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梦琪小说网 > 巨星从走近科学开始 > 第二百五十五章 喝醉了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梦琪小说网] https://www.mqxs8.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杜鹏很快忙碌起来,没多久,便去了美国。

  肖一若由衷地为他高兴,也希望能有个好的结果。

  节目如若拍摄,自己必须参加,那么,一年的准备时间很充足,到时候不至于过于惊艳,打的是有准备的战。

  消息传到安真那,小姐姐只是哦了一声,虽然是男友的朋友,不过接触太少,想要多大的反应不大可能。

  况且,安大小姐根本没精力关注,她累坏了。

  已经不止路演过一次,没这活儿没法习惯,每天不是在路演,便是在路上。

  今儿还在东边,也许晚上就到了西边,明儿又到北边。

  肖一若心疼,不过安真倒是没所谓。

  累是累,但这是她该做的事,作为演员,收了酬劳,除了带来优秀的表演外,也要为金主着想,人家赚钱了,才有后续。

  所以每当视频时,她都会强打起精神,露出美美的微笑,让男友放心。

  就这样,时间一天天过去,东安卫视年会如期举行。

  没有意外,肖一若获奖了,年度最佳主持,拿到了奖杯和奖金,向东在大会上慷慨陈词,美好的一年结束。

  然后,放假了。

  偌大一个电视台,放假的不是所有人,还是有不少得值班加班。

  他作为主持人倒是最闲的一个。

  过年期间,华夏鉴宝暂停播出,取而代之的是一些特别节目,再者,也有库存,不需要操心。

  我们结婚了收视率下滑了,虽然请来了两位挺不错的嘉宾,不过观众也需要一定的时间去接受适应。

  私底下,肖一若其实有些得意,只是没告知任何人。

  他俩离开,收视率下滑,充分说明二人在节目中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要是不降反升,更会有些尴尬。

  姐姐们的旅行第二期如期播出,收视率再有小升,吸引了许多观众的兴趣,甚至,已经有人想着,是不是明年就能见到哥哥们的旅行。

  肖一若的假期会过的很悠闲,不需要拍摄任何节目,但每周依然会出现在电视上,不会有丝毫影响。

  可惜,主持人没有什么年度比赛,否则,他除了最佳新人奖之外,估计还能拿下不少其他重量级奖项。

  父母在他的提议下,决定出去走走,过年前回来,东南亚七日游。

  从两人的朋友圈里,看的出他们很高兴,作为儿子,心里欣慰。

  杜鹏在过年前三天回到东安。

  “肖老板,过来安东大饭店聚一聚吧。”

  “杜先生档次这么高?”

  “犒劳下兄弟们。”

  “看来是有好消息。”

  “到了就知道了!”

