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梦琪小说网 > 脸盲自救指南 > 第 58 章 第 58 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梦琪小说网] https://www.mqxs8.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顾长衣一放话出去,村民心里的天立刻就晴了。全家老小齐上阵,连夜割麦子卖给大老板。

  有些观望的,怕顾长衣只是一时兴起,吃不下这么多麦子,还不敢相信他,心里还在盼晴。

  顾长衣在村口支起个摊子,只有两个要求,小麦可以不脱粒,田里割下来一捆一捆直接收,能拴多大捆就拴多大。实在拴不了的,一捆捆之间也要用草绳穿连起来,这样方便他一次性收进无涯境。

  对外的说法是防盗,村民都很能理解。

  第二个要求是不能声张,要是被其他地儿的人围观,他就不收了。

  顾长衣按照正常价格收进,不压价不抬价,村民怕其他地方的人也来竞卖,大老板反悔压价,因此口风都收得紧。

  顾长衣给现钱和一张小小的合同,上面有通达山庄的印子。

  村里认字的人少,且“通达山庄”四个字刻得比较复杂,一时间没人认出来,只当个普通纹样。

  顾长衣要的就是他走之后慢慢发酵的效果。

  第一个吃螃蟹的人都把今年快烂地里的麦子卖上了好价,观望的人后悔死了,发动全家连夜赶工,生怕大老板等不及了。

  顾长衣身边的空地很快麦子堆积如山。靠天吃饭的农民很不容易,忙活一天的庄稼可能就让最后几天的恶劣天气给毁了。有些麦子品相差一些,顾长衣全都睁一眼闭一眼,没说什么,给品相好的增加了奖励。

  “谢谢大老板,您一定会有福气的!”每个人从顾长衣这边领完钱,都要绞尽脑汁说几句吉祥话,夸张点的还要跪下,吓得顾长衣连忙把人扶起来,“快回去休息两天吧,这几天大家伙都辛苦了。”

  待到深夜,没有月亮,伸手不见五指,顾长衣让赵沉赵默望风,嗖一下,把堆积如山的麦子收进无涯境。

  赵沉眼皮跳了下,心里默念“不听不闻不问”,知道牛逼就对了。

  翌日,村民也被连夜转运走的巨大工程吓到,有刚从外地回来见多识广的,悄悄问顾长衣:“老板,您是不是明日楼的人?”

  来人只听过明日楼多有善举,还没听说过通达山庄。

  什么叫明日楼的人?老子已经离婚了。

  顾长衣笑眯眯道:“不是,我跟明日楼是死对头,势不两立。”

  来人自知说错了话,讪讪地退下,然后忍不住把关于大老板的八卦跟大家分享。

  村民都对顾长衣很好奇,一点点小事都传得人尽皆知,正中顾长衣的下怀。

  瀛阳一事,明日楼和通达山庄表现得有点太扎眼,救灾比朝廷还及时,有些人必然要给皇帝吹风,说这两股势力恐成大患。

  但如果通达山庄和明日楼是死对头,那在朝廷看来,则是可以互相牵制平衡的势力,若是想打压一方,只需要拉拢另一方。

  虽然通达山庄产业还比不上明日楼,但是几件事后,名气肯定能追上。

  在村口停留了三天,顾长衣收完最后一批小麦,悄悄地趁夜离开。

  村民们看看灰蒙蒙的雨天,再看看空荡荡的村口、手里的银子、记忆里顾长衣姣好的面容,不禁有些恍然他们其实是被神仙拯救了一次?

  似乎证明神仙来过的证据,只有他们手里的收麦票据。

  有心人看着上面的红戳,请了村里最德高望重的老先生辨认,最后才认出,原来帮助他们的是通达山庄!

