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梦琪小说网 > 你是我的取向狙击[电竞] > 第 53 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梦琪小说网] https://www.mqxs8.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收藏网址下次继续看:""。

  虽然怨气值满满,但霍凛还是没再说什么,扔了行李箱就坐到另一侧的沙发上。

  他屁颠屁颠从大洋彼岸飞回家,本来想给自家妹妹一个惊喜,没想到家里竟然还有一个不速之客,

  而且还是他观感并不怎么好的那个逼,脸色自然没有好到哪里去。

  霍嘉鲜看出她哥有点想杀人的样子,又是倒水又是洗水果,总算让霍凛的态度好转了一些。

  当着她哥的面,霍嘉鲜现在还不太敢和贺随有什么出格的举动。

  两个人规规矩矩地并排坐在沙发上,开了电视,一起陪着霍凛看春晚。

  大概是最近真的有些累了,霍嘉鲜都没有意识到,自己竟然不知不觉地靠在贺随的身上睡着了。

  好像也没过多久,她迷迷糊糊地被贺随叫醒。

  “嘉鲜?”

  霍嘉鲜“啊?”了一声,懵懵懂懂地睁开眼睛。

  “嘉鲜。”见她终于醒来,贺随在她耳边轻轻说,“快到十二点了。”

  十二点,马上就要跨年了。

  “我哥呢……”

  霍嘉鲜吃力地想从贺随身上撑起来,却被贺随反手半搂在怀里。

  “嘘。”他轻声道,“你哥睡着了。”

  他的手指了指沙发的另一角。

  霍嘉鲜顺手看了过去。

  果然,大概是因为东西半球轮着飞太累的缘故,霍凛早就静静歪在沙发上昏睡过去。

  她哥平时看起来咋咋唬唬没个正形,真的睡着了,反而是一派矜贵公子哥的模样,倒让人觉得长得还挺好看的。

  霍嘉鲜悄悄给他盖了床被子。

  看了一眼时间,离跨年只有十分钟不到了。她转脸,用眼神示意贺随要不要叫她哥起来,贺随摇了摇手指。

  “让你哥睡会吧。”他轻声在自己耳边呵气,惹得整个人酥酥麻麻一阵,“我们出去?”

  霍嘉鲜点了点头:“好。”

  两个人蹑手蹑脚地出了门,又轻手轻脚将大门给关上。

  呼吸到外面新鲜空气的那一刻,霍嘉鲜才总算是松了口气。从小到大她本来就比较怕她哥,现在又加上一个贺随,简直就是堪比修罗场,吓得人大气都不敢喘一下。

  现在两个人偷偷摸摸地跑出来跨年,反倒像在读中学的早恋情侣瞒着家长私奔一样,刺激又欢愉。

  虽然已是深夜,周遭寂静一片,但梅园公馆内栋

  栋栋别墅依然灯火通明。

  霍嘉鲜的家地势挺高,站在院子里俯瞰下去,只觉得红尘万丈烟火,整颗心里都充盈着俗气的幸福感。

  她和贺随并排站在围栏边,静静地看着这个世界。

  夜风有些冷嗖嗖的,她整个人都裹在羽绒服里,笨拙得像只熊,连头发丝儿都被冻得颤抖。

  贺随瞥眼看到了她瑟缩的模样,笑了笑,往后退了一步,帮她挡住风口吹来的晚凉风。

  今晚的夜色和那天的西雅图相比,实在逊色许多。

  大年三十的月亮,淡漠得只在夜空里留下一点虚无的影子。紫罗兰色的夜幕微垂,星光稀疏而黯淡。

  明明是这样一个普通的晚上,霍嘉鲜却觉得,特别特别开心。

  在西雅图的时候,她的心里是绝望、是痛苦、是愤怒——但是回到梅园公馆,俯瞰这座熟悉的城市,她的心里只感到无比的宁静。

  何其有幸,此时此刻,她身边站着的,竟然是她一直以来最喜欢的人。

  她边趴在围栏上看夜景,边把冻得冰凉的手放在唇边拼命吹气,想要把手掌捂热。

  贺随低笑了一声,直接拽过她的手,放到了自己口袋里。

  “怎么这么冰。”

  “还好啦……”

  贺随的动作来得突然。霍嘉鲜先是愣了一下,随后忽然想到了什么,圆圆的鹿眼一弯,笑意盈盈地一个人在一边傻乐。

  贺随瞥她一眼,也不觉笑意更深:“你笑什么?”

