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梦琪小说网 > 脸盲自救指南 > 第 73 章 第 73 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梦琪小说网] https://www.mqxs8.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看门口光影,屋内鸦雀无声。

  姜徐缓缓看了眼沈磡,对顾长衣道:“我是做个好人。”

  怕影响你们夫妻感情,硬是没抖出这么大秘密。

  无奈你说话比较气人。

  姜徐一溜烟跑了。

  沈磡起姜徐说“若是能再早一两个月”,便还选择余地。他看顾长衣,表情不自觉些凶。

  为么不能早点告诉他?为么一定要冒这个险?

  顾长衣起身追姜徐出去,被沈磡伸手拦下,他一弯腰,打算从沈磡胳膊下钻出去,被拦腰抱了起。

  沈磡:“一定要生?”

  顾长衣:“必你也问过姜徐了,生不生风险。”

  沈磡眼眶一红,顾长衣这么说,打碎了他心底最后期望——殷雪臣判断跟姜徐一,没把握。

  “为么不能早点,要是早点还能——”

  顾长衣看他眼睛:“我刚知道没几天。”

  沈磡用不信任眼神看他。

  顾长衣好笑,这是么鬼打墙圈子,说出话没人信。

  顾长衣发誓:“我真没提前一个月知道!是知道得太晚了,没其他办法,以没马跟你说,怕你接受不了。”

  沈磡:“你瞒我,才是我最接受不了事。骗人这事,我们扯平好不好,以后你也别骗我了,么一起面对。”

  顾长衣抱抱他:“真不是故意,我只是在考虑一个完美方法让你知道这个惊喜!”

  沈磡抱顾长衣,手掌罩在他肚子,心里一千遍一万遍地祈求这两个小兔崽子,不要折腾顾长衣。

  只要你们别折腾我媳『妇』,我保证以后谁不揍。挑食也好,调皮捣蛋也罢,我会努做一个慈祥和蔼父亲。

  沈磡以命起誓。

  顾长衣挑眉看他:“惊不惊喜?”

  沈磡:“惊喜?”

  顾长衣认真地看他:“对,把这当成一个惊喜,我预感,肯定是喜事!”

  面对乐观顾长衣,沈磡也没办法继续板脸,怕影响顾长衣情绪。

  “好,我等你给我惊喜。”

  为了使自己神情不那么僵硬,沈磡试图讲一些笑话弥补自己给媳『妇』消极影响。

  可惜他笑话储备量不足,暗七暗三能够信手捏京城达官贵人闹笑话,他一个也不记得。

  唯一给他讲过笑话人,便是面前这个。

  沈磡忽然点自责,好像一直以是顾长衣哄他开心更多。

  他当然也哄过顾长衣,但目是为了哄他消气。

  沈磡钻心似一疼,也不大放厥词:“我给你讲个笑话吧。”

  顾长衣期待:“好啊。”

  沈磡冥思苦:“从前个小媳『妇』,他生了双胞胎,先给大宝喂『奶』……”

  顾长衣推了推他:“别说我说过!”

  沈磡只好地取材:“从前一个小媳『妇』,他生了双胞胎,无论哪个宝宝犯错,他把两个拎起一块揍,因为他——”

  “因为我不清?”

  沈磡点头。

  顾长衣不服:“你这哪是讲笑话,根本是瞧不起我!到时候我让你看看,么叫亲爹眼神!哼,你觉得贵妃能不清你和沈璠吗?”

  沈磡:“我等。”

  顾长衣心气:“你给我等!”

  “不对,我不清我干嘛要一块揍?我这么不讲理吗?”顾长衣打量沈磡,“哇,这该不会是你内心真实法吧?”

  隔一层肚皮,窝两个小崽子,刚刚跟“小崽子”约好不揍人沈磡自然不能说实话。

  他道:“只是一个笑话。”

  顾长衣:“现在可不兴棍棒底下出孝子这一套了。”

  沈磡亲他一下:“你辛苦生孩子,我心疼不及,哪舍得打。”

  顾长衣现在还不知道,以后更动手是他自己。

  沈磡:“收拾一下,我们宫去。”

  圣让沈磡做一桌团圆宴,他没么不满,给自己父母亲做饭是应当。

  “待会儿我去御膳房,你——”

  “我跟你。”

  沈磡满意了,他现在完全不敢在宫里放开媳『妇』手,阴影一时半会消不掉。

  沈磡做饭,顾长衣给他打下手,但其实大半时间在看沈磡炒菜。

  沈磡颠锅姿势,跟出剑一快准稳。

  顾长衣觉得自己在看一场表演,而不是做饭。天气热,沈磡穿围裙,半身没穿其他衣服。颠锅时候,左手肌肉流畅饱满,结实紧绷不僵硬。

  不用时候,捏起又很弹。

  顾长衣晚睡前能随便捏玩,跟小孩子玩泥巴似不亦乐乎。

  沈磡左手起锅,右手抄铲,动作很快地将锅里清炒时蔬送到缠枝莲纹圆盘里。

  顾长衣咽了咽口水。

  沈磡余光看他一眼:“饿了?”

  怎么看盘蔬菜能流口水?这几天是不是饿惨了?

  沈磡不由烦恼起姜徐和舅舅联合制定营养计划,他媳『妇』根本吃不饱啊。

  沈磡:“今天你可以多吃些,我不管你。”

  反正舅舅和姜徐不在,偶尔也要让媳『妇』吃个尽兴。

  顾长衣感动得眼泪从嘴角流出:“好。”

  沈磡了,每盘菜被太监端走保温之前,拨了一点给自己媳『妇』先尝。

  太监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怕两只眼被这两人恩爱闪瞎。

  顾长衣跟只小狗似,坐在灶台旁边等候沈磡喂食,每一道菜出锅他先一口,还没桌吃了个半饱。

  好开心啊,能吃出锅第一口,这不比天皇老子还幸福?

