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梦琪小说网 > 摘仙令 > 第二八五章 蚌精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梦琪小说网] https://www.mqxs8.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银白的月光洒落大地,露水上映照着点点繁星好似在闪闪发光。

  百禁山的夜晚,安静而祥和。

  陆灵蹊的嘴角忍不住翘了翘,到家了。

  她从飞梭中下来,踩着突然化大好像小舟的莲花瓣,如风一般,往虎王曾经的洞府去。那里现在住着瑛姨,而且离她原来住过的蛟王洞府很近。

  百禁山还是梦想中的百禁山,雄伟、美丽又神秘,长途跋涉的疲累被柔水的清风拂去,陆灵蹊感觉怎么也看不够。

  短短三年时间,她坐着鹰叔的背上,玩遍了十万里百禁山的每一个角落,坐客在每个妖王的洞府,吃他们的,喝他们的,用他们的,爬他们的背,偶尔还偷着想把他们的收藏变成自己的……

  陆灵蹊的脸有些热,那时候,她还真够恶劣的。

  幸好瑛姨够强大,幸好鹰叔把她当宝贝,幸好妖王叔叔、阿姨们的性格也都不错,要不然,师父肯定早没她这个徒弟。

  远方一块又一块青青黄黄又紫紫的稻穗压着禾苗随风起伏在星湖边,看样子今年是个大丰收年呢。

  陆灵蹊正要在上面一掠而过,突然停了下来。

  如果有外来的人或者妖,如她这般进到百禁山,看到这些灵田,会怎么想?

  她的眉头蹙了蹙,按下遁光,看向这片又被扩大了近十倍的灵田,摸出一个阵盘,十数杆阵旗。

  这里,绝不能让外人发现了。

  想到就做,陆灵蹊围着灵田快速转了两圈,寻到安放阵盘的最佳地点,正要过去,就听星湖那边传来‘哗啦’的一声水响。

  蚌精立在水柱上,周身被一层若隐若现的水雾锁着,正遥遥看向她。

  “我啊,林蹊!”陆灵蹊高兴地朝它摆手,“我回来了。”

  看到兴高采烈的女孩确实是当年的那个,蚌精转过身,把蚌壳的屁股对着她,朝着天上的月华吐出了妖丹。

  “……哼!就会拽!”

  得不到回应,陆灵蹊朝拽拽的蚌精皱了皱鼻子,重新回到自己原来看好的地方,准备埋下阵盘。

  可是周围的光线不知怎的突然就暗了下来。

  陆灵蹊若有所感,转头看向星湖的时候,发现泼洒在大地的月光,聚拢在那一边,形成了一个淡淡的柔白光柱,它们随着蚌精那颗乳白色的妖丹,一涨一缩,一缩又一涨……

  呀!原来在修炼!

  陆灵蹊忍不住好奇,她跟着鹰叔他们混了那么长时间,基本没看到他们如此修炼过呢。

  而瑛姨每次修炼都是避着她的,这位……

  她扔下阵盘,一个闪身就到了湖边。

  蚌精在水柱上顿了顿,不过,星湖是它的地盘,它也没感觉到她的恶意,就一点也没理。

  传说人族特别特别坏,它也经历了多年前,那群修士打进来的样子,但是它还没来得及怕,那些人就又被打了出去。

  对人修,它虽然想戒备,奈何真正接触到的,只有这个曾养在百禁山的林蹊。

  这个小臭丫头当年还带着鹰王打到星湖,从族人那里抢了一颗避水珠,前些年又跟瑛娘哭着要避尘珠,那女人差点把它洞府搅了。

  一想到曾经干干净净的洞府,因为那唯一的一颗避尘珠被抢,脏的不像样,它就一肚子气。

  想把那些珠子养成真正能用的,它要浪费好几个月的修为呢。

  要不是瑛娘后来又拿人族的灵丹补偿了它,要不是看在这些年,灵田种出来的米糠,全散在星湖,哼哼,现在它非要她好看不可。

  陆灵蹊不知蚌精还曾有修理她的想法,今天的月色很好,星湖映照着星空,蚌精这样一修炼,她感觉星湖的水灵气,都在飘飘渺渺的往身上凑。

  这是个修炼的好时机呢。

  她迅速回转,把早就算好方位的阵旗依次甩下,埋下阵盘,按下灵石启动后,就啥也不管地在稻田里摆了个卧龙的姿势。

  蚌精屁股对着稻田,没看到身后稻田的变化,它的蚌壳开开合合,吞吐着妖丹,吸吮大量聚拢而来的月华。

  今天的月色特别的好,修炼的越来越顺心,它好像又摸到了这几年若隐若现的八阶天门。

  这种感觉,近来常有,它一边欣喜,一边又害怕!