  简单的一个电话,肖一若欣然赴约,除了几位脸熟的同事,朱强副台长也在,他依然是分管综艺部门。

  杜鹏确实顺利,或者应该说,他掌握的时机很不错。

  小公司的情况比他了解的还要糟糕,他们在四处寻找赞助商和电视台,可惜,没人买账,得知来自东方的电视台代表前来,很热情地招待。

  杜鹏鬼精鬼精,态度摆的比较高,说是顺便过来,其实是为了另外个节目。

  只能说,病急乱投医。

  对方兴许知道是来压价的,可却没有谈判的筹码,因为拖得越久,越有可能破产,他们可是孤注一掷。

  经过一周时间的谈判,杜鹏成功了,东安成功了。

  购买版权只花了三百万不到,东安卫视拿下版权,说是合作,版权其实归东安所有,以后其他国家再看上,价格他们说的不算,只能分钱。

  这无疑有些霸道,可对对方来说,是救命的稻草,不抓不行。

  春节过完,国外会派出专业人士,在国内寻找合适的拍摄地,准备工作很繁琐,杜鹏有的忙了。

  不过,他很快乐。

  向东钦点,朱强协助,自己全权掌控,至少百人以上的团队,千万以上的资金。

  试问,哪个导演会不心动,会放弃这个机会。

  杜鹏很珍惜,所以在努力,肖一若能做的便是在朋友的角度给予鼓励。

  除此之外,他还在忙着一件事,关于商周古城密电影票的赠送。

  还有几天就是正月初一,电影很快就要上映。

  肖一若在路演上说了要送出一千张电影票,必须兑现。

  方式很简单,转发抽幸运观众,送五百张,特别有趣的留言,五百张。

  顺手而为的事,网友们挺愿意参与。

  肖一若没有劳烦助理,放假了嘛,于是亲手选定,直接在留言下方回复,也让幸运儿们欣喜不已,见到本尊了。

  就这样,大年二七,他开车返程。

  高速上全是车,只能以四五十码的速度前行,不过,车上满满的年货,让肖一若很有安全感,就算堵上一天,他也不会渴,不会饿。

  今年电视台又发了不少购物卡,他一个人就拿到了一万。

  大部分分给了以前合作的工作人员,聊表心意,剩下一些则是拿来购买年货,老妈现在不差这些,对于他的举动很支持。

  人情,肯定要走一走,人家赚的没你多,适当地给些好处,没什么问题。

  再远的路,都有终点。

  速度虽然不快,肖一若还是在晚饭前到了家。

  老样子,喊了肖爸爸下来一块搬了年货。

  鸡鸭鱼肉不需要他购买,乡下的还好吃一些,海鲜什么的虽然是小县城,过年期间,也不缺。

  多数是糖果巧克力,各种小零食,客人来了可以招待,还能当做伴手礼,这也是肖一若才学会的生活小窍门。

  虽然电话里,已经分享了许多旅行的趣事,不过在饭桌上,老妈依然乐此不疲,想来,这次旅行对他俩都是个难忘的回忆。

  只是,当肖一若提起,下次去个远些的地方,她又觉得还是算了。

  旅行去一次就好,体验体验就够了,还能成为习惯。

  对此,父子俩相视一笑,不着急,以后再说,肯定能说服。

  “诶,”肖妈妈给儿子夹了块排骨:“今年安真能来过年么?”

  肖一若吃的满嘴是油,家里的饭菜有独特的滋味,怎么吃都不腻。

  “回不来,她这会最忙了,电影后天上映,都在等着看首映的票房。”

  “这事闹的!”老肖有些唏嘘:“当初你俩没谈的时候,还能来家里做客,现在是男女朋友了,反而没空。

  我也看了些新闻,一若,你可得对人家好一些,太辛苦了。”

  “爸,放心,过两天我会去燕京陪她,机票都订好了。”

  肖妈妈也不在乎需不需要去走亲戚了:“成,回头我准备些东西,过年的时候吃饭不方便,你们自己做点。”

  肖一若没有拒绝母爱,点头同意。

  “咱们大年初一也去看电影吧,喊上亲戚们一块。”

  “行啊,”老肖满口答应:“回头我把他们都喊来,诶,要不咱们就不在家里吃,弄个大型的团圆饭怎么样?”

  “我东西都买了。”肖妈妈不同意。

  “妈,”肖一若收到来自父亲的眼神:“您想想,过年是什么,家庭团聚,休息的日子。

  可是每年你都忙的不行,准备一大家子的菜,从早忙到晚,累到吃饭的胃口都没有,何必呢...我知道,您觉得是应该的,可是,作为你老公,作为你儿子的我们,其实很心疼。”

  肖爸爸连连点头:“就是就是!”

  “你闭嘴。”肖妈妈没好气。

  “还是那句话,咱家以前没条件,你们为了我,各种节省,其实呢,在外头吃顿饭还行,没想象中那么贵,最主要,你可要好好休息。”肖一若给老妈夹了块排骨。

  “你想想,吃顿饭,然后外头走一走,看看烟花,消消食,回来看看春晚,没有要洗的碗,不用担心吃剩下的菜,不是挺好么?”

  “可是,我已经买了一冰箱的东西了。”国人嘛,过年都喜欢大采购:“这不是浪费么。”

  “怎么会浪费,你们还在家里,慢慢吃,不行就送到外婆,舅舅那儿。”

  也许是被儿子说动了,肖妈妈有些动摇。

  “我看年夜饭都是得提前订,这会估计来不及吧。”

  肖一若有些得意:“您忘了,儿子现在大小也算是个名人了。”

  “对对对,人家都说了,咱们家一若,可是县城里最出名的明星了。”老肖跟着说道。

  “能行么?”

