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梦琪小说网 > 柳欣妍唐敬言 > 第136章 收网(三)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梦琪小说网] https://www.mqxs8.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如果唐敬言愿意的话,张盈盈倒是愿意如昨晚一般,继续和他同床共枕的,但管家委婉转达了唐敬言想要换一间客房住的意愿。

  若有唐敬言在,张盈盈还算勉强有委屈自己的理由,没有唐敬言作陪,张盈盈一个主人自然是不可能会住在客房的,客房既然是给客人准备的,自然不如她自己的屋子来得舒适。

  因为滕老爷不请自来,打算转天和他好好说说道理的张盈盈好好休息了大半天,第二天依照约定时间准准地到了约定的地点。

  张盈盈推门而入,才刚与腾老爷打了个照面,还没来得及开口,就听滕老爷怒气冲冲道,“怎么回事?不是早就已经说好了吗?尾款全都存到隆盛钱庄,为什么还非要我千里迢迢地赶到柳镇来?”

  张盈盈之所以敢冒天下之大不韪做这种随时可能搭上性命的生意,就是因为挣银子快且多,这么大一笔银子,即便是换成银票也难免是厚厚的几叠,换成真金白银就更打眼了。于是两人在搭伙做生意之初便有了约定。

  两人的银钱往来不走现银,全部经由张盈盈在隆盛钱庄的户头走账,取款的印鉴从一开始就放在滕老爷手里头。为免印鉴丢失或破损的意外情况以及确定支取款项的时间,张盈盈会及时命人编写藏头信,在信中告知滕老爷取钱的暗语。

  未能完全恢复依旧觉得浑身酸疼的张盈盈听了滕老爷的指责出离愤怒,觉得他这是恶人先告状,狠狠拍了把桌子就扶腰站了起来,“什么我要求的?明明是你小家子气,一个大男人,几天就给我写封催款信,我就问你,我们都做了这么多年生意,我什么时候少过你一个铜板?这回要不是官府突然横插一手,我早就……”

  话说到一半,张盈盈忽然就出了一身的冷汗,“你说,是我给你写了信,让你来柳镇拿尾款?”

  “……是,难道不是?”见张盈盈神色不对,滕老爷也被带得紧张了起来,本来做不正当买卖的人就容易草木皆兵。

  张盈盈微微抬头环视了周遭并不熟悉的摆设,“那这个地方呢?是你想到的,还是……也是我在信中说的?”

  “是你在信中说担心咱们原来见过面的地方被有心人察觉,这回换个新的见面地点。我想着柳镇是你的地盘,听你的总是没错的。”

  “我的地盘?”张盈盈惨笑一声,“普天之下,莫非王土。我们……完了。”

  稳操胜券,一切尽在掌握的人从不破门而入,听屋内的谈话已然告一段落,林枫眼神示意瑟瑟发抖的伙计把房门推开。

  曾经,她被众人簇拥在门外,他为笼中鸟,此刻,他一身明证身份的飞鱼服,而她,成了瓮中鳖。是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么?并不是,从头到尾,这都是一个圈套,而她,乖乖地入了套。

  “居然是锦衣卫?我的面子倒是大。”

  林枫默默地想,不是你的面子大,是你荷包里那些银票的面子大。

  “你最初要笔墨纸砚,不是为了作画吧?是为了找机会进书房,模仿我的字迹么?罢了,您纡尊降贵,连美男计都用上了,我认命,认栽。此去京城,路途遥远,万一路上确诊我有了身孕,能让我把孩子生下来吗?”

  “带走。”从头到尾,唐敬言都没给张盈盈哪怕一个眼神,之后,也只说了两个字。其实他根本没必要过来,但他还是来了,他只是来确认这个狡猾的女人没有逃脱的可能性了。

  把唐敬言的沉默当成了拒绝,张盈盈突然大喊出声,“你就那么狠心吗?那也是你的孩子!”

  即便在场的锦衣卫都是唐敬言从京城带来的,但知晓他在柳镇所有行踪的也只有寥寥几人,是以张盈盈这话一出,除去林枫之外的好些锦衣卫脸上的表情都很微妙,带着些敬佩,夹杂着可惜以及不可置信。

  “大人也……太拼了吧!”不知是谁,小声嘀咕了这么一句。然后,好多人都默默地点了点头。

  萧飒看了眼疾步离去的唐敬言和紧随其后的林枫,有点儿小羡慕,抬手搭住了杜航的肩膀,“一路将他们押解到京,咱们只怕来不及喝大人的喜酒了。”

  自到唐敬言身边当差之后,杜航十分有上进心,这回唐敬言把押解人犯入京的任务交给他们,他心里既紧张又兴奋,虽然喝不上喜酒确实有些可惜,但这会儿若是让他和林枫掉个位置,他反正是不愿意的。

  “你就这么想喝大人喜酒?那容易,大人他们还没走远呢,你这会儿马上骑马去追,就说你要和枫哥换一换。”

  正常需要大半个月的路程,压缩在几天之内策马跑完?萧飒光想都觉得累得慌,还是和囚车一块儿慢慢入京吧。大人的喜酒来不及喝,到时候喝小公子的满月酒也是可以的。

  “咱们赶不及没关系,大人能赶得及就好。”