  八阶可是有天劫的,有多少大妖死在天劫之下?

  小的时候,星湖的霸主可不是它,是一条青色巨蟒呢。

  一直到现在,蚌精好像还能记得它嘶吼着想要化龙的样子,可惜,它死在第六波天劫下,痛苦扭曲的身体倒在星湖里。

  那天,星湖有无数的水族被动应劫,陪它一起翻着肚皮,飘在湖上。

  蚌精小小地叹了一口气。

  它的八阶,要怎么过呢?

  因为操心它的八阶问题,又要修炼,它都没注意周围有什么不同。

  东方泛白,月华渐隐,它才非常遗憾的收回妖丹。

  昨天那个小丫头不知道在干什么,跑过来跑过去的。

  它在水柱上回头,一下子呆住。

  糟了,稻田呢?

  它的星湖怎么变得这么大?

  难不成昨晚修炼,没注意御水,以至于把稻田都淹了?

  要是这样……

  它还没想好辙,远方就传来一声狂吼,“蚌精,我宰了你。”

  胡一八没想到,他就是懒了两天,所有灵田就被蚌精作没了。

  将要成熟悉的灵麦,将要成熟的紫米……

  啊啊啊,他辛苦了这么久。

  还有,瑛娘要是知道了,会剥了他的皮。

  他扑来的时候,当场化为本体红狐,龇牙、亮爪、钢尾……

  “狐狸叔!”

  清脆略有些熟悉的声音,从星湖下方传来,可胡一八顾不上瞅,直往蚌精御起的大浪上打去。

  “停停停……”

  陆灵蹊连忙收阵,从稻田冲了出来,“狐狸叔,我啊,林蹊。”

  这片百禁山,除了瑛姨能把蚌精按着打,其他……还是省点力,免得被它虐吧!

  尤其在星湖上。

  “灵田还在!”

  蚌精看得清清楚楚,它原本扩大的星湖,在这小丫头冒出来的时候,一下子又缩回原来的样子,灵田还是那灵田,一点都没变。

  它对人族的戏法感起兴趣,当然就懒得再虐又蠢又胖的笨狐狸。

  胡一八在浪中扑了个空,转过身时,果然看到心心念念了好些年的小丫头。

  “林蹊?”

  他顾不得高兴又重新变回来的灵田,扑向跟当年离开,没什么大变化的女孩,高兴坏了,“林蹊,林蹊,你可回来了。”

  他大笑着重新化为人形,接住朝他飞来的女孩,“快快快,让叔叔看看。”

  陆灵蹊高兴地在他面前转了个身,“狐狸叔,我又漂亮了吧?”

  “那是!”

  他们百禁山的小仙女呢。

  胡一八笑得两眼眯成了一条缝,“回来也不提前说一声,我们去接你也行啊!”

  他们捧在手心上养了好几年的女孩长大了,知道心疼他们,还用传送宝盒,给他们不停地送东西。

  那六阶、七阶的海兽肉,吃起来真是棒极了。

  “我想给你们一个惊喜嘛!”

  陆灵蹊给胡一八打了个净尘术,把他被湖水打湿的皮弄干,“狐狸叔,惊不惊喜啊?”

  “你把我吓着了。”

  蚌精在胡一八之前开口,“灵田怎么回事?是你们人族的阵法吗?”

  “是!”

  陆灵蹊拉了一把朝它怒目的胡一八,“昨晚我从这过,突然感觉这片灵田太大,安全起见,就用幻阵遮了一下。”

  她的灵力,朝阵盘所在的地方击了一下,才显出来的灵田,又在他们的眼皮子底下,变成了星湖的一部分,波光粼粼。

  “蚌精前辈,昨天您修炼,我不好打扰,现在跟您说一声行吗?”

  蚌精:“……”

  灵田在这里,得惠的不仅是这些妖王,还有星湖的水族。

  更何况,它的家在这里,它更操心这里的安全。

  “行!”

  它缓缓地退回星湖,看都没看蠢狐狸一眼。

  “这只死蚌精!”

