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梦琪小说网 > 重生都市之天下无双 > 第494章 你真的是我爹?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梦琪小说网] https://www.mqxs8.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飞遁几千里后,只见他浑身光华闪烁,一层银月色光霞将身躯罩住,随后换成紫色衣衫,几条蛟龙伴云飞腾。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陆寒全身上下,都被一层淡淡的霞光遮蔽,没有半点法力和气息外泄,从外看去就像最普通的青年秀才。

    此外还对头部进行了加强禁锢,他目前的神魂太强大了,此界已无敌手,仙镜里偌大的广寒阙,一砖一瓦都能看得清晰。

    按照时间推算,子车媛距离第二次被谴责申饬,还有不到七八天的时间,陆寒的谋划徐徐展开。

    大人物崛起的过程,必定伴随血雨腥风,西荒是要先被拿下的,估计那些超级宗门,早就盯上自己许久了。

    就算没人来惹他,也要先后上门‘拜访’一二,既然都遵从强者,那么继续这个传统就很好,臣服他陆寒也没有错。

    三日后,城主府。

    子车飞雄才喘口气,作为大城至尊,竟然还要处理日常琐事,这是修士的悲哀,也是享受无上修炼资源的代价。

    “启禀城主,有人送来一封信,随后事情紧急。”

    忽然从外面走进个护卫,急匆匆到桌案前,递上一张银月色符篆,子车飞雄顿时颇感意外。

    不但是这张符篆很特别,几乎从没见过此类信符,还疑惑对方为何没有亲自前来,是谁有这么大的架子。

    “那人什么模样?”

    “是个小女娃,还吃着串糖葫芦。”

    拿在手上后,符篆正面是个苍劲的‘秘’字,子车飞雄轻轻叩击桌案,接着就转身去了密室。

    作为苍元境尊者,敌人想在信符上做手脚,根本无从伤害到他,这一层已经被滤掉,那就是内容却有,需要谨慎对待了。

    还未等子车飞雄落座蒲团,手上符篆忽然开始增温,表面越来越热,片刻后就发生巨变,直接化为十几个大字。

    ‘明日,三千里外云家坳,为你女儿,陆!’

    “好!果然真的来了,你有种,但愿能干掉该死的魔灵。”

    子车飞雄顿时眼前一亮,立刻知道是谁写的,一年前那人拒绝并离开,如今似乎更有把握,他拭目以待。

    只有那丫头还在郁闷中,自己忍着没有揭破,就是为了一击必中,能让魔灵感到危险的人物,破天荒头一遭出现,这机会千载难逢。

    陆寒到了云家坳的一户地主家,在这上千户的村庄里,云家占据三分之二的姓氏,这一户的地位只能算作中上等。

    没有朝廷y威和盘剥,没有狗官压榨,已经相安无事很久,穷有三餐富无狠毒,三乡五里都很和谐。

    四菜一汤都已经端上来,家主亲自作陪,对陆寒这个游历的年轻人很敬佩,听闻他已经走过几十万里乡土,更是啧啧称奇。

    只需说上几段各地的风土和见闻,就能引发热烈讨论,若要扯上几个仙家,更能引起这家人的兴趣。

    偌大的村落里,能出去修仙的仅有三四人,最厉害的还是个筑基期,陆寒了解后就嘿嘿一笑,说他也曾经和仙家学过几种防身本事。

    然后,突然从指尖上升腾的火球,以及凭空原地消失,甚至地面的花草呼吸间增高三倍,都能引来阵阵惊呼。

    一夜转眼过去,这家人不知陆寒何时走的,只发现门廊上有一把迷你小剑的刻痕,几乎非常逼真。

    村外草坡上,两个身影对坐,都在彼此打量对方,陆寒面前的是个中年大叔,约有四十岁左右,实际年龄无法推测。

    作为九华城之主,并没有那份霸气威严,子车媛大小姐的鼻子和双眼,在这人面庞上有些相似痕迹,一身浅黄色锦缎长袍,绣着的全是鱼鳞。

    “这一年来,你的事我都已经查清,还可以!”

    特喵的,第一句话就是这个,没事撑得吧,陆某做事还用你评价,笑话。

    “陆某不废话,要救你的的女儿,并且打开那山古门,就拿出一种像样的压箱底大神通,我要学会才行。”

    子车飞雄闻言,顿时皱了皱眉,这是什么鸟计策,自己还未坐稳,就要把秘术献出出一种,年轻人好疯狂!

