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梦琪小说网 > 诸天我为帝 > 第四十九章 混世魔王 神而明之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梦琪小说网] https://www.mqxs8.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怎么我身边的女孩,都有一个六亲不认的父亲?”

  顾承没有多少诧异,脑海中反倒浮现出这么个念头来。

  冯蘅的老父亲冯笙,已是当世最大的汉奸,现在林朝英的父亲林玄清,还要更夸张!

  而冯蘅对冯笙感情复杂,林朝英干脆就是恐惧了,整个人开始颤抖。

  林玄清叹气:“是我对不起这孩子,她出身时,我正在宫内平叛,三十六洞主,七十二岛主,对我父亲服服帖帖的,我要接任宫主,他们全部叛了,无奈下,杀了一半立威,没想到连九天九部的姑姑姨姨们都不认同我,怀胎十月的妻子柔儿也站在她们一边,我更无奈,唯有杀了柔儿,证明决心,可怜这孩子一出生,就没了娘亲,还受了我半掌,火阳入体……”

  这番话娓娓道来,语气中充满了对女儿的怜惜与歉意,所说的事情,却是灭绝人性。

  恍惚间,更有股滔天血浪,扑面而来。

  林朝英痛苦得捂住脑袋,顾承抱住她,冷冷地看着林玄清。

  “对了,忘了说,我爹是逍遥派第三代掌门人虚竹子,他俗家姓林,却喜欢以这少林法号自称,我嘛,就是第四代啦!”

  林玄清伸出拢在袖中的左手,大拇指上戴着一个扳指,正是逍遥派掌门信物,七宝指环。

  顾承目光一凝:“这是虚竹子传给你的?”

  “不是,我抢的!”林玄清把玩着七宝指环:“那次我失败了,被迫逃下天山,等了足足十年,才有机会,我父亲带着这孩子下山,走遍千山万水,寻找解决火毒的办法,我出面向他认错,他信了我,一起寻到临安外的古墓,以火脉寒玉冰封十年,阴阳调和。”

  林玄清笑了起来,得意地像个孩子:“就是那时,我趁着他精疲力竭,夺了他三百年功力,逍遥派掌门就是我的啦!”

  见顾承不说话,林玄清谈兴极浓:“我从小生活在飘渺峰灵鹫宫上,一直想出去看看,二十岁逃下山,却发现外面的人都很弱小,但他们占据着很大的地盘,前呼后拥,好生威风。我回去问父亲,为什么我灵鹫宫里有那么多江湖中所谓的高手,却要缩在小小的地方?他跟我说了一大通道理,我觉得不对,跟他辩论,他说不过我,我打不过他,再也没法下山了!”

  林玄清看着顾承:“殿下就比我幸运多了,你虽然成长在小小的皇城,却有千里河山等你去继承,我想要得到更多,只能自己去争取了!”

  “虚竹和银川公主,居然真养出这么一个混世魔王般的儿子!”

  即便已经从段誉口中问出,那令其极度厌恶的人是虚竹之子,顾承也想亲眼见识一下。

  这一刻,他彻底否认了自己之前的看法,林玄清与傅采林截然不同。

  奕剑大师生怀一种对生命的热爱与追求,林玄清的骨子里,则有一种践踏规则的桀骜与残忍。

  林玄清说着叛父杀妻,灭绝人性的话,毫无遮掩,毫不羞耻,是因为凡俗的善恶道德观,于他而言都是无物。

  是为真正的百无禁忌!

  然而顾承平静的反应,也让林玄清诧异了:“你与我见过的所有人,都不一样呢!”

  “暗施精神秘法,想用言语激我,让我怒意勃发,露出破绽?六识之境,岂是此世的小手段能够撼动?”

  顾承轻柔地抚摸着林朝英披肩的长发,这女孩眉宇间的痛苦逐渐散去:“你灭绝人性,确实该死,但究其根本,这是你们的家事,将来她若要向你报仇,我会帮她,她若是愿意放下,我也支持!”

  “哈哈哈哈!”

  林玄清闻言微微一愣,突然放声大笑起来:“好个家事!你比起那些满嘴仁义道德,替天行道的所谓正派人士,要强上百倍,如果不是你的一切令我嫉妒,我还真就不想杀你了!”

  顾承也笑了:“你当然要嫉妒,你费尽心机,也只能在日薄西山的西夏,做个可笑的一品堂主,夺了你父亲三百年功力,自以为天下无敌了,结果却连皇宫都不敢进!”

  说到这里,顾承凑近林玄清,似乎要贴着他的耳朵说出最后一句话:“何况你的三叔……”

  话到一半,陡然出拳。

  古墓一战中,王重阳静如婉约处子,动如九天之神,动静间的变化已是近乎登峰造极。

  但相比这不可思议的一拳,也成了小儿科。

  只因前一息还毫无征兆,下一刻顾承全身之力就彻底爆发开来。

  他体内似乎有五个漩涡,齐齐席卷出汹涌澎湃的力量,又如五条神龙长吟,拳风笼罩之下,空气都被压成炮弹,轰然砸落,天地间仿佛响起五道接连不断的晴天霹雳。

  轰!轰!轰!轰!轰!

  “好个大宋太子!”

  林清玄也没想到顾承就这么动手了,微微动容,五指一并,一掌迎上。

  嘭!

  一拳一掌相碰,时间于这一刻凝滞,万物似乎都静止下来,世间只有彼此。

  顾承身体在上,俯视林玄清,林玄清坐在桌边,仰视顾承。

  两人的眼中都没有丝毫怒意,趋至一种绝对冷静的状态。

  显然先前一番心理交锋,谁都没受影响。

  但顾承还是占了大便宜。

  他几乎是贴着林玄清的身子出招,动用的正是练膜篇成就后的秘窍爆发。

  想想顾承之前力压利空法王的景象,这一拳五连爆,相当于连续打出五记千斤之拳!

  如果这里的人换成韩?腚校?峙铝?壁ふ嫫?祭床患暗鞫??突岜挥采??虮?

  林玄清显然也无法承受这股力量,开始后退,姿势却极其古怪。

  整个人连带着身下的杌凳一起后退,平移着一路向着船头而去。

  与此同时,轰隆轰隆轰隆,以画舫为中心,原本平静的湖面瞬间波涛汹涌,五道巨浪先前翻卷起来,周围的游船一片惊呼,噗通噗通的落水声不绝于耳。

  顾承的脸上终于变色。

  因为他排山倒海的拳势,打向林玄清的手掌,却是撞在一堵无形的气墙上。

  两人看似一进一退,从中央一路推至船头,脚下的甲板被梨出两道深深裂痕。

  但顾承很清楚,他的拳头至始至终都没有真正打到林玄清身上,而是被那股气墙吸收、分化、挪移、卸开。

  就这么一堵无形的气墙,北冥神功、乾坤大挪移、九阴真经,世上一切高深武学的特性好像都展现出来,合力一起化解他的攻击。

  顾承知道,这是错觉。

  除了北冥神功,其他武学林玄清都不会。

  但武学修炼到至境,一切也都俯拾即是,一法通,万法通!

  而这一刻,当林玄清潇洒自若地站起身来,他真的体会到,百年前天龙四绝面对扫地僧时,那种轻描淡写间落败,甚至不敢相信亲眼所见事实的荒谬感。

  神而明之!神而明之!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