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梦琪小说网 > 柳欣妍唐敬言 > 第146章 回门(一)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梦琪小说网] https://www.mqxs8.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柳欣妍边请安边施了个福礼,但直到她的双腿微微发抖,依旧没有被唐夫人叫起,唐夫人倒也不是故意为难她,她就是太过关注她那别树一格的麻花辫了。就这手艺,也实在太糟蹋这一头秀发了。

  唐敬言就站在柳欣妍身侧,他不反对柳欣妍将该做的礼数做全,毕竟这跟前站着的是生他养他的母亲。不过,凡事都有个度。

  见柳欣妍的身子因为腿抖微晃了晃,唐敬言直接搂住了她的腰,将她扶了起来,“既然都是一家人了,太过讲究礼数,就见外了。”

  柳欣妍的脸有些微微泛红,一是因为觉得唐夫人之所以不立马叫起,是因为还在质疑她的清白,二是因为她之所以站不住太久,是因为昨夜……

  直到儿子开口,唐夫人飘散的思绪这才渐渐回笼。刚才就顾着看柳欣妍怪异的麻花辫了,这会儿将这小事抛开,细细打量二人,唐夫人突然就眉开眼笑了起来。

  知母莫若女,唐姝婧一下子就猜到了唐夫人心中所想,无非是弟弟、弟媳都长得这副好模样,他们的孩子,不论男女,那样貌肯定都是顶好的。

  于晋城之中,就光一个唐掌柜,唐夫人已经赢了很多妇人。但于孙辈上,唐敬言一天不成亲,唐夫人就一天都是输家。现在……洞房已经入了,孙子还会远吗?

  唐夫人毫不掩饰自己打量的视线,上上下下地将柳欣妍打量了个遍,除了屁股小点儿,几乎没有别的缺点,不过……生个像她的孙女儿也是很好的。

  瞄了眼儿子似是黏在儿媳腰侧的手,唐夫人望着柳欣妍肚腹的眼神就更热切了些。

  儿子年幼的时候还是很粘人的,小尾巴一样,她走到哪儿他都要跟着,沐浴、如厕都想跟着,长得又好,可爱得不得了,这自从读书了之后,就渐渐与他们都疏远了,夫君和夫子们都说他这是知礼而稳重,唐夫人却难免感觉失落。还以为他成了亲之后也避免不了高冷疏离呢,现在瞧着倒是她太过瞎操心了。

  “妍妍啊,来,坐到娘身边来。”

  望着唐夫人朝着她伸出的手,柳欣妍下意识地牵住,是温热的。

  上辈子,也是成亲之后的第二天,唐敬言带着她拜见了公婆,那是两块冰冷的牌位。她当时特别心疼唐敬言,只想待他好一些,再好一些,尽量弥补他缺失的。

  当牌位变成了活人,柳欣妍有些不知所措,她怕自己做得不好,不是唐夫人盼望的那种儿媳妇,她怕唐敬言因此而为难。

  “妍妍啊,委屈你了。”唐夫人轻拍了拍柳欣妍的手,如是说道。

  柳欣妍有些错愕,她完全没觉得自己有什么委屈的地方。

  唐夫人褪下了自己手上戴着的镯子,反手往柳欣妍手上一套,“这个你先将就戴着,待你公公回了京城,我们再另给你备礼。”

  上辈子嫁给唐敬言之后,柳欣妍是见过不少好东西的,是以一眼便看出唐夫人给她套上的镯子价值不菲,别说在小地方了,在京城偏远的地方只怕都能买上一个小院落。

  “这……太贵重了。”

  “不贵不贵,只要你能和敬言好好过日子就成。我们敬言啊,什么都好,就是这个脾气……你看你看,每回说他脾气不好,他就绷着一张脸,真是白瞎了我和他爹给他的这张俊脸。”

  柳欣妍只从唐敬言脸上看到了无奈,“夫君这样就很好了。”

  绷着脸尚且有一群人前赴后继地投怀送抱,要是时时刻刻把笑意挂在脸上,嗯……那可能就不是唐阎王,而是唐•笑面虎•阎王了。

  “你不嫌弃就好。”

  柳欣妍知道,唐夫人不过是说说而已,就如子不嫌母丑一般,做娘的也从来不会觉得自己的孩子不好,在唐夫人说唐敬言‘什么都好’的时候,柳欣妍听出了她话中满满的骄傲,她是以唐敬言这个儿子为傲的。她此刻要是真顺着婆母的话说唐敬言丁点儿不好,婆母肯定会当场翻脸。当然,她也从没有觉得唐敬言有哪里不好。

  “我只盼……夫君不嫌弃我才好。”

  “他敢!你告诉娘,娘让他爹收拾他,家法伺候!”

  一旁的唐姝婧撇了撇嘴,她爹年轻的时候只顾着挣银子养弟弟、妹妹、弟媳、妹婿……成亲了之后继续努力挣银子,多养了她娘、她和她弟,哪里有空写什么家法?

