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梦琪小说网 > 你是我的取向狙击[电竞] > 第 52 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梦琪小说网] https://www.mqxs8.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收藏网址下次继续看:""。

  耳边交错着朋友们热闹的喧嚣声、酒杯碰撞声、引吭高歌声、马路上的汽车引擎声。

  全世界,似乎只有这个厨房是静止的、安静的、没有任何纷扰的。

  霍嘉鲜有些呆愣愣地看着贺随。

  细碎的刘海有些凌乱地覆在他的额上。他深邃的目光纯粹干净,就这么认真地注视着她。

  小小的瞳孔里倒映出她有些不知所措的身影,仿佛全世界也只剩下了她。也只有她看着他。

  半晌过后,霍嘉鲜有些慌乱地低下头。她心跳得很快,话都有些说不清楚了。

  “我……”她咬了咬下唇,下意识拿起油碟就想出去,“我……”

  “嗯?”贺随低笑着开口,“难道我猜错了?是我自作多情?”

  “……”

  “难道……你不喜欢我?”

  贺随微微弓下了身,和霍嘉鲜之间的距离拉得更近。

  男人熟悉的气息扑面而来,霍嘉鲜觉得自己的大脑有些缺氧,心跳飞快,几近窒息。

  “我……”她狠狠闭了闭眼睛,像是做贼一样脱口而出,“我喜欢的!”

  “哦,喜欢什么?”

  “我喜欢你的,随神!”

  霍嘉鲜垂眼,死死盯着地上白色的瓷砖,只觉得自己整个头都和有火在烧一样,炽热滚烫。

  都被逼到这份上了,她如果还在矫情,那就不叫霍嘉鲜了。

  “我喜欢你。”她的语气肯定,“我也不知道我什么时候开始这么喜欢你的,但是等我发现的时候,我已经好喜欢好喜欢你了。”

  “我承认,一开始我对你就是那种……粉丝对偶像的喜欢,随神你知道吧?但是后来我和你越接触就越觉得,我真的特别特别喜欢,不是那种远远看着你就可以满足的喜欢。我想陪你一起走,想见证你所有悲伤的快乐的时刻,我想——我想喜欢你,因为你就是你,不是随神,不是队长。”

  “我喜欢的……好像是全部的你。”

  霍嘉鲜说的有些语无伦次,这也是平生第一次,她感到语言实在太过匮乏。

  喜欢有多喜欢?我又为什么会喜欢你?

  她真的不知道怎么去表达了。

  霍嘉鲜只知道,从她开始渐渐回过神来的时候,贺随好像就已经成了她生命的一部分,是那种很自然的、很理所应当的存在。

  和氧气、和阳光一样理所应当的存在。

  这种感觉,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

  无数次,霍嘉鲜都问过自己这个问题。但好像一直没有得到确切的答案。

  似乎是他送自己那双洗碗手套开始?

  又似乎是他那么耐心地教自己压枪开始?

  又或者……是那天阿雳退役之后,她看见他在天台上落寞的背影?

  在日复一日的相伴中,在每时每刻枯燥的训练里,她好像渐渐地、渐渐地,离最真实、最完整的贺随,又近了一步。

  霍嘉鲜一口气说了这么一长串话,都没敢看贺随,生怕被笑,拿起油碟低着头就要出厨房去。

  ——“喂。”

  身后的男人倏地出声,一把拉住她,慵懒的声音里带了三分痞气。

  骨节分明的手指搭在她的腕间。

  凉凉的,有些冰。又有点火锅蒸腾的热气。

  霍嘉鲜后知后觉地扭过头去。

  那双双眼皮压得极深的深邃眼睛里,粹满了点点笑意。

  “傻瓜,我也和你一样啊。”

  “……什么?”

  “我说,我也和你一样。”贺随语速极缓,眼睛自始至终看着霍嘉鲜,专注而认真,“我也喜欢,全部的你。”

  ……

  霍嘉鲜拿着油碟回来之后,尤喜总觉得她有些不对劲。

  虽然这屋里确实热吧,但是脸也没必要这么红吧?