  “没什么。”霍嘉鲜憋起笑,拼命摇头,“就是突然觉得想笑。”

  “笑我?”贺随挑了挑眉。

  “没没没,怎么敢怎么敢。”霍嘉鲜连连摆手,“笑我自己。笑我自己。”

  她用剩下那只手掏出手机,趁贺随看向远方的时候,偷偷摸摸拍了一张他握着自己的手,帮自己取暖的照片。

  然后给尤喜发了过去。

  我男朋友天下第一帅:【[图片]】

  我男朋友天下第一帅:【天呐我稍微表现出来我有点冷,他就把我手拉过去放到他口袋里去了。有男朋友真好QAQ】

  尤喜的消息回得很快。

  秀恩爱的给爷爬:【?】

  秀恩爱的给爷爬:【霍嘉鲜你他妈是不是想死?】@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秀恩爱的给爷爬:【他妈的你这不叫杀人诛心叫什么?嗯?】

  我男朋友天下第一帅:【就是和你分享一下有男朋友的感觉嘛!】

  我男朋友天下第一帅:【在新的一年来临之际,霍嘉鲜携贺随给您拜个早年啦!祝您新的一年桃花朵朵开,成功找到男人,最好是那只叫跳跳虎的憨憨哈!】

  秀恩爱的给爷爬:【???】

  秀恩爱的给爷爬:【霍嘉鲜你变了!你再也不是从前那个和我一起在柠檬树下相依为命的姐妹了!】

  秀恩爱的给爷爬:【你难道都忘了吗?曾几何时,你在微博上看到这种男生给女朋友暖手的事,还会对着我说恶心好恶心!你现在???嗯???】

  我男朋友天下第一帅:【对的呀。我就是突然想到这事,才觉得很好笑。】

  秀恩爱的给爷爬:【有什么好笑的。】

  我男朋友天下第一帅:【笑我当年,太年轻太天真,不懂这事有多么美好多么幸福O(∩_∩)O】

  秀恩爱的给爷爬:【……?】

  秀恩爱的给爷爬:【滚。】

  霍嘉鲜一个人捧着手机笑得开心,终于把贺随的注意力拉了回来。

  他斜睇着她,问:“怎么回事?笑这么傻。”

  霍嘉鲜把手机递过去给他看。

  贺随对着手机透出的幽幽荧光看了半天,一直都没说话。

  霍嘉鲜一开始还在笑,后来笑容有些凝固住,小心翼翼问了一句:“那个……你是不是不希望我这么高调呀?”

  “没有。”贺随把手机还给她,揉了揉她的脑袋,“我只是没想到你这么喜欢我。所以多看了几遍。”

  霍嘉鲜接过手机:“……”

  “什么叫没想到我这么喜欢你嘛……”她嘴里小声嘀咕,“我一直都很喜欢呀,你都不知道吗。”

  “——但是你在直播的时候很少提到我。”停顿数秒,男人的声音自她的头顶落下,低沉的嗓音里蕴着笑,“而且最近连和我双排的时间都少了。”

  霍嘉鲜:“……?”

  她自己都没注意到这些。

  这男的竟然还一直记在心上?

