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梦琪小说网 > 脸盲自救指南 > 第 53 章 第 53 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梦琪小说网] https://www.mqxs8.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顾长衣吓了一跳,转过身来的时候,眼睛还红得跟兔子一样,又急又怒:“你膝盖不疼?”

  男儿膝盖有黄金,沈磡跪得笔挺,用尽所有气力坦承:“对不起,我该死”

  顾长衣看着沈磡的神色,忽然间僵住。

  “你、你听见了?”顾长衣嘴唇动了动,“其实是我自己不想要,不关你生病的事……我没做好准备……”

  心脏传来锥心般刺痛,沈磡眼里涌出痛苦。他上去的时候,药瓶还在顾长衣手里,应该是没吃。

  但万一顾长衣已经提前吃了药,他再告诉他自己是装傻,那顾长衣岂不是一辈子陷在做错决定的痛苦中,他们两也不可能了。

  可若是不告诉顾长衣,顾长衣一个人承担了决定打掉孩子的责任,更显得他是个混账!

  沈磡颤着手搭在顾长衣小腹上,“他……还在吗?”

  顾长衣垂眸,沉默了。

  他担心沈磡表现出对孩子的父爱和不舍,会动摇自己的决心。如果沈磡在期待小宝宝出生,自己还能下得去手吗?

  胚胎不具备人权,顾长衣清楚得很,痛觉也是他来承受。可是被倾注了爱意和期待后,就不一样了,好像这一刻起就有了感情和生命的联结。

  顾长衣不能说,不敢说。

  沉默像刽子手的利刃,一刀一刀深可见骨,如果有实质,沈磡现在已经鲜血淋漓。

  顾长衣讶异于沈磡眼里灭顶般的痛苦,打掉对沈磡很难接受吗?

  他有些心疼,揉了揉他的脑袋:“还在,你起来吧。”

  顾长衣神思飘忽了下,他想起某个夜晚的星空下,自己的思考沈磡向他要的东西,他总是可以考虑给。

  要……包括孩子吗?

  那难道不优生优育了么……

  沈磡觉得自己被菩萨宽恕了一次,他握住顾长衣的手,像攥着一根浮萍。

  顾长衣顺势想把沈磡拉起来,对方却纹丝不动,他微微弯腰,探究地和沈磡对视。

  这是想跪着求他把孩子留下来吗?

  顾长衣心里打了个突,这不像是沈磡的作风……

  沈磡抿了抿唇,到了这个地步,再欺骗就是不可饶恕的了。

  他豁出去道:“媳妇,我接下来承认的事,不是想要你一定把孩子留下来,怀胎十月的苦,我不能替你吃,也不愿意你吃。”

  顾长衣眼波一动,这才像沈磡会说的话。

  直白而戳他心窝子。

  沈磡深吸一口气:“我一直都是……装傻。”

  顾长衣的感动“啪”一声碎了,他仿佛听到自己脑海里有什么断裂的声音。

  难怪沈磡一扎针就好,那个姜徐,不过是沈磡招来演戏的江湖骗子!

  顾长衣找不着自己的声音,可能和一腔感动一起喂了狗,“……还有呢?”

  沈磡逼自己看顾长衣的眼睛,“我也没头晕,我是……装病,想骗你去避暑。”

  顾长衣冷笑了声,原来瀛阳最好的大夫,也是演员。世界上还有不会演戏的大夫吗?

  眼见顾长衣神色从温柔到面无表情,沈磡心里越来越慌,明明跪着搓衣板,却感觉即将陷入深不见底的流沙。

  他艰难道:“沈威一直对外说我自小痴傻,所以没有人跟你提过,我是五岁的时候高烧烧傻的。其实也不能算高烧,是沈威觉得双生子不详,耽误他前程,想除掉一个。我被喂了药……发作跑出去的时候,正好遇见我师父,他治好了我,教我武功。我答应帮师傅在侯府找一样东西,就一直装傻留在侯府。”

  顾长衣看着沈磡铮铮铁骨下的搓衣板,愈发觉得好笑,骗他这么久,向他要这要那,全是骗子。

  他被一个傻子骗身骗心。

  阿不,人家不傻,他才是那个傻子。

  顾长衣也是不明白了,自己一个大好青年,为什么总是对沈磡心软,一心软就被骗,被骗着越来越心软。

  他冷笑:“别提过去,说点不卖惨的。”