  而且尤喜了解自家姐妹,霍嘉鲜看上去情绪就有些不对劲,根本不像之前那样干什么都没意思,反而和从前那会儿有点像了。

  好像那些随着谢阿姨离世的活力和精气神,都慢慢回来了。

  她接过油碟,狐疑地看这霍嘉鲜:“你咋了?”

  “……啊?”霍嘉鲜有些心神不宁,看着尤喜盯着自己的嘴唇看,还下意识第一时间给挡住了,“怎么了,有什么不对么?”

  “你去厨房偷偷补口红啦?”尤喜拨开她的手,好奇地摸了摸霍嘉鲜的唇,“颜色看起来好自然啊,什么色号啊姐妹?推荐一波呗。”

  霍嘉鲜:“……?”

  “没补口红。”她脸不变色心不跳,镇定自若地坐下,“吃火锅热的。”

  “热的?那也不是你这颜色啊。”尤喜穷追不舍,孜孜不倦地探索,“热的辣的应该像我这样!肿得和香肠一样才对呀!哪像你粉粉嫩嫩,颜色这么自然!”

  霍嘉鲜一开始还没说话,

  ,愣了半天突然莫名其妙问了一句:“……粉粉嫩嫩?”

  “嗯嗯。”尤喜又捏捏她胶原蛋白满满的脸蛋,“脸上也粉粉嫩嫩的。你今天的妆真的好好看哦。”

  “……”霍嘉鲜静默两秒,随后凑到尤喜的耳边低声道,“不是妆。”

  尤喜一开始还没明白意思:“什么不是妆?”

  “我今天没化妆。”霍嘉鲜的声音似乎有些异样的涟漪,“这是……是我和贺随在一起了。”

  尤喜:“……哈?”

  她震惊地扭头看向霍嘉鲜,一脸“震惊我妈!”的你他妈在逗我的表情,半天都没反应过来。

  霍嘉鲜的指尖从唇上摩挲几下,随后缓缓拿开。

  “嗯。”她点点头,给了尤喜一个肯定的眼神,“就是你想的那样的。”

  “……”

  我艹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尤喜做了一个无声尖叫的口形,但碍于桌上还有这么多人,她的尖叫声只能拼命压抑在喉咙口,根本不敢大肆张扬。

  对面的跳跳虎还在勾着唐葫芦的脖子吹逼,史迪和冥灭窝在一边讲悄悄话,尼罗在和不知道谁打电话。所有人都没有注意到桌子这一角的动向。

  贺随不知道去了哪儿,尤喜的胆子大了一些,问霍嘉鲜:“刚才都发生什么了?你和姐妹我说说呗。”

  霍嘉鲜也没隐瞒,就把刚才在厨房发生的事情老老实实说了一遍。

  “……最后就是我答应他了。然后他亲了我一下。”霍嘉鲜喝了一口橙汁,“就这么简单。”

  “……”尤喜恨不得时间倒流回刚才,她亲自去厨房看个明白,“你他妈最重要的部分给我讲得这么简略?霍嘉鲜,你还是人吗你?”

  “哪里简略了?已经很详细了好不好。”

  “详细个头哦。”尤喜忿忿,“你们怎么亲的?你什么感觉?随神又说了啥?他现在去干嘛了?你又是为什么没多亲两下呢?等等等等!”

  霍嘉鲜:“……”

  “这些细节才是最最重要的。”尤喜声音不自觉地越来越大,“你表白他表白的谁想听啊!重要的是他亲了你!他亲了你!你懂吗?!”

  她说到激动处,根本都没有发现,房间里的交谈喧嚣声不知何时,已经消失了。

  所有人都在愣愣地看着尤喜,似乎被她刚才说的话震撼到了,半天都没反应过来。

  霍嘉鲜低

  低头吃着涮羊肉,一声没吭。

  房间里安安静静的,只有火锅汤在沸腾的噗噗响声回荡。

  五秒之后,跳跳虎先皱皱眉,迫不及待地开了口。

  “什么表白?”