  见到她错愕的神色,男人亲昵地捏了捏她的下巴,笑道:“我看到你这么和尤喜说,我很开心。”

  “啊……”

  霍嘉鲜有些呆愣愣地看着男人,似乎根本没有想到,这些话会从他的嘴巴里说出来。

  不远处,广袤无垠的夜空之上,忽然乍然

  一亮,一朵接着一朵,绽放出绚丽而璀璨的喧嚣烟花。

  钟声袅袅,灯光灿灿。

  “新年到了。”贺随扭过头,看向这城市繁华的夜景,“宝贝,新年快乐。”

  “新年快乐。”

  “我的新年愿望是,你在直播的时候,能像刚才那样,告诉全世界你喜欢我。”

  贺随微微侧过脸看向她,勾了勾唇角:“你呢。”

  他的瞳孔里,倒映着漫天绚烂的烟火。

  霍嘉鲜愣了愣。

  “啊,我的新年愿望……”半晌,她轻轻道,“我的新年愿望是,大家都能平平安安的。而我喜欢的你,也能在每一天都比前一天,更喜欢我一点点。”

  少女的声音很小,很轻。温柔得不像话。

  像是很快就消弭在风中。

  也像是被这穿堂而过的疾风,飘飘扬扬,渐渐带到了很远、很远的地方。

  ……

  凌晨一点多,霍嘉鲜好不容易送走了贺随,慢吞吞地进了别墅,霍凛还躺在沙发上睡觉。

  她把电视关了,又把地暖的温度调高了几度,随后上楼,回到自己房间。

  一进房间霍嘉鲜才发现——

  她喵的,刚才下去给贺随开门的时候,她竟然忘了关直播了!!!

  可怜的几十万水友们,就对着她空空荡荡的房间,从去年到了今年。

  整整看了一年。

  霍嘉鲜三步并作两步,一下子蹿到镜头前面,给大家道歉。

  “对不起!对不起大家。”她便对着镜头,边理了理被风吹乱的头发,“我刚才有事走开一下,忘了和你们说了。”

  【?】

  【???】

  【??????】

  【终于等到你,还好老子没放弃。】

  【看到小仙女最后一眼就行了,爷去睡觉了,大家新年快乐。】

  【新年快乐小仙女!!!刚才去干什么了呀!我都等了你一年!】

  【就是啊,下次有事和我们说一声啊,就干等着。】

  【又一种混直播时长的方法,大家学会了吗?】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也觉得她就是在混时长!而且还混了一年的时长!】

  【所以小仙女刚才是去和谁跨年了吗?突然丢下我们就跑!太没良心了!】

  “体谅一下。大家体谅一下。”霍嘉鲜轻咳一

  声,“刚才是随神来找我练了一会儿枪。时间有点久,大家体谅一下。”

  众水友们看着霍嘉鲜直播间那排大大的【文明直播间禁止ghs】,一下子炸开了锅。

  【???】

  【超管呢?超管在哪里?主播在ghs!快过来把这个直播间封了!】

  【小仙女你真的随化得很彻底!】

  【神他妈练枪练得时间有点久??这你忍得了???】

  【所以随神花了三个小时?就这?就这?】

  【卧槽这车开得飞起。】

  【主播带头搞黄色,举报了。】

  【……】

  面对着满屏的控诉,霍嘉鲜笑眯眯地把那排红色的【文明直播间禁止ghs】给删除,随后无情下播。

  “有点累了,大家晚安哈。”

  众水友:【???】-

  这是妈妈走后的第一个新年。但霍嘉鲜却过得格外幸福。

  要回基地的前一天,贺随难得没跑来找她。

  他说自己有个惊喜要送给霍嘉鲜,专门要去准备一天。霍嘉鲜缠了他很久,贺随一直都守口如瓶,不告诉她到底是什么惊喜。

  那一天,霍嘉鲜觉得时间过得特别慢。

  第二天,她六点就起,直接开车就去了望山,照例要把车停到冯曼若的别墅里。

  冯曼若再一次被自己这个宝贝妹妹在清晨吵醒,又不舍得发脾气,怨气极深,出来帮她开了车库门。

  “你们基地就没地方能停车?”冯曼若打着哈欠抱怨,“你这车总偷偷摸摸在凌晨停到我家来,我邻居到时候还以为我养了一个什么野男人呢。”

  霍嘉鲜:“……哎呀姐,这不是我哥还没恩准我告诉我那些朋友们我是谁么?要是他们看到我开这辆车,那我的人设不全崩啦?”