  ……

  ……

  自抱回了三只大雁之后,柳家近来有些小热闹。因为元宝去蔡大娘家玩的时候,顺便把蔡家的孙辈给带回家来了,来柳家看看新鲜。

  鸡鸭鹅都是常见的家禽,至于大雁,虽然和鹅长得有些形似,但看起来终究是有些不同的,特别好看,也特别凶。吓得孩子们哇哇大叫,但还是锲而不舍地来串门,大约孩子们小,图的就是那份新鲜兴奋劲。

  怕大雁伤了柳欣妍,捆扎大雁的那些锦衣卫下手一点儿都没有留情,给它们的爪子,嘴都捆得很紧,它们仅靠自己是没法挣脱的。

  柳欣妍把它们弄回家之后,圈养在了院子的一个竹栅栏里。待得感觉它们应该精疲力尽了之后,才分别解开了它们的束缚,给它们投了点儿食。如此反复三天之后,本来十分凶悍的大雁都老实了很多,柳欣妍以为她这是‘以德服人’,却不知道是因为她给喂的太少,几只大雁肚子空空,想怼人也没有力气。为了保住身上的膘,它们基本都贯彻‘少吃多睡’的原则。

  不下蛋的就是公的,这个其实不用锦衣卫们特别说起,柳欣妍也是知道的,问题是,她抱回来三只大雁,下了两个蛋。

  “这两个蛋,你们谁下的?”隔着栅栏,柳欣妍虚指着地上的大雁蛋问道。自然是不会有人回答的,大雁下蛋也不和母鸡一样咯咯咯叫唤,悄悄地下完也就完事儿了。

  见女儿闲极无聊都开始和大雁说起话来了,季敏哭笑不得,“别靠太近,小心被它们啄了。你啊,这两天多休息。这休息好了,气色才能好。”

  季敏的话,提醒了柳欣妍,转眼便是她和唐敬言的婚期了。但直到昨天为止,柳欣妍都没有能得到唐敬言已经启程回京的消息。他们说,唐敬言这回去的地方有些远,需要大半个月的时间,近在眼前的婚期,就算他会飞,只怕也来不及了。

  “怕什么,到时候我盖着盖头呢,谁能看到我的脸。”女为悦己者容,他都不在,她打扮得再好看,又有什么用呢?揽镜臭美吗?

  虽然一直告诉自己,唐敬言已经八抬大轿、高头大马、明媒正娶过她一次了,这再不再来一回都不重要,但临到这个关头了,柳欣妍心里多少还是有些失落的。把婚期定得那么赶,急着要把她娶回家的唐敬言,现在在哪儿呢?

  “妍妍。”季敏看着柳欣妍的目光之中有些心疼,女子都讲究从一而终,如果唐敬言这回来不及赶回来,那么这场婚事将是女儿终身的遗憾。

  “娘,我没事。您要有空,帮我挑一挑吧,看看哪只大雁是公的。”

  之后,两双大眼对着六只小眼,季敏有些犹豫地道,“这只?”

  “那行吧,到时候就给它脖子上挂个大红花。”

  ……

  ……

  之前的每一天,柳欣妍基本都能一觉睡到天亮。但婚期立至的前一个晚上,柳欣妍虽然早早地就躺在了床榻之上,却也只是从坐着发呆变成了躺着发呆。有些困倦,却终究没法睡着。

  “妍妍?”才刚从左侧卧变成了右侧卧,柳欣妍便听到了门外季敏的声音。

  “娘,您放心,我马上就能睡着的。”柳欣妍以为,她娘这是来催她早点儿睡。

  “还没睡的话,过来给我开个门。”

  柳欣妍认命地起身,披上了衣裳,重新点燃了蜡烛,打开了门,片刻的沉默和对视之后,柳欣妍出声提醒,“娘?”

  “咳,外头冷,进屋说吧。”

  柳欣妍觉得冷,钻回了被窝里,窝成一团,巴巴儿地等着季敏开口。

  季敏搓了几遍手之后,从怀里拿了一本书出来,放在了柳欣妍桌上,“这个,你,抽时间看看。”

  因为书是季敏给的,所以柳欣妍第一时间想到的是女德和女戒。不管是其中哪一本,她都不想看。但她这会儿睡不着,看看那些个谬论或者能催个眠。想到这儿,柳欣妍掀开被子就去够书。

  “等等,等娘走了你再看,你……随便看看就好,反正等唐大人回来,他应该知道该怎么做,你就,顺着他就是了。”

  眨了眨眼,消化了一下季敏话中的潜在意思,柳欣妍的脸瞬间红了起来,她好像知道她娘这大半夜的给她送什么书来了。

  “娘,敬言又还没回来,您给我送这个干嘛呀?”

  设想一下那个场景,新郎官不在,新娘子一个人独守空房,伴着龙凤烛的火光,翻看姿势繁多的避火图,太猥琐了!

  “唐大人只是还没回来,又不是不回来了。反正娘已经把东西给你了,至于看不看,你自己好自为之吧。”

  “我不看。”柳欣妍连碰都不想碰。

  “不看就收起来吧,收到只有你知道的地方,别被人瞧见了。”

  “我不要这个,您还是收回去吧。”

  “时候不早了,你早点儿睡,娘回去了。”季敏落荒而逃,快得柳欣妍都来不及反应。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