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梦琪小说网 > 老祖渡劫失败之后 > 296容明空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梦琪小说网] https://www.mqxs8.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小绒球,你要去哪儿?”

  陆瑶瑶见好友接触结界要走,忙站起来。

  容徽道:“去见一个人。”

  容徽和分身到了一个地方,她再也屏蔽不了本体的感应,故而让容徽感应到了她具体的位置。

  “此处危险,我陪你去。”陆瑶瑶悠地站起来,“我会好好保护你的。”

  容徽失笑。

  陆瑶瑶和自己相差了一个境界,她如何能保护自己。

  “我们一起来的,就要一起离开。”

  陆瑶瑶固执的和容徽并肩作战。

  流云在云间穿梭,容徽和陆瑶瑶坐在剑上。

  妖魔界灵气稀薄,越往上,灵气越弱。

  此处与修仙界不同,从衣着服饰到说话的语气,容徽隐匿两人的身形后让流云在仙灵城上面低空飞过,速度很慢。

  “怎么不飞快点?”

  陆瑶瑶有些紧张。

  “咱们需要换一套行装。”容徽瞄准一处修仙界和魔界的交界之地御剑落下,“我们这套太扎眼了。”

  妖魔界灵气稀薄物产单一,给衣服染色的染料也少,大多数魔族之人穿着亚麻色的衣服,容徽和陆瑶瑶衣着华丽,尤其是容徽,堪比行走的土大款,十分惹眼。

  两人换了套行装,容徽好奇的尝了尝这里的食物,要么苦涩难以入口,要么干巴巴的和树皮一样。

  “你怎么什么都吃,也不怕沾染魔气,还有,那个什么魔族少主是和你长得很像,可这天底下相像的人那么多,你关心她做什么呀。”

  陆瑶瑶对容徽送来的东西拒之千里之外。

  容徽仔细观察周围的行人,“呐,好不容易来一趟异界旅行就应该吃吃喝喝玩玩乐乐,这点魔气对你我而言毫无影响。”

  “这里实在是太危险了,赶紧去找你要找的人。”陆瑶瑶不太淡定,“忘了跟你说,咱两被吸进来的时候我好像看到沈掌门和一个小孩也进来了。”

  “小师弟?”容徽脚步一顿,“他也是被吸进来的?”

  陆瑶瑶摇头,“不太像,我进入空间裂缝的时候瞟了一眼,他好像是故意进来的,那个小孩也是。”

  “哪个小孩?”

  容徽追问。

  难道是参加九洲大比的弟子?

  九洲大比如火如荼的进行着,容徽发现好几个好苗子,其中一个小孩子不过八九岁,天资过人,引起了她的关注。

  “还能有谁,就是当年出现在鬼哭深渊的小孩,长得玉雪可爱,却死气沉沉的,一双异瞳妖异诡谲。”

  陆瑶瑶和周曦只有一面之缘,并不认识周曦,只觉得那个小孩异常奇怪。

  “周曦。”

  “什么?”

  “那个小孩是青云宗少宗主周曦,曾经是东胜神洲修道世家之人,后来家中突逢变故家破人亡,被青云宗宗主带回青云宗悉心培养,瑶瑶,下次你遇到这个小孩能躲多远躲多远,他,危险。”

  已知的命运之子中,天真人如其名,傻白甜。

  周曦浑身上下都是谜,给容徽非常危险的感觉。

  “是不是天才都那么倒霉。”陆瑶瑶不由得抱怨起来,“仿佛不悲惨一点都不配得到大能的青睐。”

  容徽:“......”

  走着一路,容徽从路人嘴里打听到关于魔族少主一点相关的消息。

  魔族少主名唤容明空,一百多岁,是仙灵城城主的养女,当下是分神境巅峰修为。

  仙灵城城主的名字就更有意思了。

  ——方行云。

  进入陌生地带容徽便会打起十二分谨慎,小心谨慎的面对潜藏在暗中的敌人。

  陆瑶瑶没有审讯小妖,容徽只能自己打听。

  也幸亏谨慎了一手,否则现在调到容明空面前,还不知道谁制服谁。

  “嘭嘭嘭!”

  三声烟花爆炸的声音将容徽飞出去的思绪拉回来。

  城主府方向鬼泣萦绕,浅灰色的天空瞬间阴沉下来,变成伸手不见五指的黑夜。

  “修仙界修士闯仙灵圣地,传少城主令,举报者升官发财,发现藏匿者,杀无赦!”

  容徽抬头发现传讯息的是一只百年魔鹰。

  “修仙者?”

