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梦琪小说网 > 痴傻公主重生保命记 > 第五十七章 没藏吉兴发烧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梦琪小说网] https://www.mqxs8.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别臭美了,本宫只是怕明日受你连累,无辜丧命罢了。”元阮阮撇过头说道,只是这脸色却有些莫名的红了起来。

  “哦,这样啊,本王子还以为阮阮心悦我呢。”没藏吉兴一脸失望的说着。

  “懒得和你废话。你快去休息吧,明日我们尽早回去。”说着,坐在火堆前的她,一幅要认真守夜的架势。

  “你啊,真的是拿你没有办法。这样吧,前半夜呢比较重要,万一有什么野兽来,我怕你来不及呼喊,我先守前半夜,后半夜的话就稍微安全一些,到时候我休息,你来守,这样如何。”看着元阮阮的动作,没藏吉兴拦在了她面前。

  “好吧,但是你要答应我,时辰到了一定要喊去起来和你换,不然,不然。”

  “不然怎么样,不然你就嫁给我。”

  “不然我就再也不理你了。”说完,元阮阮便在没藏吉兴的帮助下,来到了那个反复铺了多次的草垫上开始休息了起来。

  看着终于躺下的元阮阮,没藏吉兴稍微松了一口气,经过这次的生死逃亡,似乎两人之间的关系又深厚了一分。

  就是不知道,等他们从这里出去之后,会是一个什么样的局面在等着呢。

  就在他们这边岁月正好的时候,另一边的完颜珺等人,现在已经可以说是焦头烂额了。都过去这么久了,即便是在如何的欺骗自己,也不得不往最坏的方面考虑了。

  或许,他们二人,真的已经葬身河底了,之所以一直都没有打捞上来尸首,也不过是因为河水湍急,礁石众多,所以早不完整了罢了。

  看着账内忽明忽暗的烛火,一时之间,完颜珺的心中,也是百感交集。

  难道,命运不过是和他们二人开了一个玩笑罢了。所谓的重生,不过是让他们再次品尝一下之前的痛苦罢了。

  那这折磨,未免有些沉重了。

  “报!”一道响亮的声响,突然划破了夜空,随之而来的,是清风那张激动的脸。

  “启禀少将军,之前失踪的人,找到了,不过,已经被烧的面目全非了。”说罢,低下了头,一脸的难过。

  回想起刚才的那个场面,即便是自己已经跟随着少将军上阵杀敌,但是,那些人,都是侵犯国家领土,想要来残害他们妻儿的宵小之辈,杀了,也不会有什么感觉。

  但是现在不同,看着前几日还和自己把酒言欢的弟兄,一日的光景,便成为了黑炭。若不是凭借着他们身上佩戴的生前之物,恐怕都无法辨认出来具体是谁。

  这样的场面,无论见过多少次,那都是无法忘却的啊。

  “什么?被烧了?在哪里?”不光是清风,就连完颜珺听了,也一脸的震怒。

  要知道,这次派出来找人的,可都是他们完颜家的亲兵,每个人都是弥足珍贵的。就这样不明不白的死了,还是以那样残忍的方式,这让他如何,能够平静下来。

  “在一处偏远的村庄,我们的人,是看到升起的浓烟才过去的。等我们过去的时候,我们的人,包括了村庄里的村民,无一例外的,全部都已经被烧死了,无一生还。”

  都说男人有泪不轻弹,想起当时那惨烈的情景,让这高大的汉子都忍不住泪襟,心中对下手之人,更是十分愤恨。

  听完清风的话,他站在那里,久久的沉默了下去。

  看这个样子,对方是下了死手,一定要把元阮阮至死。看来,陆清临的警告,并没有起到什么作用。

  既然这样的话,那就不要怪自己了。

  “清风,把那遇难村庄人的尸首都放到太师府的门口,让他们看看,自己的手上,到底沾染了多少的血腥。”