  沈磡脱下围裙,洗了手和脸,蹲在顾长衣身边,『揉』了『揉』他肚子:“怎么?”

  顾长衣:“还能吃。”

  沈磡心尖一疼,平时他一顿给量,大概比顾长衣刚才吃多一点,很难吃饱。

  顾长衣高兴地跳到沈磡背,也不嫌热,捏了捏他胳膊:“累不累啊?”

  沈磡往后托他,轻松地站起,“不累,我们去换套衣服。”

  御膳房太监松了一口气,讲真,王爷王妃再呆下去,他们可能要后悔死当太监娶不媳『妇』了。

  顾长衣在灶台边坐一午,发觉做饭也是累人活,一次准备十二道菜,沈磡手基本没停过,额头也一直冒汗,顾长衣贤惠地给他擦了十几次。

  “做饭好累,等我生完,你不要做了。”

  顾长衣点心疼沈磡,夏天在灶台边真很热,顾长衣只是在一旁看,旁边还两个太监给他用冰块扇凉风,觉得脖子里那里闷热得很。

  可是他怀孕期间,只吃得下沈磡做饭,太挑嘴了。

  沈磡挑眉:“那要是孩子也挑食,吃我做呢?”

  这非常可能,顾长衣没怀孕之前吃嘛嘛香。

  顾长衣贴在沈磡背后,两手捂住肚子两侧,不让小崽子听见,偷偷地在沈磡耳旁道:“小兔崽子,挑食让他们饿。”

  凶巴巴!

  沈磡笑了笑,耳边热气仿佛顺耳膜一度传到了五脏六腑,胸膛里积酝一股把顾长衣好好亲一亲冲动。

  他加快脚步,到达兰藻宫,一门便把顾长衣放在桌,抬起他下巴吻下去。

  顾长衣配合地张开嘴巴,乌黑睫『毛』轻轻颤。

  一刻钟后,沈磡换好衣服,顾长衣红脸跟在他身后,也换了一身新衣服,和沈磡点像情侣装。

  ……

  御膳厅。

  圣、贵妃、煜阳公、沈璠、沈磡、顾长衣,六人一桌。

  沈磡比较小心眼,暂时不希望周令仪出现在顾长衣面前,免得大家尴尬。

  如果可以,他连沈璠不看见。

  但是考虑到贵妃和圣心情,沈磡还是捏鼻子和他们一桌吃饭。

  一家人吃饭不需要么繁文缛节,皇帝龙心大悦,免去宫人伺候,让大家尽快开动,不须讲究君臣之礼。

  贵妃手折、公重病初愈、沈璠脸伤,一桌三个病号,还一个皇帝一个孕夫,招呼大家吃饭责任,自然落到了沈磡肩。

  沈磡掰开一只大闸蟹,他气大,根本不需要借助么工具,两指一捏,蟹钳裂开了,把里面蟹肉和蟹黄完整地挑出,先放在了自己媳『妇』碟子里。

  观赏了一套流程皇帝:“……”

  顾长衣把碟子挪到圣和贵妃中间。

  沈磡微微皱眉,顾长衣飞快地在他耳边道:“螃蟹寒。”

  奇怪,按理说,沈磡为了他研究了那么久食谱,应该是知道他不能吃螃蟹。

  沈磡嘴角一勾:“考你。”

  昨晚顾长衣半夜肚子饿,没叫醒他,幸好身边人一动静,他醒了。

  他现在很怕顾长衣晚肚子饿,又不忍心叫醒他起做饭时候,会『乱』吃东西,毕竟他无涯境。

  顾长衣瞪了他一眼,用眼神示意“收敛点”。

  差不多得了,沈磡明是当大家面,认认真真扒蟹肉,然后第一个要给自己媳『妇』。

  晾翘首以盼皇帝,这秀恩爱是么别趣味吗?

  顾长衣在桌底下踢了一脚沈磡。

  沈磡低声:“你踢到贵妃了。”

  顾长衣:“……”

  贵妃脸『色』诧异地看顾长衣,过了会儿才收回视线。

  顾长衣改成拧沈磡大腿。

  沈磡轻笑了声:“你随意。”

  他又不怕痛,但是怕顾长衣桌子底下脚没看见『乱』踢,这次是踢到了他,下次万一踢到沈璠了呢?

  诈他一下不敢了。

  桌子其他人:“……”打情骂俏毫不掩饰是么?

  沈磡给顾长衣剥虾,剥了一碟子之后,继续给公弄螃蟹,完了又挨个剥虾。

  一轮过后,只沈璠没被照顾到。

  沈璠默默看了一眼沈磡,低头大口大口吃哥哥做饭。

  真好吃,羡慕嫂子。

  他也腾出手给贵妃剥虾壳,兄弟两左一只右一只,贵妃越吃越高兴。

  吃晚饭后,贵妃把沈磡夫妻拉到一旁说话,欣喜地问:“长衣是不是怀孕了?”

  她对这方面事一点通。

  沈磡故意用螃蟹透点口风给她,因为他实在是不知道,还能向谁请生双胞胎事。

  人生至此,沈磡也免不得像孩童一,下意识向自己母亲求助。

  至少他能从贵妃这里得到一些信心。

  沈磡低声道:“是,而且大夫刚诊出是双胞胎。”

  顾长衣站在沈磡身后,啊,这话题多么令人不好意思。

  贵妃张了张口,半晌缓过吃惊,道:“那我东西给长衣。”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