  “崩崩崩,左一个人设右一个人设的,也不知道在怕什么。”冯曼若顺口道,“你妈也走了有一会儿了,这事让他们知道也没关系吧?公司的事也差不多都尘埃落定了。”

  话刚说完,冯曼若就觉得自己有些说错话了,连忙收回:“哎嘉鲜,我刚才脑子有些不清楚,你别放在心上哦。”

  “没事。”

  见到她姐那副紧张的样子,霍嘉鲜反而笑了笑:“没事的姐。我已经没那么难过了。”

  冯曼若仔仔细细看了她半天,确定霍嘉鲜应该不是强颜欢笑,心下松了口气,感慨

  慨:“你在TT确实挺好的。感觉他们都让你变了不少。”

  霍嘉鲜好奇:“我变了吗?变了什么?”

  “就是……就是和以前不太一样了吧。”冯曼若笑着摸了摸她的头,“你不知道,你妈妈的事出了以后,我们所有人最担心的就是你了。真的没想到,你还能坚持比完比赛,而且还比出了那么好的成绩。”

  霍嘉鲜没想到冯曼若会这么说。”我……坚持完比赛?你们觉得很惊讶吗?”

  “对呀。”冯曼若递给她一个理所应当的眼神,“你不知道你原来哦,就是一个叛逆少女,小刺头精。你哥当时还和我说,要是被你发现他在骗你,估计你会立刻弃赛回国,甚至可能不会打职业了。”

  霍嘉鲜轻轻地“啊”了一声。

  “但是这次比赛呀,我们所有人都能看到,你已经长大了。”冯曼若笑得和她妈妈有几分相似,“嘉鲜呀,你是不知道你最后那几枪有多帅。我旁边好多朋友都不知道你是我妹妹,也天天给我发那个视频看,说你内心好强大,未来可期。”

  “……真的吗。”

  霍嘉鲜微微垂下脸,低声问了一句。

  “当然啦。”冯曼若笑着帮她理了理刘海,“好啦,你准备准备,快去基地开始新的一年吧。”-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霍嘉鲜到TT基地的时候,离八点还有两分钟。