  “修仙者为何而来!”

  “这些妖魔鬼怪将我们逼至绝境吗为何还要来扰仙灵城的清静!”

  “......”

  容徽和陆瑶瑶面面相觑。

  原来在魔族眼里,他们这些修仙者也是反派。

  “小绒球,幸好你多了个心眼改变行装,否则咱两就露馅了。”

  陆瑶瑶很唏嘘。

  容徽抬眸望向城主府方向,淡淡道:“走。”

  陆瑶瑶低声道:“去哪儿?”

  “城主府。”

  容徽感应到沈书简的气息就在城主府。

  容明空和容徽长相一模一样,她很担心沈书简出事。

  陆瑶瑶望着鬼气森森的城主府,跟在容徽身后,两人收敛周身的仙灵之气,大大方方的走,仿佛是这条街最靓的崽,丝毫没有自己就是修仙者的自觉。

  “瑶瑶,你在外面策应。”

  容徽站在山底仰望悬崖上的城主府,阴森的黑山散发着死亡的气息,阴冷入骨。

  陆瑶瑶左思右想,决定留在原地。

  她现在的修为对付小妖小怪没问题。

  冒险闯城主府很有可能拖后腿。

  “行,师兄曾告诉我一些泉客珠的特性,我去寻找泉客珠,小绒球你小心。”

  泉客珠是水属性,陆瑶瑶是单系水灵根,使用秘法能感应到泉客珠的位置。

  容徽凝出一枚玄金色的无情杀戮剑小剑给好友,“魔族擅伪装,以防万一,你拿着我的小剑,如果小剑对准‘我’,不要迟疑,能跑就跑。”

  容明空和容徽一模一样。

  容徽将自己能想到的意外情况做一手准备。

  蕴含分神境灵力的小剑在危急时刻能帮陆瑶瑶挡一次致命攻击。

  陆瑶瑶走上前拥住好友,“注意安全。”

  容徽拍拍她的背,“一切以自己为先。”

  两份分别后,容徽隐匿身形顺利潜入魔宫,而后跟着感应往西南方向走去。

  仙灵圣地类似于中洲剑灵派,只是偌大魔域的一部分。

  “昨日那个修士为何叫少主师姐,难道少主真的和修仙界的人有来往?”

  “放你娘的屁,少主从小在魔域长大,怎么可能和修仙界的人有来往,再乱说我割了你的舌头。”

  “少主本就是城主从修仙界里捡到的,若非城主袒护她早就毙命了,咱们魔域之人最怕修仙界的东西,唯独少主毫无畏惧,甚至还有一柄修仙界的仙剑。”

  “不凡之子,必异其生,少主乃天之骄子岂是我等凡夫俗子能揣测的?何况少主从未用剑,用的是打神鞭!”

  “小声点,若让少主听到我们议论修仙界之事,咱们死无葬身之地。”

  容徽目送魔界弟子离去,心情很沉重。

  这个分身极其厌恶修仙界,原因尚未可知。

  可这位仙灵圣地的城主方行云给少主取的名字很有意思。

  容明空,不就是容曌吗?

  想到这儿,容徽面如沉水。

  “还真是,阴魂不散。”容徽眯眼望向山峰最高处的少城主寝殿,“方行云,本座要看看你到底用了几魂几魄来设置仙灵城,掌控本座的分身。”

  难怪这个分身会屏蔽自己的感应。

  原来被方行云找到了。

  容徽悄无声息的飞上群山之巅,落在一方开阔的石台上。

  石台一白一黑两人在斗法。

  身着黑红劲装之人手持长鞭,鞭子由一节一节蕴含魔力的阴铁所制,足有上千截,灵活且无坚不摧,修士碰上必定皮开肉绽,伤筋动骨。

  另一人眉目如画,浓艳夺目的唇衬得脸色越发苍白,他左手持伞,右手掐诀,璀璨的星光在修长的指尖上闪烁。

  容徽二话不说唤出流云仙剑,鬼魅的身形落在黑红劲装魔修身后,金剑法相与流云齐齐飞出,目标直指容明空脆弱的脖颈。

  “嘭!”

  浓郁的死气挡住容徽致命一击。

  “无耻之徒,竟暗算本座!”

  怒不可遏的声音伴随银鞭抽到容徽脚边。

  容徽轻巧避开,金剑法相与流云合二为一,剑芒吞吐三千丈,“容明空,方行云在哪儿?”

