不得不说,慕家真的是一个充满谜团的家族。

    首先,慕家人一直在找慕桁的姐姐,显然是为了某种原因。不仅如此,那个女儿和我一样八字纯阴、命格奇硬,好像是慕家几百年来,刻意积累德行,安排出来的。

    他们的目的到底是什么?

    而慕夫人,又为什么拼了命地想要隐藏她女儿的行踪?

    再者,慕家虽然最为三大玄门家族之中玄学保留的最好的家族,却是外强中干,家族里的人根本不仔细休息玄学,甚至严格禁止学习玄学。

    唯独的例外,就是这镇邪寺的一支。忘尘大师他们这一支慕家旁系,似乎从镇邪寺的创世人开始,就一脉单传,作为主持镇守在这里,潜心学习占卜和命术,就是为了帮慕家人算命和占卜未来。

    为什么偏偏只有这一支可以学玄术,别的慕家人就不可以?还有,忘尘大师一直提,除了三弊五缺之外,还有别的诅咒,那又是什么?

    我心乱如麻,怎么想都想不出个所以然来,最后只能苦笑一声,不再去想。

    反正慕家和我也没有关系,我在这瞎操心什么?

    怔怔间,我突然听见嘎吱一声,禅房的门开了,容祁走进来。

    我赶紧迎过去问:“容祁,外面怎么样?叶家人呢?”

    “似乎已经带着叶青眉的魂魄走了。”容祁走进禅房,低声道,“但保险起见,我还是在周围立下了结界。我们在这里呆一晚,明早再离开。”

    我心不在焉地点点头。

    “怎么了?”容祁敏锐地发现我的异常。

    我轻声把刚才忘尘大师告诉我的事都说了。

    容祁听了,也是蹙眉,若有所思。

    “容祁,你是不是想到了什么?”容祁比我聪明,肯定会有所猜测。

    容祁低眸看我,眼神闪烁不定,最后还是道:“一切等离开这里再说。”

    的确,我们现在还在危险之中,想这些也没用。

    我正想问容祁有什么打算,可突然间,我感到肚子一阵绞痛。

    “哎哟……”我忍不住捂住肚子,蹲了下去。

    “舒浅,你怎么了?”容祁立刻过来扶住我,一脸担忧。

    “不知道为什么……肚子疼……”我虚弱道。

    容祁蹙眉,刚想说什么,可目光落在我背后时,突然露出尴尬的表情。

    “怎么了?”我意识到他表情不对,赶紧问。

    “咳。”容祁轻咳一声,“你是那个来了。”

    我愣了几秒,才反应过来容祁说的“那个”是哪个。

    算算日子,的确差不多了。

    我赶紧去看自己的屁股,果然看到一块红色。

    我羞得恨不得撞死,赶紧到角落里坐下遮住。

    “那个……容祁。”坐下后,我才意识到一个更严重的问题,“你有没有带卫生巾啊?”

    容祁顿时瞪了我一眼,那表情似乎恨不得敲开我的脑袋看看里面装的什么东西,“我怎么会带那种东西。”

    “那怎么办?”我都快哭出来了,“我以为我们今晚就会回去,我也没带啊。”

    我们现在被困在庙里,哪里去找卫生巾?

    “你一定要用么?”容祁看着我,表情好像在做什么思想斗争。

    “当然啊,不然你要我血染禅房啊。”

    “那你等一下。”容祁铁青着脸说了一句,就突然站起来。

    我正奇怪他要去哪儿给我弄卫生巾来,就看见他走到旁边一个大妈身边,用无比镇静的语气道:“不好意思,请问你有卫生巾么?”

    我顿时看见,那个大妈的下巴都吓得要掉下来了。

    被一个绝顶大帅哥在寺庙里问有没有卫生巾,估计这个记忆会让大妈毕生难忘。

    “我……我没带啊……小伙子,你知道那玩意是干嘛的吗?”大妈颤巍巍地道,“你可……可用不着啊。”

    我看见容祁的脸色,都快要滴出墨来了。

    但他还是勉强耐住性子道:“我是替我妻子问的。”

    那大妈这才露出了然的表情,朝我这里望过来。

    我赶紧对她笑一笑。

    “哎哟,真是模范丈夫啊。”那大妈感动的都快要掉眼泪了,“你说我家那死鬼怎么就没你一般的温柔体贴,更没有你万分之一的帅啊……”

    眼看着大妈就要感慨万千,容祁赶紧说一句“谢谢”,就开始问隔壁另一个阿姨。

    容祁的运气的确不好,这里大部分的香客都是女人,他一连问了好几个,竟然都没有带。

    我看见他的脸色越来越难看了,但还是咬着牙继续一个个去问。

    我坐在角落里,真是恨不得拿手机,拍摄下来这一幕。

    堂堂容祁,无论玄门中哪一个人,或者地府的哪一只鬼,看见了都要恭敬称呼一声“容祁大人”的容祁,竟然会去跟一群三姑六一的借卫生巾?

    我努力忍住捧腹大笑的欲望的同时,也感到到心里头甜滋滋的。

    容祁是为了我,才放下身段,做出这种事。

    在整个禅房里辗转了一圈之后,容祁终于借到了卫生巾。

    对方也是一个大婶,行李都随身带着,从里面摸出白白的一包,热情地递给容祁。

    容祁接过卫生巾的时候,那表情复杂的,简直无法用言语形容。

    他黑着脸走到我身边,递给我。

    我赶紧道禅房旁边的厕所里去换上。回到禅房时,我就看见一屋子的大婶大妈都热情洋溢地看着我。

    “小姑娘,你真当幸福咧。”她们感慨着,“长得那么帅,还对你那么好,这样的老公,要好好珍惜啊。”

    我忍不住笑出声,点点头:“我当然会珍惜。”

    我走到容祁身边,朝他做了个鬼脸,轻声道:“没看出来,你也能当师奶杀手啊。”

    “你又在胡说八道什么。”容祁蹙眉,伸手覆上我的小腹,“还疼么?”

    我感到他手心,传来一股暖流。

    我知道,容祁是鬼,他要产生热流,需要极大的鬼气,但他竟然丝毫不心疼,用这么多鬼气只是为了给我取暖。

    我心里不由更甜,靠在他肩膀上,摇了摇头,沉沉地睡去。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