  太早了,根本都没有人。

  她是第一个到的。

  训练室还和去年离开的时候一样,地上散落着零食包装袋,外设和药瓶乱七八糟地堆在桌上。

  霍嘉鲜拉开窗帘,捏着鼻子犹豫了一会儿,还是下楼去拿了拖把,里里外外打扫了一遍。

  否则实在是没法待下去。

  九点多,直播间水友还不是很多,也很少有主播选择在这个时候直播。

  霍嘉鲜反正也抱着混时长的心态,上播之后也没怎么说话,直接开练。

  不过,因为她满脑子都在想冯曼若的那番话,开游戏之后都忘了点不自动匹配队友。

  以至于,她都进入游戏站在素质广场半分钟了,还没发现自己竟然还有三个队友。

  对方是一女二男。

  霍嘉鲜皱了皱眉,把自己的麦关了,没说话。

  她玩游戏一向喜欢单人四排,和贺随跳跳虎他们一起排位还好,和陌生人就止不住想骂人。

  人

  多话多,听着也烦。所以开始做主播至今,她连水友赛都没有办过。

  ——更何况,上次在曼谷,就因为她一时心软宠粉,匹配三个路人,结果就弄到了草妹那三个逼,她理都不想理。

  从那以后,她根本就不会和路人匹配了。

  所以今天一跳出来竟然有队友,她直播间的弹幕也有些震惊了。

  【我没看错?今天小仙女竟然和路人四排???】

  【我靠还有妹子!小仙女你为什么要闭麦!和他们说说骚话呗!】

  【兄弟萌,我感觉小仙女是点错了……你看她脸现在好黑哦……八成是有点烦了……】

  【+1我也觉得这女的的声音有点烦,听着就想打她。】

  【这两个路人男的是舔狗?带妹上分?竟然还出来匹配路人?】

  【小仙女别生气,带路人吃把鸡!!!】

  【等下兄弟们!!我怎么觉得这id怪眼熟的??认识的吧???】

  【熟人?】

  【等下这女的声音好熟悉啊……好久没听到了,我有点想不起来了?】

  【我怎么觉得二号位是蜜橘。】

  【蜜橘?哪个蜜橘?】

  【啊啊啊啊啊啊我想起来了!就是蜜橘!她上次主播对抗赛阴阳怪气过我们小仙女!后来被联盟处罚了!】

  【yygq给爷爬。】

  【特地去她直播间看了一下,对,就她。】

  【三号位四号位的男的是谁?有谁科普一下吗?】

  【好像蜜橘不能解说之后,就开始去笔芯开展陪玩业务了吧。这应该是她的客户?】

  【6666陪玩,美女解说也要恰饭啊。】

  【坐等老婆带他们吃鸡!加油奥利给!】

  【……】

  自从发现二号位匹配到的路人是蜜橘之后,霍嘉鲜的直播间明显热闹了许多,弹幕都多了不少。

  毕竟,一个是目前pcl公认的顶级自由人,一个是在别人首秀上阴阳怪气过别人而被禁赛的落魄女解说。@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就小仙女在游戏里那一点就炸的脾气,估计会很有看点。

  霍嘉鲜对着镜头吹了一个泡泡,面无表情地开口。

  “你们要看我带他们吃鸡?”

  【对啊对啊。】

  【证明你实力的时候到了!】

  【想听老婆开麦

  说骚话。】

  【哈哈哈哈哈坐等小仙女秀翻全场!】

  “我靠,我最近是真的不怎么努力,虽然用的是小号吧,但怎么会和她在一个分段,还匹配上了……”霍嘉鲜有些烦躁地挠挠头,最终还是宠粉妥协了,“可以啊,那我开麦和他们聊聊天。”

  耳机里,蜜橘正在和三四号位的老板聊天。

  “嗯嗯,我的技术真的不算太好呢,争取这把不拖后腿,我们吃把鸡哦。”

  她不好意思地笑了,声音又柔又甜,让人都不忍心责备。

  那两个男的估计也不指望吃鸡,说了句“没事”,又开始认真教导她:“小姐姐啊,你当时就不应该冲的那么快。你应该先在地图上标点,然后再和我们一起冲的,对不对?我们明明那么好的圈运,如果你不死,我们肯定吃鸡了。”

  霍嘉鲜撇了撇嘴。

  这俩男的估计就是那种天天上笔芯找陪玩小姐姐,疯狂教导别人,来满足自己的成就感的傻逼猥琐男。

  就听他们的,说得这么专业这么厉害,怎么还是没有吃鸡呢?最后还要怪到队友先死头上?

  有一说一,真牛逼的人,就算一直只有一个人,想吃鸡,也还是能轻松吃鸡。

  比如说她。

  偏偏蜜橘还对着这两个男的言听计从,疯狂说:“对。你们说的对。我下次一定会注意的。”

  听得霍嘉鲜愈发火大。

  她调整了一下面部表情,打开公麦,轻轻“哇塞”了一声。

  轻轻的,嗲嗲的。掐着字尖儿。

  娇柔里带着几分可爱。

  和她平时说着骚话疯狂吹逼的样子大相径庭。

  弹幕水友们都惊呆了。

  【卧槽?我从来不知道我老婆还能这么说话?】

  【我湿了兄弟萌!宁们呢!!!】

  【好软好可爱,喜欢!!!】

  【我艹,尼玛都给我听傻了都。】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已经有预感……】

  【小仙女你真的好骚啊哈哈哈哈。】

  公麦里安静了一会儿。

  大概是霍嘉鲜的声音实在太软妹太好听,对方明显愣了好久。

  “卧槽。”其中一个人先开了口,“也是妹子啊?”

  “是呀小哥哥。”霍嘉鲜的声音软绵绵的,跳跃着俏皮可爱,“你们听上去好厉害的样子哦,能不能带我吃鸡呀?”

  一秒记住域名:""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