  “少将军,不可!”清风急忙说着,若是真的做到了这一步,那将军府和太师府,可就真的撕开了最后一层的伪装了。

  毕竟,那可是皇后的母家,万一是二皇子继承了皇位,此举,更是将完颜家逼上了绝路啊。

  “去,把我的命令传下去,即刻去办。”不顾清风的阻拦,他固执的说着。

  无奈,看着劝不动完颜珺,他也只好去按照吩咐办事。

  等到人离开,他才拿好自己的佩剑,打算出去,亲自寻找。

  刚出大帐,便看到了迎面而来的陆清临。想着刚才的事情,连带着对这个陆清临,也没有什么好的脸色。

  看着对自己怒目横眉的完颜珺,他有些摸不着头脑,好端端的,自己这是又哪里惹到这位冷面将军了,遂开口问着,“少将军,这样匆忙,是阮阮有什么消息了吗?”

  他不提还好,一提,完颜珺的火气更加上涨了起来,打量着他说道,“这个问题,我想陆公子还是去向你的好友打探一下反而来的更快些。”

  “王猛?什么意思?”他不懂,这件事情,和王猛有什么关系。

  他已经警告过王猛了,王猛也信誓旦旦的保证着不会再有下一次了,难不成,是又有什么变故了?

  看着不说话的完颜珺,他上前一步追问着,“少将军,还请明示。”

  看陆清临的样子也不像是作假,但是到底,他还是把陆清临给算了进来,没好气的说着,“我们今日发现了阮阮和没藏王子的线索,派去查看的人被杀害,和林家村,三百多口人命,被烧了个干净。原因,想必依照陆公子的聪明才智,应该可以想到了吧”

  是的,他想到了。

  这两件事情看似没有什么必然的联系,实际上,却是一件事情。好端端的,林家村之所以被屠村,最有可能的原因,那就是元阮阮和没藏吉兴两个人,在这个村子里逗留过。

  而做出这些事情的人来,最有可能的,便是一直想要至元阮阮于死地的皇后一党,所以,他才让自己去问王猛。

  屠村啊,若是被庆帝知晓了,这件事情,恐怕不会那么轻易的过去。想到王猛可能有的结果,他的脸色不由的煞白了起来。

  “少将军,阮阮呢,那里边,可有她的,她的......”尸首两个字在他的嘴里盘桓了许久,但是,却怎么也说不出来。

  “没有,我们推测,他们可能是往村庄旁边的密林去了。我打算带队去找一下,看看有没有他们的踪迹。”说着,便忍不住的咳嗽了几声,脸色也越发苍白了些。

  说起来,完颜珺也是大病初愈,之前中的无双之毒,毒性十分的霸道,即便是有地心火芝的疗效,那也是大伤元气。

  平日里好好的养护看不出什么问题来,现在多日劳累在加上休息不足,身子已经亏损的厉害了。

  “我去吧,你放心,若是他们去了密林,我一定会把人给完好无缺的带出来的。”陆清临开口自荐。

  “呵,就不劳陆公子费心了,阮阮,我会亲自救回来的。”说着,就要离开。

  “难不成,你是怕我抢了先,到时候你更加的没有机会嘛!”看着如此急切的完颜珺,他站在后边,出声刺激着。

  陆清临的质问,成功的阻挡了他的脚步,站在原地,他思索了一下回答道,“若陆公子是抱着这样的心态,那你真的配不上她。我是一介粗人,不懂你们说的这些,我只知道,现在,她需要我,无论是刀山火海,我都应该去到她的面前。”

  说完,便头也不回的召集人马出发了。

  看着如此坚定的完颜珺,头一次的,他对自己的想法有些动摇了。随即又越来越头,自我安慰着,“陆清临,面对如此对手,你应该更加努力才是,怎么能够退缩呢。”

  打定主意之后,他便也连忙跟了上去,不肯落后。

  “这就是那密林?”看着眼前雾气缭绕的密林,完颜珺驻足问道。

  白日里还不显,在晚上的时候,由于夜露的加深,此刻更是显得雾气弥漫。索性,这不过是普通的雾气,并没有什么毒性。

  “是的,这就是林家村旁边的密林。只是林家村的村民都无人擅长打猎,所以林中的野兽较多,少将军,此番还是安全为上。”清风嘱咐道,生怕完颜珺一个冒进,他有什么事情倒没事,只是完颜珺若是有事情了,那他可真的是万死难辞其咎了。