  家法……伺候?柳欣妍自然是不希望唐敬言被打的,她就是纯粹地好奇,好奇唐敬言年幼的时候是怎么被家法伺候的,脱了裤子被打屁股,然后哭得涕泗横流么?光想象都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见他娘说了家法伺候之后,柳欣妍就下意识地看着他发呆,唐敬言眯了眯眼,浑身上下都透露出了危险的讯息。

  一块儿用了晚膳之后,柳欣妍整个人都轻松了,因为婆母确实如唐敬言所言,是个很温柔很好相处的人。

  她娘在她出嫁之前曾说过的,不要指望婆母会如待女儿一般待儿媳妇好,婆媳之间的相处得将心比心,婆母待她好一分,她得两分、三分甚至更多地回报她,不因为别的什么,只因为她将要和婆母生养大的儿子生活一辈子。

  “高兴?”

  柳欣妍被唐敬言牵着回屋之后,就一直盯着唐夫人送给她的玉镯傻乐。这会儿唐敬言问起,柳欣妍一脸真诚地重重点头,“敬言,你没骗我,娘待我真好。”用晚膳的时候,婆母自己都没怎么吃,就尽给她夹菜了,话里话外都是让她多吃点儿。

  因为婆母太过热忱,柳欣妍吃得比平时多了不少,不想倒也罢了,这会儿想了起来,她就有些坐不住了,扶着腰就站了起来。从侧面看,小腹微隆。唐敬言眸光微闪,轻轻伸手覆盖住了那块隆起之处。

  “敬言?”

  “……吃撑了吧?我帮你揉揉。”

  “多谢夫君。”柳欣妍这会儿好似有些明白了,为什么那些狗啊猫啊的,都喜欢翻开肚皮让主人摸,原来这么舒服的吗?等等,她为什么要想起猫啊狗啊的。

  明天便是三朝回门的日子了。

  想起昨天洞房之后,她昏昏沉沉睡了大半天,这会儿还有些腰酸背痛的状况,柳欣妍就有心让唐敬言今晚能学柳下惠做个端方君子,但心里虽这样想,却着实不知道该如何开口。

  按照唐敬言的说法,他是昨天才刚经历了这事。她原先去赴宴的时候,曾听人说过,男子和女子是不同的,女子初次承欢,是疼痛大于欢愉的,男子则相反,若是初尝云雨的话,在不短的一段时间里头,他们会沉迷此事,说句直白夸张的,是恨不能死在新娘子身上。

  柳欣妍觉得唐敬言应该是想要的,不然不会这么早就去吹蜡烛。如果……他真的很难忍住,不然就容他一回?想到这里,在唐敬言翻身上榻的时候,柳欣妍一点一点挪到了他怀里,伸手搂住了他的腰。

  脑中闪过昨晚的场景,柳欣妍只觉面红耳赤、心脏狂跳,伸手压住心口,想让心脏跳得慢一些,伸脚踢开被子,想要散一散身上的热气。

  在柳欣妍踢开被子的下一刻,唐敬言微微侧身,压住了她。柳欣妍本就狂跳着的心脏瞬间漏跳了一拍,呼吸先是一窒,而后变得急促了起来。

  “夫君。”她轻声低喃。

  唐敬言将她踢开的被子复位,轻捏了捏她的后颈,而后掌心下滑,拍了拍她的后背,“晚上有点儿凉,别踢被子。”

  再度准备半推半就的柳欣妍:“……”怎么觉得唐敬言好像在把她当孩子哄呢?

  为了证明自己不是孩子,柳欣妍往唐敬言那儿又挤了挤,整个人几乎直接贴在了他身上,试图严丝合缝。

  眼见着柳欣妍不满足于只贴着他,还试图把腿盘在他腰上,唐敬言终究开了口,“妍妍,别闹。”

  “你不是说天冷吗?你身上热,我靠着你取暖呀。”

  唐敬言的手此时还搭在柳欣妍背上,他能很清楚地感觉到她背上的衣裳已经开始慢慢地被汗水浸湿。

  轻叹了口气,唐敬言一个利落的翻身,扣住她的脖颈,俯身压下。

  被亲得气喘吁吁,云里雾里的柳欣妍在唐敬言觉得安抚得差不多了试图起身的时候,下意识地伸手搂住了他的脖子,“敬言,敬言……”

  “妍妍听话,咱们……明天要早起的。”不管前一天多累,唐敬言都是能起来的,可能起不来的只有体力、精力都不怎么好的柳欣妍。她年纪还小,没法自控,他得替她多想想。

  “夫君,我难受。”

  “你……乖。”这个时候,唐敬言的脑子还尚存一丝清明之意。前世他没有高堂,柳欣妍也没有娘家,自然是怎么胡闹都无所谓。这辈子,岳母本就不大满意他这个女婿,如果明天……

  唐敬言还没来得及想得更加周全,就已经被柳欣妍接下来的动作逼疯。

  再度累坏了的柳欣妍在唐敬言怀中沉沉睡去,唐敬言却一点儿睡意都没有。因为他们之间太过契合,契合得不像只做了一天夫妻,更似做了一世夫妻。

  “这辈子,你能不能早点儿来?爹保证,一定好好护着你娘和你。”

  “嗯~好热。”柳欣妍哼哼唧唧地伸手,推开了唐敬言放在她小腹的手,翻了个身,离开了他的怀抱。

  唐敬言往前挪了挪,重新将她拥入怀中,轻轻吻了吻她汗湿的鬓角,“说好了的,要白首偕老的,不准食言!”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