  沈磡闭了闭眼,提及过去确实是他所能耍的最后的心机,但显然,顾长衣不吃了。

  沈磡继续交代:“成亲之后,我本想和你井水不犯河水,但是……媳妇,我太想你当我媳妇了。我不想一直装傻,但是欧阳试探过你一次,你说如果我不傻,你就想出海远航。我……不想放开你。”

  顾长衣不为所动:“别叫我媳妇,还有呢。”

  “媳妇”的称呼又被没收了,沈磡脑子一团乱,不知道坦白什么能加分,什么能减分,他瞒着顾长衣的事情实在太多了,多到他不知道该不该说,不说会不会被连根拔起,更加惹毛顾长衣。

  “你逃婚的时候,我协助过你。”沈磡试探着坦白一些他认为能加分的谎言。顾长衣对大侠很有好感。

  顾长衣豁然起火,沈磡真他妈会给他惊喜,那个大侠居然就是他!

  自己当着大侠的面,说沈磡是赤子之心,当时沈磡心里在想什么?嘲笑他天真吗?

  沈磡他么的会易容!

  然后呢,他又曾经以什么样的面貌出现过多少次?眼睁睁看着自己满大街认错人很有意思?

  “还有呢?”

  还有什么惊喜是他不知道的?

  沈磡:“我是……明日楼楼主。”

  还有呢?

  顾长衣都不忍往下问了,越问自己越没面子。

  “滚!你给我滚蛋!”

  顾长衣火冒三丈,他觉得自己这辈子的黑历史都栽在沈磡身上了!

  亏他洋洋自得地当着沈磡的面编排明日楼!

  说什么养家!沈磡家财万贯需要他养吗?人家只想去避暑山庄快活!

  顾长衣抄起一边的枕头砸到沈磡头上,有什么砸什么发泄。到后面不解气还从无涯境里抄家伙。

  一个瓷白的小瓶子咕噜咕噜滚到沈磡脚边,沈磡定睛一看,是那个药瓶子,他悄悄攥在手里,里面有颗小药丸晃了下。

  顾长衣看见沈磡跪在搓衣板上巍然不动的样子就来气,好像故意跟他作对似的,讽刺他砸这点枕头衣服不自量力,妇人之仁。

  他恨恨地从无涯境里搬起一块石头,又恨恨地放下了。

  气死了。

  “出去。”

  “媳妇……”

  顾长衣捂住肚子倒在床上,气若游丝:“再让我看见你一眼,我会气到流产。”

  沈磡面色骇然,眼眶赤红,他怔怔地站起来,想去抱顾长衣,被他甩开手。

  “我没事,你再不走就说不准了。”

  顾长衣没想到,有朝一日,拿肚子里这东西威胁人还挺好用,杜绝了某个人死皮赖脸抱着他喊媳妇求原谅的可能。

  “对不起。”

  沈磡沉默了一下,一步三回头的出去了,轻轻掩上门。

  暗卫站在门外,全都听见了里面的吵架,面面相觑,像是小孩听见了大人吵架似的,大气不敢喘。

  他们主子……完蛋了,还殃及池鱼。

  ……

  顾长衣掀开被子,自暴自弃地把自己包进被子里。

  他还真情实感地担忧自己生个小傻子,担忧个屁。

  倘若真是个傻的,那估计也是随自己,跟沈磡没关系。

  顾长衣在被子上蹭了蹭眼角,眼眶发红。

  太过分了。

  原来这两个月他都在沈磡面前班门弄斧,对方看他就跟老虎看耗子打滚似的。

  还有外面那一群暗卫,他沾沾自喜,以为是靠自己能力从明日楼赚来的高质量护卫,结果人家他妈主子是沈磡!

  自己不过是狐假虎威。

  他还不如狐狸呢,他其实不过是被沈磡的犬牙围在中心里的金丝雀。

  长依园给谁修的?

  长依园卧室下面的牢笼给谁修的?一切都有了答案。

  明明有那么多机会早点说真话,偏要等他怀孕了无可挽回了才说。

  这是吃定他了?

  只有自己傻傻的,无涯境的秘密用去换沈磡的治疗。

  空手套白狼可真有一套。

  顾长衣闭了闭眼,眼前浮现过往的一幕幕

  “纵使侯府腌臜污秽,不还有沈磡赤子之心?”

  “我和沈磡成亲了,他闹笑话丢的是我的脸,我不在乎!”

  “不委屈,真的。”

  “从今天开始,沈磡归我管。”

  “我相公的事我还不能做主?”

  他说过的话,句句打脸。

  ……

  “媳妇亲亲我就不疼了。”

  “什么是男的?”