    他没有说话,一丝愠怒已生,目光有些冷,知道这个青年肯定还有话未说完。

    “第二,陆某尽量模仿你的气息和威压,而你要在这,或者去更远的地方住几天,由我去给子车媛当爹,才能靠近那魔灵。”

    “这样也行?”

    差点被噎住,子车飞雄蹙眉瞥了陆寒一眼,也瞬间明白他的意思,口气似乎不容反抗,似乎却无其他妙法行事了,但总有些异样。

    “成把握,剩下的留给苍天,要尽快决断!”

    “额……那回报呢?”

    子车飞雄发现,他无论怎样查看,都看不透面前的年轻人,那对瞳孔的确和本地修士有差别,但也和星外异族不尽相同,第三人种?

    承诺的成把握,几乎算作稳操胜券了,无论这位陆大师谦虚还是狂傲,加上后者减去两成,仍旧胜算很大,然后就该他九华城酬谢了。

    “不要回报,以后陆某做事,九华城乖乖的就好。”

    这是什么意思?

    信息量绝对很丰富,子车飞雄忍不住缩了缩瞳孔,总感觉要出大事的节奏,他感应到有王者的气势在对方身上散发。

    大事?能有多大,呵呵!

    “成交。老夫只需把‘玄绝冥狱功’前三重给你,并暂借出两样东西,还有和那丫头的交流习惯,几乎就能以假乱真了。”

    两日后,某处山林秘地,恶风扑面啸声不绝,阴惨惨的气氛中,几个鬼甲将士虚影来回窜动,中间是个青年,不断掐诀指挥。

    ‘轰轰轰……!’

    周围百丈内狼藉一片,上千棵树木东倒西歪,都被齐刷刷从根部斩断,还有两个鬼甲将士徐徐悬浮在虚空,良久后才悄然散去。

    “哼!那些说你是星外异类的,死一百次都活该啊,这么快就把前两重的精粹领悟透彻,我当年也稍逊一筹。”

    “陆某也玩阴属性功法,凑巧而已,哈哈!”

    看见子车飞雄一脸不信,陆寒也耸了耸肩,这功法是阴属性,却走的刚猛道路,用瞬间的凶狠灭敌,有点后继乏力,不知修炼大成如何,但是他才不稀罕。

    先到手的是一块鱼丝锦帕,上面有美女盈盈,右上角云雾飘渺,有座琅琊古庙欲隐欲现,味道仍旧存留淡香,还有一丝别样味道。

    “老掉牙的情爱之物,她娘竟然远游了,抛夫弃女之举,这娘们绝对是有大手段之人。”

    “做好你应允的事,其他的休要废话!”

    望着面前另一个子车飞雄,城主大人有些恼怒,竟敢当面数落自己的夫人,真当自己很强吗。

    九华城的至尊令牌,竟然是椭圆形的紫玉珏,本来分开的两块,被特殊方法强行合并到一起,触手冰凉舒服。

    但是在陆寒将自己一滴精血注入的刹那,明显感觉子车飞雄抽搐了几下,若他知道从此以后,自己就是铁定的副城主,可以在领土上随意呼来喝去,能行驶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绝对权力,恐怕会兴奋的疯掉吧。

    子车飞雄心疼的呲了呲牙,又交代了几句注意的细节,连城主府地图都画出来,反正??掳肷危?钡铰胶?硐殖龊懿荒头常?爬浜咭簧??辉度ァ

    一个小崽子,竟然在自己面前如此放肆,若非为了女儿,一巴掌直接呼死之,哼!

    …………

    哈哈!小姑娘,看陆某怎么戏弄你,我霸天虎又回来了,快来迎接‘爸爸’。

    陆寒对自己体型的变化还未适应,飞遁起来都很不舒服,阻力大大增加,而且抬手投足间感觉肥肠臃肿。

    距离城门还有几百丈,护卫已经站的笔直,齐刷刷向自己行礼,他遵照子车飞雄的叮嘱,制度点头两次即可。

    一路到达城主府,占地五十里的恢弘气势,以及十多个元婴境护卫,外加大阵保护,给人一种城中之城的震撼。

    忽略掉下属的问候,陆寒发现一个身影,正从小门匆匆进去,身穿紫花流云小袄,那是子车媛的丫鬟,都具有元婴神通。

    “小姐,城主回来了,不知去了哪里,三天时间推算,应该距离不近。”

    “谁管他那些烦心事,那个方向还没消息吗?”