  通达山庄的传说再一次出现。

  越往西走,入夏越深。

  顾长衣出了那片阴雨不开的地界,接下来又全是烈日。

  他有点胃口不佳。

  靠着去西疆吃酸葡萄的念头,顾长衣又往前走了一段,五天后酸葡萄也不管用了,顾长衣改成早晨傍晚赶路,白日里休息。走走停停,一天前进不了多少。

  这段路都是艳阳天,晚上星河璀璨,照得整片戈壁白得发光。

  顾长衣偶尔白天也休息在大戈壁滩上,就从无涯境里拿出几桶水给赵沉赵默冲凉,然后在茫茫无人的荒漠里,把成堆的麦子拿出来晒。

  赵沉感慨,这条路走过一趟,哪有像现在这样舒服,日头大就在马车里乘凉,缺水的问题根本没有出现。

  顾长衣到了西疆的第一个镇上,就听见镇上的居民讨论,前几天王琎大将军刚跟外敌打了一仗,胜了。

  顾长衣一边为王琎感到高兴,一边乔装改扮,到处收大葡萄哈密瓜桑葚西梅干……水灵灵的水果一车一车往无涯境运输。

  他买水果的时候,几次都遇见一个粮商,也是挨村收购粮食,出的价格还挺高。

  顾长衣想把麦子卖给他,但留了个心眼,问道:“你收这么多粮食干嘛?转运不麻烦吗?”

  “主子吩咐的事情,我们当手下的也不清楚。”对方有所保留,没说真话,“可能觉得酒庄行情好,酿酒吧。”

  “葡萄酒的行情不是更好?你怎么不跟我一样买葡萄?”

  对方卡壳了下,似乎是怕被顾长衣套出更多消息,找了个借口跑了。

  顾长衣手里捏着一串无籽白葡萄,一颗一颗往嘴里放,几下便吃完了一串,当做晚饭对付了。

  “顾公子不吃晚饭了?”

  顾长衣:“没胃口,明天再说吧。”

  赵沉见顾长衣最近都瘦了,有些忧心。相处这些日子以来,顾长衣从来没把他们兄弟当下人使唤,同吃同住,他们兄弟养了一身腱子肉,顾长衣反倒瘦了。

  赵沉忧心忡忡,瘦了算不算任务失败?

  他们出发时,王爷给了他两一笔钱,要他们务必把任务完成得完美圆满挑不出一丝毛病,将来他好去某人面前邀功。

  他和赵默合计了下,出钱给顾长衣买了一只烤全羊补身子。

  还要配上一壶好酒。

  顾长衣被沉默兄弟突如其来的好意震得愣在当场,羊肉恰到好处的焦香味充斥鼻尖,一股呕吐感从胃里蒸腾而起,他用手捂住嘴巴,快走几步退出房间,强忍着才没在兄弟两面前吐出来。

  吐出来太扫兴了。

  赵沉不解地追出来,问道:“顾公子你不吃吗?”

  顾长衣缓口气过来,眼角都是被反胃逼出来的泪光:“小时候养过一只小羊,不忍心吃。好意我收下了,你们吃吧,不要浪费。”

  赵沉看着顾长衣湿润的眼角,有点惭愧,好好的,怎么就戳到人家的伤心事,都给弄哭了。

  顾公子果然至情至性之人。

  赵默:“那我们也不吃了,送给客栈老板吧。”

  “别……”顾长衣口水化成眼泪流出来,他心里真的好想吃,最近嘴里一点味道都没有,可是一闻到羊肉味就反胃。

  他只需看一眼就知道,这可是最地道的烤全羊,精选肥羊羔,涂抹烤制,外脆里嫩,一点膻味都没,吃起来口感一定棒极了。

  “你们吃一半,剩下的一半我藏起来,等我的小羊去世满十年了再吃。”

  赵默:“……”

  赵沉:“……不如到时候一起吃?”

  顾长衣:“也可以。”

  他拧了一把湿毛巾捂在鼻子上,痛苦而快乐地把整个烤架都端走了。

  这只烤全羊似乎是开启了什么阀门,顾长衣突然就闻不了荤腥,心里想吃烤肉炸肉红烧肉,嘴上老老实实地啃蔬菜。

  其他二人不太理解,跑遍全城给顾长衣买不同口味的菜。

  顾长衣伤心欲绝:“十岁养过鸽子,不舍得吃。”

  脆皮乳鸽,看起来好吃。

  “驴是大家的好帮手,不愿意吃。”

  驴肉火烧,看起来也好吃。

  “十一岁的时候养过鸡,不想吃。”

  大盘鸡,好香。

  “……”

  赵沉实在没忍住,暗暗怀疑顾长衣其实是当过和尚。

  最近可能是到了什么特殊时期,全面吃素了。

  孕吐反应来势汹汹,顾长衣被折磨地下巴都尖了,他在床上睡了一天,偶尔捻点酸葡萄吃。

  他摸着逐渐有点显形的小腹,发愁地趴在枕头上。

  他什么时候才能吃上烤全羊大盘鸡驴肉火烧脆皮乳鸽……

  不会要还要等七个月吧!