  “还有什么谁亲了谁呀?”唐葫芦也是一脸八卦,“难不成……是嘉鲜姐?”

  尤喜:“…………”

  她下意识看了霍嘉鲜一眼,不确定自己要怎么说这件事。

  对方递给她一个“你他妈自己惹出的事自己解决吧”的眼神。

  “啊,是这样的……”

  尤喜的筷子不自觉地搅动了一下油碟里的酱料,正在拼命想措辞,却蓦然听见所有人的背后,贺随熟悉的声音响起——

  “大家,我要宣布一件事情。”?

  史迪边转头过去边好奇地问道:“随神你有什么事情要搞得这么隆……”

  “重”字还没说出口,史迪又是一愣。

  贺随这臭小子怎么杵着个手机对着自己呢?

  “你干嘛?”史迪顺口问了句,“拍嘉鲜的生日会视频呢?”

  “不是。”贺随回得干脆利落,“我在直播。”?!

  ——全场所有人脸上的表情就是这样的。

  就连冥灭的脑袋都一下子没转过弯来,更别说跳跳虎他们了:“贺随你做户外直播呢?怎么突然起了这么兴致啊。”

  “没有突然。”贺随直接越过他们,走到霍嘉鲜的身边,转成前置摄像头,“就是有件事想要和喜欢我的水友们宣布一下。”

  尤喜哪里还忍得住,毕竟这种事她一直都是冲在最前面的。

  她立刻翻出手机,也进了贺随的直播间看。

  果不其然,贺随话音刚落,直播间里的水友们都已经炸开了锅。

  【我透透透透透透透!!!爷一上来就看到这么劲爆的直播!!!!??】

  【我艹难道我要赶上官宣直播了!!!!】

  【啊啊啊啊啊啊啊我老婆是真的美,随狗你也是真的狗!】

  【我不信我不信我不信!只要随神没明说,我都不信!!!】

  【既昨天随狗在狗扑用跳跳虎的账号喷人之后,今天又来了官宣骚操作???随狗真的中了蛊吧???被下了降头吧???】

  【啊啊啊啊啊啊我的小仙女妹妹!!!可以!!!妈妈可以!!这门亲事我准了!!!快点在一起在一起啊啊啊啊啊啊

  啊!】

  【爷傻了。】

  【随狗不出手则已一出手惊人,直接拿下pcl第一美少女!!!我晕了!!!随狗太会了!!!】

  【我刚才已经看到虎仔尼罗史迪奇还有冥灭一副吃了屎的样子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随神你是真的狗!!】

  【虽然已经猜到了,但我还是没想到随狗会用这种方式官宣,爷真的要被秀吐了。】

  【所以明年世界赛是什么情况?今年兄弟场,明年夫妻上阵?】

  【我哭了我真的哭了!妈妈我磕的cp终于成真了!我做梦都要笑醒了!】

  【……】

  尤喜越看越激动,根本坐不住。

  她反手就用一张改名卡把自己的名字改成了【全网唯一官方认证cp粉头】,随后直接进贺随的直播间,瞒着大家偷偷摸摸砸了十架超级火箭。

  然后她顶着超级贵宾的牌子,又刷了一条大大的弹幕——

  【仙鹤cp给我冲冲冲!!!】

  贺随的房管和铁粉们都被这土豪的大手笔给震惊到了。

  【仙鹤cp爱了爱了。】@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老板大气大气。】

  【冲冲冲!!!】

  【就冲这礼物钱,cp粉头就定你了姐姐。】

  【……】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贺随没看弹幕,自然也没注意到有人送礼物。他都没说话,尤喜很自觉就把自己的座位让了出来,让贺随坐下。

  贺随冲尤喜微微点了点头,随后把手很自然地搭在霍嘉鲜的肩膀上,对着镜头道。

  “大家应该都猜到了我要说什么。但是今天我还是想正式在直播间宣布一下。”

  “我,贺随,pcl在役选手,游戏id名TT_suishen,从今天开始,就是这个女孩子的男朋友了。”

  餐厅里先是静默了几秒,随后爆发出一阵惊天动地的欢呼声。

  跳跳虎:“我靠!随神牛逼!妹妹牛逼!TT冲冲冲!”