    子车媛噘着嘴,把玩着手里的茶杯,根本心不在焉,斜眼瞥了进来的丫鬟一眼。

    “螺旋紫海的人一直追查呢,但是听闻那位飞遁出五万里,就转向东远去,似乎去了中州,他不可能炼制出法华丹的。”

    “嗯!纳元商行的胖子也说他是最大的败家子,但他们也不是好东西,得了四瓶绝神丹还嫌不够,我这些留着以后自己吃呢。”

    原本还有些期望的眼神,顿时彻底黯淡下去,那家伙真的不来九华城了啊,以至于后面几句话怎么蹦出来的,她都浑然不觉。

    “商人逐利嘛!居然将中品绝神丹炒到五千灵石的高价,但奴婢还是提醒小姐,等你修炼到那等境界,手里的四瓶丹药恐怕早就效果……”

    “大小姐,城主让你过去一趟。”

    丫鬟还未说完,门外响起护卫的喊声,子车媛置若罔闻,半晌才‘喔’了一声,传信的脚步早已远去。

    “唉——!彻底完了!”

    当美女有气无力的出现在后院大厅,‘子车飞雄’正襟危坐,脸色满是严肃,桌案上的茶杯里空空如也。

    陆寒再次见到子车媛,心中微微惊吒,才一年时间而已,佳人儿又瘦弱倦怠不少,美貌已经黯淡三分,此刻已经强颜欢笑。

    “见过父亲!”

    “嗯!有段时间没喝过浣浣泡的茶了,今晚可要过足瘾才行,另外有几件事要问你。”

    “嗷!”

    看见壶内沸水还在翻滚,子车媛一愣,以前自己泡茶,里面都是冷水,因为滚开水抛出的茶并不好喝,父亲根本不会横插一杠子。

    只见她上前拂了拂,寒霜腾腾涌出,立刻把茶壶包裹起来,余光瞥了座位上的身影一眼,嘴巴不自禁的又撅起来。

    “最近好多女修士,都流行寻觅休闲伴侣,意欲从双修中多悟出些大道法则,从而争取加快进境,浣浣的境界可是低得很呐。”

    “这怪女儿吗?分明是你和娘亲的问题,还有那该死的魔灵,否则我早就是元婴中期强者了,女儿才不嫁人,双修这种脸红的话莫要再提。”

    茶壶内的水迅速冷却,子车媛一边放茶,一面冷脸回绝,冷却下来的水泡茶,仍旧达不到最佳效果,可是本小姐没心情。

    “那我就放心了,听闻陆寒正要去流云城,那里有几位美女向其抛出了橄榄枝,有意以身相许,你也知道流云城全是美女,啧啧啧!”

    ‘啪嗒!’

    茶杯裂了一个,水流开始在桌面乱窜,子车媛呆了呆,木然的换了一个杯子,‘子车飞雄’仿佛没看见,心中却很爽。

    “喔!”

    “其实,他在去陀螺紫海前,在城内和我见了一面,旁敲侧击的问我,令媛将来有无出阁的可能。”

    “什么?父亲怎么说的?”

    方才还呆愣的子车媛,忽然非常吃惊,将一杯茶递过来,神色莫名紧张起来,瞪眼睛看着他。

    “嘿嘿!为父乃巨城之主,我的女儿倾国倾城,若有天才之人,当然会考虑出阁从夫可能。”

    “他呢他呢?”

    咦?我再说陆寒,你似乎很着急的样子,这和你有关系吗?你这是什么态度?

    “为父还未说完,我又说道,混坤大陆绝顶资质的虽然稀少,但也屏蔽名叫陆寒的人之外,然后他就走了,哭得很伤心。”

    喂喂,怎么没动静了,‘子车飞雄’要端起茶杯,就见‘女儿’站在那,像仇人似的盯着他,咱们父女之间有误会吗?

    陆寒也静静看着美女,忍住心中好笑,当了一回爹,自然不能放过机会,要把这丫头的芳心弄清楚。

    “你……你确定是我爹?我要去找娘亲,我要娘亲回来,呜呜呜……!”

    子车媛拿腿就跑,眼泪吧嗒吧嗒向下掉,哀怨的呜呜大哭,好像被最亲的人推进火坑。

    “胡闹!我们和魔灵间和平共处,对魔灵有危险的,就要彻底驱除,不捏死陆寒已经仁至义尽,你要去哪?”

    ‘喂喂,我不是你亲爹啊,我就是陆寒——!’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