  顾长衣硬生生吓饿了。

  他试探着从无涯境拿出一盘鸡,刚凑近鼻子就连忙把它放了回去。

  吃不下。

  顾长衣难受的时候,突然想起远在天边的某个人。

  这个人不会正吃香喝辣,他说不要找他,就真的乖乖地没找吧?

  呵,饿生气了。

  第二天,顾长衣才有精神去找王琎。

  他没精力去查那个粮商在搞什么鬼,跟王琎提一嘴,让他去查。

  顾长衣拿着王琎的信物,一路畅通地进了都护府。

  王琎看到信物,风尘仆仆地从沙场赶回来,看见顾长衣第一句话是“你瘦了,是不是在侯府被欺负了?我给你出头去!”

  第二句才是:“你怎么穿男装出来了?你相公呢?”

  顾长衣挠挠脸蛋:“其实我是男的,之前是男扮女装。”

  王琎后退一步,上下打量顾长衣,第一次感觉自己年纪有点大了,眼神不好使了。

  “那……是因为你是男的,所以发现后被欺负了?”

  顾长衣:“没,侯府的人不知道,他们哪有本事欺负我……”

  “那就是沈磡知道,沈磡欺负你了?”

  顾长衣皱了下眉。

  思想先进的王琎怒斥:“就算是男媳妇又怎么样?有就成了,还挑三拣四,他纳妾还是家暴了?反了他了!一个大傻子还有这本事?”

  顾长衣下意识反驳:“现在不傻了。”

  王琎更加生气:“不傻了就抛弃糟糠之妻?”

  顾长衣欲言又止:“也不是……算是我不要他了。说正事,王叔,我来西疆是想做点小生意。但是我在村里遇见了一个粮商,到处收购粮食,有点诡异。”

  王琎脸色凝重,半晌,道:“是我让他去的。”

  顾长衣睁大眼:“啊?是……是粮草不够吗?”

  王琎简要道:“上个月交战密集,虽然最后我们大获全胜,但是粮仓被对方的奸细烧了。我现在压着这件事,免得军心不稳,想先从百姓手里买点存粮。朝廷下一批粮草,大概还要几天。”

  这算是军事机密了,不能走漏一点风声,否则苟延残喘的敌军可能会背水一战拼死反扑。

  顾长衣:“王叔,不如从我这买吧。”

  王琎:“我知道你好心,但是杯水车薪,将士一天就要消耗”

  “够吗?”顾长衣看了看都护府四周,王琎支开了所有人,他放心地把小麦全部放到府里大片的练武场上。

  “二十天都没问题。”

  王琎震撼地看着眼前的景象,他瞬间就把顾长衣和通达山庄联系了起来:“你不会就是通”

  “心照不宣,还请王叔保密。”顾长衣眨眨眼。

  王琎:“你、你让我缓缓。”

  他好像终于知道,当初顾长衣是怎么帮副将藏起地图,而没有被杀手发现了。

  通达山庄在某村收购了大量小麦的消息,长脚一样飞了出去,因为顾长衣行程慢,路上耽搁了太长时间才到西疆,连远在西疆的王琎都听闻了此事。有心人正盯着这批小麦的去处,想揪出通达山庄看个透彻。甚至有的人出高价收小麦,想钓出顾长衣。

  王琎严肃着脸盯着眼前如山一般的小麦,军营戒备森严,如果顾长衣把小麦转卖给他,倒是能完美解决无形中的风波。

  王琎心头大患被解决,也不用到处巡逻,免得混进奸细发现粮草不足的事,痛快地要请顾长衣吃饭,顾长衣怕自己胃口不佳扫兴,拒绝了:“下次吧,我约了别人。”

  在西疆人生地不熟的,自然没有别人。

  只有两个试图拯救他胃口的护卫。

  顾长衣看着赵沉又端来精心准备的饭菜,蔫蔫的,能不能不要这么持之以恒地像个大恶人。说好的沉默寡言冷酷无情呢?

  能看不能吃,这是在折磨他啊!

  赵沉:“顾公子,你再试试,我又找了一家饭馆,吃了都说香。”

  顾长衣没法说自己怀孕,只能由着对方准备,他正想找借口,鼻尖突然嗅了嗅,试探性地夹起一块小酥肉。

  能吃……好吃!

  等等

  顾长衣猝然瞪大眼睛,死死盯着面前的三菜一汤。

  他脸盲,嘴巴可不盲。

  作者有话要说:么么哒!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