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梦琪小说网 > 极道真主 > 第三章 长刀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梦琪小说网] https://www.mqxs8.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客人?客人?”

  迷迷糊糊中,宋玉听见有人在与自己讲话。

  他的意识因此逐渐复苏,眼前的视野逐渐清晰,耳廓传递进来的声音从弱到强也越来越杂乱,其中大部分都是那些吵闹激情的音乐声。

  当他睁眼后,映入眼帘的赫然是那名穿着调酒师制服的中年男子。

  “我……”

  “又一次死了?”

  宋玉神情恍惚,喃喃自语着。

  “客人,需要来一杯美酒解解压吗?”

  吧台上的中年男子调酒师看见他这副心不在焉的样子,以为是遇见了什么糟糕的事情。

  “不用了。”

  宋玉牵强一笑,随即离开了座位,走出了酒吧。

  外面清冷的微风依旧从远处袭来,川流不息的车辆持续不断的从街道上飞驰而过。

  “不会错的,这是第三次了。”看着熟悉的场景,宋玉深呼吸了一口气。

  接连的情景再现,已经让他确认了自己拥有时光倒流这一bug性质的能力存在。

  同样的。

  还有那诡异犹如恐怖片般的死亡方式。

  23:12。

  “得想个办法。”

  看了一眼手机屏幕显示的时间,宋玉脸色逐渐凝重了起来。

  尽管能时光倒流,但死亡的危机却并没有摆脱。

  那个“东西”,似乎是冲着他这个人来得,没有随机性也没有任何规律。

  在不了解那“东西”究竟是什么的前提下,一味的逃跑是没有用的,那么现在留给宋玉的便只有两种选择。

  1、报警或者是请求他人的帮助

  2、正面面对那个“东西”,凭借他这具身躯前主人所不知道的“秘密”。

  是的。

  宋玉现在可以肯定,他的这具躯体里一定拥有着某种连前主人都尚不知道的“秘密”。

  不然之前身体那猛烈的发烫甚至形成了通红烙铁,根本就不是正常人类所能承受住的,而宋玉当时不仅承受了下来,甚至于还未受到任何损失。

  简直是天方夜谭。

  “冷静……冷静……”

  想到要正面面对那个“东西”,宋玉的内心便开始不平静了起来。

  他再次深呼吸了几口气,站在街道上闭上了双眼,开始仔细认真回顾着埋藏在脑海深处里的那些残破记忆。

  随着时间的流逝。

  一些早已获得的残破记忆开始逐渐清晰,在他脑海一一呈现。

  “卧室……箱子……”

  “刀剑?!”

  残破的记忆画面停顿在一个颜色深沉、充满了年代感的破烂木箱上。

  “那个木箱里装着的东西,好像就是这具身躯前主人以前一直练习的刀剑。”

  宋玉睁开双眼,右手悄悄握拳。

  “出租车!”

  之前载他前往酒店的那辆出租车再次行驶而来,宋玉急忙招手。

  “去荣耀高级公寓,麻烦师傅你用最快的速度,我付双倍车费!”

  刚一上车,宋玉便急忙开口道。

  只因为前两次那“东西”出现的时间点,皆是在23:45以后。虽然不知道这是不是一种规律,但总得试一试才行。

  “好勒。”

  出租车司机欣喜答应。

  荣耀高级公寓距离出发的目的地并不远,再加上接近凌晨街道通顺并无任何堵车现象,因此,不过数分钟的时间,宋玉便来到了自己的公寓楼下。

  尽管此刻临近凌晨,但荣耀高级公寓大多数楼层依旧是灯火闪耀,通明一片。

  宋玉抬头看着自己所在的那一楼层,注视着陷入黑暗中的阳台,下意识咽了咽口水。

  犹豫了几秒时间后。

  他迈出了自己人生中最重要的第一步。

  ……

  ……

  “是这个箱子吧?”

  被灯光照耀的卧室里。

  宋玉从衣柜最角落里扒拉出来了残破记忆画面里的那个破烂木箱。

  与记忆画面中的一样,木箱十分破烂甚至于在扒拉的时候掉落下来了不少木有屑,一些地方甚至是被破开了一道道缝隙,暴露出来了里面的黑暗。

  23:30。

  再次看了一眼时间,宋玉便把手机放在一旁,双手慢慢打开了散发着霉味的木箱。

  吱吱!

  木箱发出了刺耳的吱戈声。

  旋即。

  暴露在宋玉视野里的,赫然是两把长度不一的刀剑。

  剑呈断剑,整体通黑,不知是因为什么原因上面布满了密密麻麻的深黄铁锈,使得剩余的断剑部分只有区区数十厘米之短,看上去平平无奇毫无任何特点。

  刀呈苗刀,整体银白,长一米二,似乎是保存的很好,在房间灯光的照耀下,其刀刃隐约闪烁着点点寒芒,看上去十分锋利。

  “断剑?”