  “行不行我打个电话。”

  事实证明,肯定行。

  一个县城,出名的饭店也就那么几家,不过都是生意人,会预留个位置,给重要的客人。

  打电话过去,确实说的是没有位置,可自报家门后,立刻换了个态度换了个人,满口答应,绝对安排妥当,并且挤出了可以摆下三桌的大包厢,菜单安排妥当不说,酒水还能送上,热情的不行。

  每桌一千五的标准,对于年夜饭,肖妈妈也能接受,如今儿子能赚钱,花个大几千,请亲戚们一起吃顿饭,本来就是涨脸的事,于是半推半就,同意了。

  然后便发现,忽然闲下来了。

  家里的卫视一直都保持的很干净,稍微打扫一下就行,俩父子又特别殷勤,不需要她动手,拖地擦窗,洗衣服贴春联,包办了一切家务。

  她需要做的,只是打电话,让亲戚们过来做客,什么都不用带,酒店都安排好了。

  考上大学都需要庆祝一下,更别提出了个麒麟儿。

  亲戚们欣然赴约。

  现在想见肖一若一面不是那么容易,太忙了。

  能有机会叙叙旧,联络联络感情,都愿意参与。

  劳动中,老肖不忘提醒儿子,诶,看看呢,你妈拒绝是拒绝,可打电话时候的表情,眉飞色舞,为你自豪。

  一天时间很快过去,亲戚们欣然赴约。

  老肖忙的不行,开车新车先是把大伙接到定好的酒店,接着安排行程。

  休息休息,晚上吃饭,之后想看电视,想聊天,想打麻将都有地儿,第二天下午看电影,之后自由活动。

  吃什么饭不重要,主要是看和谁吃。

  肖一若无疑是老肖家的骄傲,提到自己侄儿,表弟,外甥是东安卫视著名主持人,大家都是发自内心的自豪。

  年夜饭相当丰盛,气氛更是无比好。

  店家懂得做生意,菜单外的菜色各种送不说,还一桌提供了一瓶好酒,唯一的小要求,是想让肖一若一起合个影,到时候挂在店内做宣传。

  怎么说,也是家乡的店,肖一若愉快地接受。

  这一晚,他醉了。

  人太多没法子,都是自家人,只要喝了第一杯,后边都不能拒绝。

  不过因为都是自家人,所以不用担心,以至于到最后,如何回家都忘了。

  一觉醒来,头疼欲裂,躺在熟悉的床上。

  床头放着一杯水,不用想,肯定是老妈准备的,咕嘟咕嘟喝完,长出了口气,并没有好多少。

  白酒,啤酒,红酒,真不是他能应付的了。

  前头还有些印象,后边喝麻了,也不晓得下肚的是什么。

  拿起手机,十点钟了,外头没啥响动,不知道父母是出门了,还是小心地没发出声音。

  一个晚上,十几个未接,上百条微信。

  点开,都是熟人,都是拜年短信,有些失礼,肖一若赶忙回复。

  好在,大年初一拜年也不迟。

  窗外时不时传来阵阵鞭炮,这让肖一若意识到昨晚上醉的有多厉害。

  县城,不禁炮仗,特别是夜里十二点,家家户户都要炸一炸。

  全县的炮声都没把他吵醒,估计算是半昏迷状态。

  该回的信息,该打的电话,该发的红包全部搞定后,嘟嘟嘟,敲门声响起。

  老肖探出脑袋,脸上带着笑意:“儿砸,醒啦,饿不饿,我煮了稀饭,给你端过来?”

  “爸,我妈呢?”

  “她去酒店了,许多亲戚都在,得找个人陪着,我在家里看着你。”

  “哦,不用端,我起床了。”

  站起身,发现还有些脚软:“爸,昨天我喝了多少,怎么回来的?”

  老肖打开门:“哟,喝多少那可没个数,反正不少,我和你三叔抬你回来的。”

  “我都记不住了,你就不担心我出问题么?”

  老肖笑了:“你妈倒是挺担心的,不过你自己证明没问题。”

  “我证明?”肖一若没懂。

  “对啊,一上车,呼噜声就传来了。”

  肖一若:...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