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梦琪小说网 > 花嫁之容氏浅浅 > 第1037章 化险为夷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梦琪小说网] https://www.mqxs8.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我这一载倒,竟是走了运气。

    之前一直没找到机关,就怎么被鬼使神差的碰触到摁钮。

    西北角的后方墙壁咻地出现足以一人通过墙缝,我人一往后,就跌了进去。

    那只磨刀霍霍的骷髅想要跟着我栽进去,墙缝猛然合拢,他砸过来的骷髅臂结结实实的砸在墙上,砸得粉碎。

    我跟危险隔了一墙,险险地捡回一条命。

    在我未知的档口,一个黑影穿梭过手术室外的游魂,如入无人之境一样闪入手术室。

    对方在看到拟人化的骷髅正无休止的用工具敲打刚才的机关门后,毫不犹豫的手起刀落劈散它的骷髅身。

    寒光泠泠的骷髅眨眼成了没了灵魂光片的残渣碎骨。

    解决掉骷髅后,黑影聪慧的在刚才骷髅待过的地方敲敲打打,伺机寻找机关。

    而意外掉进机关里的我,被越来越哀嚎的凄叫声,闹得头疼欲裂。

    乌漆墨黑的密室里,看不到一丝光亮,我捧着脑袋,痛苦不堪的半蹲在地上。

    “嘶~别哭了,哭得我头都快炸裂了。”

    我难受的躺在地上打滚,不明白这份痛苦不欲生的感觉为什么这么强烈。

    可惜我的求饶半点用处也没有用,反倒是激起了密室深处某个东西的强烈催唤。

    “救我,救我……”

    女人的求救声就跟催命符一样催得我心肝脾肺肾都在叫嚣着痛苦。

    “别叫了,别叫了!啊——”

    漆黑的密室里,我痛苦缩在角落了,无边的黑暗压抑着我的神经,女人的求救声荼毒着我的灵魂。

    我难受极了,恨不得一头撞上墙,干脆晕了得了。

    “桀……桀桀……桀桀……桀……”

    忽然,哭声戛然而止。

    不到片刻,凄悲的哭声转变成了越发诡异的笑声。

    笑声犹如恶魔的侵蚀直冲我的头盖骨,然后又灌入我的脊椎骨直流窜到脊椎尾。

    冰凉彻骨的寒意打得我直哆嗦。

    这莫名的哆嗦加上未知的胆战,我还不如从来没进过密室。

    被骷髅给砸死,都比神经上的摧残好一千倍。

    “混蛋,你剖我心,喝我血,我恨你,恨你……死了也要你陪葬……哈哈哈哈……桀桀桀……呜呜呜……”

    密室的深渊里,哭声和笑声陆续响起。

    女人又是哭又是笑,接二连三下来,我的心脏都跟时上时下,我似乎情绪被她也给带动了,眼泪不知不觉在我的眼眶里的打转,直到落了下来。

    我的眼前又似乎进入了迷幻遐想状态。

    清纯秀丽的女人在手术室被两个男人分肢解剖挖心的一幕,豁然袭上心头。

    血腥的画面明明不属于我,却猛然出现在脑海,我瞳孔骤然放大又紧缩,情不自禁尖叫。

    “啊——救命!”

    脑海里,女人被解剖的画面,就跟是我被解剖挖心了一样,疼得我撕心裂肺。

    我惨兮兮的尖叫着救命。

    睁开眼的那一刹,一个只剩下头颅和躯干的女人穿着白色的裙子,阴恻恻的出现在密室回廊里的尽头。

    ?人的是,黑暗中,乌漆墨黑的,我居然视线格外的明亮,连女人裙子下光秃秃没有脚的一面都看的清晰。

    就是太清晰了,都能看到她飘着一身躯干和邪恶的头颅,直剌剌的朝我而来。

    “鬼,鬼!”

    我受不了刺激的进入一种癫性状态,发疯的往另一个方向逃命。

    我毕竟是个女人,关键时刻除了害怕就是逃命,一时间居然忘了我自己是个灵力者。

    等我想起来要用灵力对付她的时候,她微微朝我勾起她毫无血色的唇瓣,我居然懵逼到一个趔趄从身后载倒。

    彼时,我的身后就是一路向下的百层石梯,倾斜度45度。

    我一个不察,跌倒成了滚落,眼看着自己从一百层就要滚落到地下更深层的一层石梯。

    我浑身都跟着战栗,霉运来了,做什么都是悲催的。

    石梯中间层,竟是放着一整排手术刀,尖头向上,后面的阶梯更是残酷的摆着钢钉锥刺。

    我惊恐地睁大眼睛。

    求生欲望从没有像现在这么强烈过,我拼命地伸出四肢扒着手术刀上两层的阶梯石面。

    打死我也不要滚下去,照这样下去,不死都难。

    关键时刻,想到慕桁,结果人不知道在哪里。

    我吃力的扒着石头做的梯面,心里不停地的念叨着慕桁和容迦的名字。

    但愿他们能心灵感应到我的呼唤,来救我。

    可是事情往往总是事与愿违。

    我即使扒住了梯面,那个不停朝我飞过来的白裙子女人,跟个魑魅魍魉似的对我阴魂不散。

    她阴骛的出现在的我的头顶,邪恶的冲着我露出狰狞的表情:“你说,我要是轻轻将你推下去,在用阶梯最下面的搅棍棒搅烂你的四肢,你会不会跟我一样呢?桀桀桀……”

    “……”

    我无言的睁着双眼睛,关键时刻,丹田不发热流,灵力不四散。

    我眼睁睁的瞪着这阴魂不散的女人朝我一点点飘过来,尽在咫尺的时候,她竟然指挥着自己头顶漆黑如墨的头发延长到好几米。

    发丝如绳子般将我的身体裹在一起,狠狠地扔向阶梯后面的危险境地。

    该死的,我想要抱着她不要滚下去,可根本就抱不住这个虚无缥缈的女人。

    我的身体就跟绵软的球一样呈抛物线往下落。

    生死一线。

    “急急如律令,幻象,破灭!”

    桃木剑分散成七柄从我的后方飞过来,带着凌冽的凌厉光射向将我束缚在头发丝里的罪魁祸首——无四肢的女人。

    女人受到桃木剑攻击,仓促退离,束缚我的强韧头发丝也跟着消失无影。

    随即,我的腰上一紧,一个黑影快速从墙壁上掠过,飞窜向我,又搂进我的腰。

    “闭眼,抱紧我。”

    熟悉的请清冷声乍现在耳畔,我心里倏地一松,害怕的心思在被慕桁抱在怀里的那一刻,塌陷。

    “慕桁,还好,你来了。”

    我埋入慕桁的怀里,将所有的不幸运隔离开。

    慕桁几个跳跃,破解了白裙子女人的幻象。

    可惜慕桁在即将杀死她的时候,被她躲开了。

    而在她消失的瞬间,密室里的灯也随之亮堂。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