  宋玉看着木箱内的那柄生锈的断剑,微微一愣。

  他右手伸出,触摸着那把类似于苗刀一般的长刀。

  就在他刚刚触摸到刀身的那一刹那。

  突然间!

  “唔!”

  宋玉忽然间咬紧了牙关,脸色痛苦,原本白皙的脸蛋瞬间通红。

  “好热!好烫!”

  他松开右手,整个身躯直接蜷缩在了一起。

  不过顷刻之间。

  宋玉的额头便溢出来了大把汗珠,而皮肤更是如之前一样,变得如烈焰铁锤不断捶打锻造的烙铁一般。

  滋滋滋!

  一缕缕乳白气体开始渐渐从他的身上散发,卧室内的温度也因此在急速上升,犹如身处于桑拿房。

  “水!水!!”

  思绪混乱的宋玉脑海只有这一个念头。

  他刚想起身,突然像似意识到了什么一般,双手伸出,一把抓起了破烂木箱内的断剑长刀。

  随后。

  他急忙冲出去了卧室。

  也就是在这一刻。

  他被烫到失去理智的脑海浮现出来了清晰的记忆画面。

  且竟然是以诡异的第三人称演示。

  身体变得如烙铁外加上让人撕心裂肺的头疼,种种痛苦加杂在一起,使刚冲出去的宋玉顿时跌倒在了卧室门口。

  [玉儿……]

  清晰的记忆画面里。

  他这具身躯的父亲不知何时站在了他的床前,轻轻自言自语呼唤了一声。

  那看不清的模糊五官,以周围扭曲蠕动的环境,使画面看上去十分诡异。

  “这是……”

  跌倒在地上的宋玉紧咬着牙关,表情开始恍惚,米粒般大小的汗珠不断从他脸颊上滑下滴落。他如烙铁般通红的身躯还在不断持续升高着温度。

  就当他坚持不住,快要晕厥的时候。

  宋玉身后的阳台窗帘无风起浪,如同群魔乱舞一般,在疯狂肆意的大幅度摇晃。

  紧接着。

  刺骨般的寒意袭来。

  瞬间便笼罩住了整个客厅。

  “咿呀!”

  炎热与冰霜对持的客厅内,响起了一道分不出是男是女的诡异恐怖声音。

  ““它”……”

  “来了。”

  被滚烫身体弄得快要晕厥的宋玉因为那股刺骨的寒意逐渐袭来,而慢慢恢复了理智。

  他目光上移。

  赫然看见了那一抹无风飘忽的白袍。

  “在上面!”

  在看见的那一瞬间,宋玉神智瞬间清醒。

  本能欲望驱使着想要掌控滚烫的躯体进行躲避。

  只是没有想到的是。

  这一想法刚刚诞生。

  他那如烙铁般通红的躯体便瞬间一闪,空气顿时被烫得炙热。

  再次出现时。

  宋玉竟然来到了阳台边,且双腿站着,双手分别握着断剑长刀。

  铛!

  也就是在他躲闪的那一刻。

  原本他所跌倒的位置竟然出现了一道长约一米的巨大裂痕,且裂痕平滑没有丝毫凸起,像似被人用什么利物瞬间给劈出来的一般。

  “哈……哈……”

  身躯滚烫通红的宋玉大口大口喘息着。

  “刚刚……是怎么回事?”

  他茫然的看着地砖上的那一道巨大裂痕,除此之外,出现在他视野里的还有一大片白袍以及下面的一双如寒霜般皮肤颜色、脚裸穿戴着淡黄铜圈的恐怖小脚。

  是它……

  宋玉心神恍惚,视线渐渐上移。

  与此同时。

  他脑海内的清晰记忆画面发生了变化。

  只见这具身躯前主人的父亲右手食指轻轻触碰了一下床上陷入沉睡中的宋玉额头。

  [术法封印。]

  他口中念念有词。

  另一边。

  当宋玉抬头看见了那白袍主人后,瞳孔顿时放大。

  只见那白袍主人的脸上竟然没有没有任何五官,就只有一张诡异的青色死皮展露在上面,此外,白袍身后的漆黑长发无风飘浮着,一眼看去,足足有数百根粗壮如绳子一般的黑发在不断摇晃。

  尽管没有任何五官。

  但宋玉依旧能感觉到。

  那白袍……

  好像是在诡异的微笑。

  [解!]

  当脑海清晰记忆画面里,这一个字落地后。

  轰隆!

  宋玉只感觉自己体内一阵轰响,犹如雷鸣狂震一般。

  下一秒。

  他如烙铁滚烫通红的躯体瞬间恢复为了正常肤色,化为一股股温暖的热流尽数涌入了他的丹田内。

  “这是……”

  宋玉楞在原地。

  而他左手握着的生锈断剑则是悄悄褪去了一些铁锈,暴露出来了凶芒。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