  唐葫芦:“天呐啊啊啊啊啊啊啊!”

  尼罗:“不错。”

  冥灭:“你小子真的挺会啊。”

  史迪擦了擦眼角,忧伤地像个马上要嫁女儿的父亲:“可以,这门亲事,我准了!”

  在所有人的祝福与欢笑声中,贺随面对镜头,微微俯脸,在霍嘉

  嘉鲜的额上烙下深深一吻。

  尤喜眼疾手快,见状立刻滑出手机相机,记录下这一瞬间。

  霍嘉鲜没料到贺随竟然来了这么一手,害羞得差点没把脸整个儿都埋到贺随的怀中。

  火锅上空热气蒸腾,水汽氤氲,把这房间里每个人的脸都映照得有些模糊不清。

  在这震耳欲聋的起哄与吵闹声中,不知是谁说了一句——

  “快看,外面下雪了耶!”

  “真的下雪啦!”尤喜手里的镜头对准窗外,由衷感慨一声,“哇塞,好美啊。”

  霍嘉鲜半靠在贺随的怀里,也抬头向窗外看去。

  昏黄的灯光在纯白色的雪花上笼罩出一层朦胧的光晕。

  暖色调的雪片纷纷扬扬,像是冬日原野上才有的芦苇絮丛,飘飘洒洒,肆意纷飞,在冷风中卷出美丽的弧线。

  不知道为什么,霍嘉鲜突然有点想哭。

  也许……也许是因为这一刻,实在太过温暖了吧。

  以至于很多、很多年以后,她仍然能清晰地记得这一刻的感动。

  这是打职业的第一年,妈妈刚刚离开她的第一个冬天。

  是她十九岁的生日,所有朋友都陪伴在身边。

  也是贺随——这个从今往后她最爱的人——和她在一起的,第一天-

  贺随在直播间自己官宣的这件事,着实在各大平台和论坛上引起了一阵轩然大波。

  毕竟这一段时间,小仙女所受的非议实在太多,TT又处在被人质疑的低谷期,怎么看都怎么不应该在这时候搞出这种新闻来。

  职业女选手太少太少,小仙女横空出世,长得漂亮技术又好,本来就承受了很大的舆论压力。

  PGC的失利更把她推上了风口浪尖。

  在这节骨眼上,她忽然又和同队的明星选手谈起了恋爱。

  外头议论纷纷,都说TT估计从今往后就要开始走下坡路,随神已经完蛋了。

  不过类似的话,也没人敢拿到贺随面前去说。

  毕竟这只狗骚归骚,但从刚打职业开始,脾气就一向不大好。

  但凡有人在他面前说霍嘉鲜不好,来一个骂一个,来一双骂一双,不动手已经是他最大的恩赐。

  然而作为明星选手,贺随的人气实在是太高太高了。

  别的不说,就说他自己在直播间官宣和霍嘉鲜在一起的那晚,没过多久#仙鹤cp

  p#就冲上了热搜,他直播间里的热度也直接突破千万,创下了海鲜TV的流量记录。

  就连霍凛都听说了这事,还专门打电话来问霍嘉鲜,这他妈到底是怎么回事。

  彼时,霍嘉鲜正在直播,一边啃着苹果一边接起自家哥哥来势汹汹的电话。

  “喂,干嘛啊哥。”

  “怎么回事?”霍凛十分严肃,“我都不用看热搜,好几个基友就已经跑过来通知我了,你什么时候和贺随在一起了?我竟然是最后一个知道的?!”