  听到有人唤自己的名字,容明空转身望着半空中那张与自己一模一样的脸,猩红的双眸怔了怔,她的大脑已经失去指挥自己行动的能力,木头一般地站在那里不动,楞着两只眼睛发痴地看着容徽。

  容徽掐诀,身后出现一道半透明的虚影,寒冰碾碎的双眸凝视鬼气森森的分身,控制她的魂魄,再问:“方行云在哪儿?”

  半透明虚影出现的瞬间,容明空好像被施了定身咒,无法动弹。

  容徽的出现让容明空的脑袋嗡嗡作响,尤其是自己被一种无形的力量死死压制的时候,心中的愤怒熊熊燃烧,她神色阴冷,好似吐蛇信的毒蛇,“容曌女仙。”

  不是疑问句,而是陈述句。

  分身的平静超出了容徽的预料,很快她便反应过来,“你知道你是谁了。”

  引动星辰的沈书简看着两个一模一样的人,听到模棱两可的话,思索着两人的关系。

  “前所未有的清醒。”容明空眼睛落容徽身上,一动不动的打量她,扬在空中崩成一条直线的打神鞭悠地垂在地上,“缥缈幻府,容曌女仙。”

  容徽尝试探知容明空的识海,却被强硬的挡住。

  由此确定分身彻底和自己分割了。

  “小师弟,来我这儿。”

  分身十分排斥自己。

  容徽压制得越厉害,容明空排斥得越疯狂,她就像一头发疯的野兽,疯狂的撞击被容徽掌控的分身虚影。

  容明空的修为比容徽高,好在容徽修的无情道才堪堪压制住。

  直觉告诉容徽。

  危险。

  速离。

  沈书简不假思索的回到容徽身边,“师姐,她是?”

  “这不是说话的地方。”考虑到疯狂反抗自己的分身,容徽暂无心思管方行云得到事,先将小师弟和陆瑶瑶带走再说,“走。”

  话音一落,沈书简拉着容徽冰凉的手正欲离开。

  突然,一道诡异的琴音响起。

  “铮铮铮!”

  穿耳魔音如同利刃扎进容徽耳里,刺得她脑袋嗡嗡作响,头昏脑涨。

  恍惚间。

  垂在地上的打妖鞭冲天而起。

  锋利的鞭尾如蝎子的毒尾光速刺进容徽胸前。

  眼见带着分神境修为的鞭子要扎进容徽心脏,乾元剑从侧面飞来,斜挑开飞来的打神鞭,鞭尾旋转擦着沈书简胸前而过,拉出一条横截整个胸膛的伤口。

  猩红的鲜血喷涌而出。

  沈书简脸色刷的白了。

  “小师弟!”

  容徽眼底一红,她看着容明空手中那把流光溢彩的伏羲琴,葱白的手指掐住身侧的虚影,厉声道:“找死!”

  三千金色小剑如闪电发出恐怖的“飒飒”之音劈天盖地冲向容明空。

  容明空不疾不徐,纤细的手指在弹出铮铮琴音,排山倒海的灵力冲上苍穹,她贝齿紧咬下嘴唇,“容曌!本座还没去找你,你自己就送上门来了,我告诉你,我不是谁的分身,我是容明空,魔域仙灵圣地少主容明空!我杀了你!”

  容徽不知道容明空为什么这么恨自己。

  容明空却恨不得杀了容徽取而代之。

  只要杀了容徽,她便不再是谁的分身,她就是容明空!

  被容明空视为至亲的方行云从她记事起便告诉她,她是缥缈幻府容曌女仙的分身。

  方行云教她无情杀戮剑。

  因为容徽修的是无情道。

  方行云给她仙剑,她十分喜欢,日日练剑,希望得到恩师的赞扬,却被恩师一句:“三分像容曌,还需多磨练”将自信打碎。

  方行云给她找了个师弟。

  因为容徽有一个师弟。

  魔修衣着颜色深沉,容明空却日日穿得璀璨华丽,因为容徽喜欢华服,哪怕她觉得这颜色刺眼,根本不喜欢。

  容徽喜欢什么。

  方行云不管容明空喜不喜欢,都得喜欢!

  一旦违背方行云的意愿,等待容明空的是一场又一场“治疗”。

  就连姓名,也是容曌两个字拆开来的。

  容明空受够了被当做容徽分身的日子!

  这个世界病了。

  方行云病了。

  而病原就是容徽。

  消除病变的方法就是把病原斩草除根。

  就算容徽不来找她,容明空也打算撕破空间,用神器流光琴撕裂空间将容徽杀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