  “媳妇,她想打我,我好怕。”

  “媳妇,你是不是挣了很多钱……那可以送我一个洞房吗?”

  “媳妇,你帮帮我吧。”

  “我媳妇这里都瘦没了,可以治吗……我会治……”

  ……

  沈磡说的话,句句骗他,骗身偏心。

  顾长衣懊悔不已,他怎么就没早看出沈磡在装傻充愣,被骗着抖出秘密,被骗着治疗脸盲。

  无论是治疗沈磡的脑子,还是治疗他的脸盲……顾长衣惊觉自己被占太多便宜了!

  被吃了还帮忙揉肚子。

  他一会儿生气,一会儿懊悔,一会儿替辗转反侧犹豫要不要打掉孩子的自己不值……就差一点点,差一点他就吃药了,他怎能不生气!

  最后,顾长衣把所有事的导火索想起来了。

  沈磡为了不让自己搬石头,装病说要去避暑山庄。虽然有阴差阳错“中暑”的诱因,但加上长依园里的牢笼,大抵可以看出沈磡一贯的想法和手段。

  什么玩意儿。

  老子不伺候了。

  “我肯定是不去了,你自个儿去吧。”

  顾长衣趴在床上平复了下,唤道:“小七。”

  所有人的目光齐刷刷看向暗七,包括沈磡。

  暗七受宠若惊,感觉肩上挑着明日楼的未来。

  可不是么,夫人肚子里竟然真的有小主子了!

  暗卫们世界观受到冲击后,马上又从容地接受了这个设定。

  喜讯有什么不能接受的?只有夫人和主子吵架一副要抛夫弃子的样子,他们才接受不来!

  主子天纵奇才,夫人智慧无双,小主子不走寻常路,也是正常的。

  暗七小心翼翼地端着一碗马蹄鲜肉饺馄饨进去:“夫人,您有什么吩咐?”

  他们和主子一起撒谎骗了夫人,按理说,夫人不会再信任他们。

  门开合的一瞬,沈磡目光宛若一把尖刀刺了进去,直直钉在顾长衣身上。

  在看见顾长衣发红的眼尾时,沈磡心尖骤痛了下。

  顾长衣眼皮一抬,略过沈磡的目光,停在那碗馄饨上。

  饿了,先吃。

  沈磡盯着眼前紧闭的房门,心里空落落的,顾长衣的目光第一次这样忽略他,以前不管在哪,媳妇总是随时随地关注他。

  他犯了错误,却不敢有“宁愿自己真的是个傻子”的念头。

  傻子不能保护顾长衣,给不了顾长衣更好的生活。

  尽管傻子不会惹顾长衣生气。

  顾长衣太好了,沈磡永远庆幸自己不是个傻子。他要清醒地爱着顾长衣。

  顾长衣看向暗七:“殷大人和我母亲是堂表兄弟,我想去见殷大人。”

  暗七得了沈磡的吩咐,什么都顺着夫人:“好,属下这就去准备。”

  顾长衣暗道,见鬼的属下,你们都跟沈磡一伙的。

  他笑了下:“麻烦你了,还有,我不想看见某个人。”

  某个人耳力好,听得一清二楚。

  马车来的时候,沈磡默默躲了躲。

  顾长衣说看见他会气流产,沈磡根本惹不起。

  一刻钟后,马车晃晃悠悠进了府衙,顾长衣舒展了下身子,跳下马车。

  看见顾长衣大幅的动作,沈磡心跳失了一拍。他理了理顾长衣和殷雪臣的关系。

  殷雪臣第一个发现顾长衣怀孕,没有告诉他,而是选择私下告诉顾长衣,无可厚非。

  后来也没有插手他和顾长衣之间的事,如传闻中一样正直清高,不偏不倚。

  沈磡敛眸,从他们的交集中,不难猜出,殷雪臣和顾长衣一样的体质。

  顾长衣一直找殷雪臣,也难怪。

  他在外面等顾长衣跟殷雪臣骂他一顿,等着,等着,有个小厮来找殷雪臣处理急函,殷雪臣匆匆出门。他听见顾长衣在里面自言自语,“想吃酸菜肉丝面……操,这辈子不吃了。”

  沈磡急忙去厨房做。

  等他端着一碗面回来,却听不见里头人的谈话。

  沈磡心里一慌,冲进去推开房门,里面空无一人。

  他媳妇呢?

  桌上放着一封沈威给的和离书,上面压着一只通体碧绿的翡翠镯子。

  作者有话要说:带球跑不算虐!算喜闻乐见。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