  “额……好像是的。”霍嘉鲜诚实道,“对不起啊哥,太久没打电话了,我都忘了你。”

  弹幕都快被她这一副吊儿郎当的态度笑疯了。

  【小仙女原来对着自己哥哥都这么骚话连篇啊。】

  【有男朋友就忘了哥,仙哥实惨!】

  【我要是你哥,我会被你这样子气死的哈哈哈哈哈!】

  【哎,好奇哎,原来小仙女有个哥哥?之前都没人八出来过耶。】

  【兄弟你还信狗扑论坛的那些扒人帖呢?都是傻逼意.淫罢了,爷都懒得看。】

  【听哥哥的态度似乎对随狗观感不怎么好啊。】

  【要我我也不好啊,才几个月就把自家妹妹骗到手了,还让自己妹妹忘了有个哥?】

  【我好想知道随狗会怎么搞定这个大舅子哈哈哈哈。】

  霍嘉鲜瞥了一眼弹幕,提醒:“哥,我在直播,你说话稍微注意一点,别被人嘲笑了。”

  “……嘲笑?”霍凛咬牙切齿,“妹妹被人骗走,我是最后一个知道的——我特么都快被我基友嘲笑死了!我还怕这个?!”

  弹幕又是刷了一片的“哈哈哈哈哈心疼”过去。

  “好了别气了。”霍嘉鲜语气敷衍地安慰,“我直播间里的漂亮妹妹们都在安慰你,你好歹注意点形象。”

  提到漂亮妹妹们,霍凛总算收敛了些。

  他轻咳了一声,摆出一副家长的样子,问霍嘉鲜:“你什么时候带那个逼回家来见我?”

  他话音刚落,训练室的门一开,贺随刚好从外面进来,路过霍嘉鲜的电脑桌前。

  看见她正对着自己傻兮兮地暗笑个不停,贺随也笑了,问了句:“笑什么?”

  “……我哥问你什么时候去见他。”霍嘉鲜指了指手机,冲他做了一个“你别理这个傻子”的表情,语气却是认真严肃,“嗯?随神?你说呢?”

  ”

  直播间的水友们看到她的小表情,都笑疯了。

  【小仙女你是跟随狗学的吧???哈哈哈哈哈哈骚不过骚不过!!】

  【小仙女已经肉眼可见的逐渐随化!】

  【我真心希望哥哥立刻来看直播里的妹妹。】

  【哥哥真的好可怜,心酸哈哈哈哈哈。】

  【逐渐随化=逐渐骚化,大家有异议吗?】

  【神他妈逐渐随化哈哈哈哈哈!】

  贺随看了眼弹幕助手,基本上就能猜到刚才发生了什么。

  霍凛那边有些吵,都没听清楚这边在说什么,更不可能知道贺随已经走到了霍嘉鲜的声音。

  他还在大声地问:“哎?你在和谁说话呢嘉鲜?我可是在问你呢,你到底什么时候带那个逼回家来见我!”

  霍嘉鲜的手机似乎被另一个人接了过去,随后听筒里响起一个低沉的男声。

  ——“哥。”

  “?”霍凛愣了一下,“你谁?”

  贺随的语气很平静:“我是那个逼。”

  霍凛:“……”

  镜头前,霍嘉鲜的脸因为憋笑憋得太用力,都已经十分扭曲了。

  偏偏霍凛还在那边逞家长姿态呢:“哦,那你什么时候来见我?我不同意的话,你最好先离嘉鲜远一点!”

  “这件事,恐怕哥你没办法帮嘉鲜做主吧。”贺随意有所指,“我上次听嘉鲜说,你还挺喜欢玩王者的?”

  霍凛:“……”

  他虽然喜欢玩,但是游戏水平垃圾啊,王者都需要别人拖着才能勉强上,更别提到能去打巅峰赛的程度了。@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听这小子的语气,看来是知道了?

  他妹妹真是把他什么底都透出去了。

  “怎样?”霍凛警觉,“你想怎样?”