  胡一八自家知自家事,他确实打不过人家,“林蹊,你不用对它那么客气的。”

  “狐狸叔,我觉得,它要是进阶八阶,会是个大美女。”

  啥?

  胡一八一呆。

  “它的话虽然简短,可是声间清冷好听。”

  当然了,战力也强。

  有这样一位妖王在,这片百禁山就更安全了。

  陆灵蹊有些可惜,她可能不能亲眼看到蚌精化形的样子,“狐狸叔,以后可别跟人家吵架。”

  吵又吵不赢,打又打不过,安全起见,就当个大度的男人吧!

  “美女嘛,多赏心悦目啊!”

  长得好看,天生占优啊!

  “行吧!”

  胡一八看看在清晨微风下波光粼粼的星湖,下意识地点了头。

  “狐狸叔,您是来收稻的吧?”

  陆灵蹊挽着他往稻田去,“您给瑛姨他们发信,就说您收稻,还做了美食……”

  “然后把你装到大盘子里,端给他们吗?”

  “哈哈!我就是这个意思!”

  陆灵蹊大笑,“我给你们带了好多好吃的,还给你们带了美酒!”

  ……

  宋在野对战林蹊?

  收到这个消息的余呦呦终于忍不住,跑去求见师尊九壤。

  “做什么?”

  九壤对徒弟很不耐烦,仙丹的研究一直没什么进展,他不能不另外想办法,求二两能助悟道的云华仙茶,“让你好好陪严西岭,莫不是你觉得很委屈?”

  “没有!”

  余呦呦不敢说委屈,当然了,一开始的时候,她是很委屈的,但是跟严西岭相处以来,他积极向上,干净明朗的心态,让她很是折服,“严大哥为人很好,我跟他学了很多东西。”

  真不真,九壤星君自有判断。

  巴结棠华星君这么久,那个人对红绫的观感也一直不错。

  九壤星君只怕她在最后,给他出幺蛾子,让他这么长的时间功亏于溃,“既然没有,就好好陪他,云华仙宗乃灵界第一大宗,棠华星君更是有望飞升的大能修士,交好严西岭,于为师,于你,甚至于我们青云宗都有莫大好处。

  抽签会已了,与宋在野对上的不会有你,你就安安心心的呆在这里,直到七界大比。”

  “师尊,对战宋在野的是无相界林蹊,林蹊您还记得吗?仙丹……”

  “闭嘴!”

  在仙丹上,他浪费了这么长时间,九壤早就心情浮躁,“我们师徒不欠她的,该给的补偿,你给了,老夫也给了。

  与宋在野对上,是她的命,是无相界的命。

  这件事,我们改变不了,你以后,也不必再挂念。”

  对上宋在野,有死无生,就算能生,基本也是废人一个,除非能像严西岭,有化神师父不惜法力,不惜丹药,不惜灵药的养着。

  可是哪怕严西岭这个灵界有名的天才,五十年,也才堪堪冲进结丹中期,想要冲进元婴,重塑身体,没个一两百年,是不可能了。

  那个叫林蹊的小丫头,曾经他是很欣赏,但那份欣赏只在于,她能一路往上进阶。

  遭遇宋在野,她就没有任何前途可言,再在她身上浪费时间,浪费情感,完全没必要。

  “无相界渲百也不是傻子,他现在肯定已经打听到宋在野是什么人了,人家是千道宗长老,他自家的弟子,他自会关心。”

  九壤直视自已徒弟,“回去好生陪着严西岭,若可以,请他在他师父棠华星君面前说说好话,那云华仙茶,对老夫很重要。”

  他要冲击化神中期,这些年,灵力累积的够了,可就是摸不到门。

  “师尊,我一直跟严大哥好生相交,但,林蹊对我也很重要,我想给她送个信。”余呦呦很坚持,“还有十九个月,现在努力一把,别的不说,保命总能做到。”

  林蹊也有五株异火,严西岭能活下来,还能进阶,她一定也能。

  “我就是送个信……”

  “送个信?”九壤星君冷脸,“送信不要时间?你不要离开云华仙宗?”

  “我……我请天龙镖局的人,帮我送信!”

  什么?

  九壤星君顿了一下,盯了徒弟半晌,“云华坊市有天龙镖局的分部,送信的时候,你可以请严西岭随同一起。”

  徒弟重情,是缺点,却也是优点。

  这性情在棠华师徒眼里应该是难得的品质。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