  “嗯,出发吧。让众人十个人为一队,拿好火把避免野兽的袭击,间隔不要太远了。对这个密林展开地毯式的搜索。”一声令下,所有人都按照命令进入了密林。

  阮阮,俊哥哥马上就来救你了,别怕,一定要坚持住。

  坚定着目光,他便率先迈步走了进去。

  山洞中。

  此刻,已经燃烧了半夜的火堆,由于无人看管,此刻火势已经微弱了下来。原本在一旁的没藏吉兴,也不知道在什么时候,躺在了旁边,看那禁闭的双眼,想来应该是已经睡了过去。

  突然,一声尖叫,在洞中响起,

  “不要,俊哥哥救我,不要,不要。”

  随后,随着美目睁开,满头大汗的元阮阮终于从噩梦中醒了过来。

  睁开眼看到了自己所出的山洞,虽然有些简陋,但是到底,还是让她的心慢慢的静了下来。已经忘记有多久没有在梦到那个场景,虽然已经过去了许久,但是那股子刺痛,还是让她记忆犹新,仿佛是在昨日一般。

  跪在断头台上的时候,她是笑着的,实际上,心中有多么的恐慌,只有她自己知道。也正是如此,她才能够在完颜珺问自己话的时候,说出想要杀他的言论来。

  有些痛苦,需嘚亲自体会了,才能感同身受。

  她和他说,她来生的愿望是杀了他,如今想来,却有些可笑了。

  当年完颜珺放弃她也属于情理之中,在家族荣辱和她一人性命之间,她必定是被舍弃的那个。

  只是有些事情,虽然可以理解,但是让人回想起来,却还是有些凉薄罢了。

  把头上出的冷汗抹掉,看了一眼在火堆旁边打盹的没藏吉兴,她有些的喊着,打算把他叫醒去草垫上休息。

  “没藏王子,没藏王子,醒醒,你到那边睡吧,我在这里看守即可。没藏王子,没藏王子。”连续叫喊了几声,没藏吉兴都没有什么反应。

  看了一眼火势越发微弱的火堆,在看了一眼没藏吉兴睡的地方,没办法,她打算过去添些柴火,让山洞更暖和些。

  看了一眼自己的腿,咬着牙,她努力的挪动着身体,等到她来到火堆旁边的时候,额头上刚落下去的汗珠,便又回来了。

  顺手拿了些柴火进去,不一会儿,原本微弱的火势便慢慢的涨了上来。随后她看了一眼没藏吉兴,又看了一眼不远处的干草,还是打算把他叫醒,去睡的舒服些。毕竟,之后还是要靠他,二人才有脱困的可能。

  于是伸出手来,推搡着,“没藏吉兴,醒醒,过去在睡,没藏吉兴,醒醒啊。”

  突然,手不小心的触及到了他的皮肤,滚烫的都让她有些缩手。忍不住的伸手覆上他的额头,那烫人的体温,显示着对方此刻的异样。

  这下她有些慌乱了,面对着发烧的没藏吉兴,她不知道该从何入手。

  看着他衣襟处露出来的药瓶,应该是他带着的伤药。这一日,风餐露宿的,光忙着奔波了。伤口肯定是感染了,要不然,也不会发烧。

  可是,他的伤,需要脱了衣服才能上药的。

  “阮阮,他这样烧下去会死的,你可不能见死不救啊,毕竟当日他可是为了护着你才被河底的礁石给划伤的。”

  “可是,到底是男女有别,只是普通的发烧而已,也不会有什么大碍的吧”

  “你怎么能这样想呢,今日要不是你拖累了他,他也不至于伤口更加的严重,说起来你也是有责任的。”

  ......

  思想斗争了半晌,她终于紧咬住了牙关,伸出手,打算把他身上的衣服给除下。

  罢了,反正这里就他们二人,自己就当做是行医救命了。等到他们回去,这里的事情,谁都不会记得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