  “哥,你别这么紧张啊。”贺随笑了笑,“我好歹打了这么多年职业了,除了pubg,其他的选手也认识几个嘛。有空我介绍你和他们玩一下,随随便便搞个国服什么的?”

  霍凛:“……”

  【哈哈哈哈神他妈随随便便搞个国服。】

  【我已经能感觉到哥哥的内心在疯狂动摇了!】

  【笑死我了,心理学大师随狗。】

  【随神已经成功拿捏到了哥哥的软肋。】

  【哥哥内心os:这个逼好他妈懂我!】

  霍凛那边没说话,贺随又逼紧了一步。

  “怎样,哥?”他的语气透露着几分闲适与懒散,“你给句话呗?”

  霍凛半天憋出两个字:“……可以。”

  “那就这么说定咯?等会儿你加一下我的微信,我把他们的联系方式传给你?”

  霍凛已经彻底泄了气,声音和善了许多:“好的,谢谢哈。”

  “没事。”贺随的笑意里浸润了几丝狡诈,“那哥,我们下次见。”

  “行。”

  两个人挂了电话。

  霍嘉鲜看了一眼弹幕助手,全是在哈哈哈哈笑的,简直一片和睦。

  【你们有没有发现后来哥哥不再说这个逼了。】

  【哥哥:这个逼竟然要给我弄个国服?那我暂且忍一忍他。】

  【我要笑吐了!小仙女下次带随神见家长的时候记得开个直播啥的让我们饱饱眼福哈!】

  【哥哥的段位完全玩不过随神和小仙女啊,完全被玩弄于鼓掌之间哈哈哈哈。】

  【别的我不知道,随狗你这个逼是真的狗!】

  “ok了。”贺随将手机递还给霍嘉鲜,亲昵自然地揉了揉她毛茸茸的脑袋,“你哥应该不会叫我这个逼这个逼了——还可以成功加上他的微信。”

  霍嘉鲜由衷地举了一个大拇指,点头称赞。

  “高!实在是高!”-

  新年很快就到了。

  明明离得这么近,但一直挨到除夕前一天,霍嘉鲜才姗姗来迟地回了家。

  TT一队的队员里,除了霍嘉鲜和贺随,其他都是外地人,早都回家去了。

  过年的这十天算是他们一年中仅有的假期可以放松,跳跳虎他们早就说好,不打pubg不直播,就准备在家瘫完整个假期。

  霍嘉鲜也是这么想的。

  爸爸过年的时候也要处理公司的事情,一般都是哥哥和她一起过年。

  今年因为母亲过世,哥哥要出国处理海外公司的事情,也没办法回家。

  所以严格地说,今年这次春节,就要她一个人过了。

  尤喜刚回美国,知道她孤苦伶仃的小可怜要自己过年,心疼得很,直说怎么不跑去和贺随一起过年。

  霍嘉鲜撇了撇嘴,表面上很是不介意:“怎么了咯,又不是一个人过不了,我无所谓的。”

  ——但到底有没有所谓呢,也只有她自己心

  心里清楚。

  然而,贺随一直都没提起说要让她一起过来过年,霍嘉鲜觉得大概是他家里不太方便,所以就没多问。

  除夕那天晚上,霍嘉鲜给家里的阿姨早早放了假,自己随便做了些吃的。

  上回在西雅图做炒面的惨状还历历在目,她再接再厉,继续做了一锅难吃的面条出来。

  “日……”

  只吃了一口,霍嘉鲜就差点没破口大骂自己骂自己:“这他妈这么难吃,上次他们还吃完了?!就这么怕贺随那个逼啊……”

  说到最后,她又自己笑了起来。

  也不知道为什么,似乎和贺随在一起之后,她的脾气都好了许多。

  吃完晚饭,霍嘉鲜躺着刷了一会儿手机,看着电视里热热闹闹的晚会——明明之前说好不会觉得难过的,但是真的到了这样的时刻,她还是会觉得有点孤单寂寞。

  外面那么热闹。但这些热闹都与她无关。

  她打开微信,给贺随发了好几条消息。

  我男朋友天下第一帅:【男朋友在干嘛呢?】

  我男朋友天下第一帅:【我有点想你了TvT】

  我男朋友天下第一帅:【你们家里是不是很热闹呀。】

  我男朋友天下第一帅:【我今晚自己炒了面条吃,还是好难吃哦,我都想出去吃肯德基了ovo】

  我男朋友天下第一帅:【你在陪家人玩吧?不用回我啦,玩的开心~我自己去开个直播好啦!】

  消息发出,霍嘉鲜却没有立刻起身开直播。

  她依然躺在沙发上等了一会儿,都已经过去十几分钟了,贺随还是没给她回音。

  ……看来是真的忙。

  霍嘉鲜叹了口气,反观自己家冷冷清清的别墅,感觉到一种无与伦比的孤独。

  她慢吞吞上了楼,慢吞吞开了电脑,慢吞吞上了播,慢吞吞和水友们打了一个招呼。

  “哈咯大家,新年好呀。”

  语气里没什么精气神,看着就心情不佳。

  大概因为是除夕的缘故,大家都在打牌玩游戏看春晚,直播间里的热度都比平时少了一些。

  霍嘉鲜也没看弹幕,直接就挂上加速器上了pubg,开始一晚上的自闭单排之旅。

  【哇塞小仙女这么劳模?!除夕还在直播?!】

  【小仙女不看春晚嘛?怎么都不说话呀?虎仔上次说他春节期间绝对不直播

  播,我还以为要年后才能见到你们TT的人了呜呜呜呜。】

  【兄弟们,我觉得小仙女今天心情好像不太好的亚子。】

  【随狗竟然不陪老婆?该打!】

  【小仙女不哭,我们陪你!】

  【小仙女这是回家了?背景看起来好像不是基地。】

  【老婆让我康康你的闺房!!!】

  【兄弟萌,新年礼物刷起来,让我老婆开心开心!】

  【随狗呢随狗呢随狗呢。】

  【老婆说句话呀,你这样我好怕怕呜呜呜呜……】

  霍嘉鲜全程闭嘴。

  她跳了军事基地,直接就开始刚枪k头。

  一局十二个人头,她成功吃鸡。

  【老婆今天好猛。】

  【杀气好重啊小仙女,是随狗惹你生气啦?】

  【怎么觉得有一种老娘一夫当关你们全都得死的气势。】

  【仙女加油奥利给!!】

  【新年快乐呀仙女妹妹。】

  “谢谢兄弟们的礼物。”霍嘉鲜看了一眼弹幕,也懒得一一感谢礼物了,“今晚忽然觉得有点没意思,要么你们弹幕问我问题,我来挑一些问题回答吧。”

  【好的老婆。】

  【问一下小仙女和随神是谁先开口的呀?我觉得随神好像不是那种会先开口的人。】

  霍嘉鲜对着弹幕笑了一下:“谁先开口说在一起?当然是他咯。”

  【?】

  【我日???】

  【这骚狗竟然会先开口??我完全想象不到!】

  【对啊我也想象不到!!我感觉随狗是那种会暗戳戳等着你先开口但他就是会闷骚着死不开口的那种人!】

  【那你到底喜欢随狗哪点啊?我感觉他除了长得帅枪射得稳之外也没啥优点了啊!】

  霍嘉鲜:“……”

  她冷静地在直播间公屏上加了一排大红色的字【文明直播间禁止ghs】,随后才慢悠悠地回了这位热心水友的疑问。

  “他还有什么优点啊?确实不太想得出吼。”霍嘉鲜卖了一个关子,又狡黠地笑了一下,“不过我生日那天,他送了一辆八百万的跑车给我……我感觉,还挺心动的?”

  【???】

  【所以小仙女就是因为钱才和随狗在一起的???】

  【卧槽自己锤自己!捞女实锤!】

  【骗人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