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梦琪小说网 > 脸盲自救指南 > 第 78 章 第 78 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梦琪小说网] https://www.mqxs8.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顾韦昌没了官职,牟足劲儿在侯府门前骂街,沈威不堪其扰,出动城防营,把顾家一家子都“送”出了京城。

  顾长容刚在婆家作威作福一个月,听闻消息,吓得脸色苍白,连忙回家跟罗风英通消息,“娘,你快去求求顾长衣!”

  罗风英破罐破摔:“她恨不得把你我都踩到泥里,求她有什么用!”

  顾长容:“那就什么都不干吗?你面子重要还是享福重要?再这么下去,我在柳家还有地位吗?”

  罗风英:“闭嘴吧,当初是我让你嫁人的吗?”

  她这边吵着,城防营的人忽然冲进来,叫嚷着把他轰出去。

  顾韦昌气死了,好你个沈威,居然敢明晃晃打沈磡岳家的脸!等以后沈磡上位了,他要十倍百倍地还回来!

  顾韦昌想去找顾长衣,但是城防营没有给他这个机会,直接轰出了京城。

  城门口,有个小厮等在那儿,见状上前,说是受顾长衣之托前来,给顾韦昌一些盘缠。

  罗风英一看才一百两,脸色顿时就黑了:“这小贱人根本没把我放在眼里。”

  顾韦昌:“帮我谢谢长衣,说爹永远支持他,绝对不会让沈威得逞!”

  罗风英高声道:“你看不出来吗!她用这一百两打发我!”

  顾韦昌:“那还能如何,若不是你这个毒妇容不下庶女,长衣能跟顾家离心吗!沈威现在势力大,她跟沈磡也是夹缝求生,有这个心就不错了!”

  顾韦昌心里想起李娥,娘亲那么重情善良,儿子肯定也不会差。他没想过能一步登天地修复父子之情,只是他现在什么都没了,更要支持沈磡。

  只有沈磡上位了,他手里的把柄才有用。

  顾长衣给他一百两,说明心里还是有他这个父亲的。他要抓住顾长衣的任何一点心软。

  无论如何,顾韦昌不会再表现出对顾长衣的任何不满,共患难之时,正是他打感情牌的好时候。

  顾韦昌携妻女离京,临走前对小厮道:“你替我告诉长衣一声,沈威似乎在买官卖官。”

  沈威此事做得很隐秘,顾韦昌也是巧合得知。有个书生以为顾韦昌和沈威走得近,且前一段时间步步高升,就来向他请教“买官”渠道。那位书生的同窗就是买来的官,酒后吐真言,被书生听到。

  长依园。

  沈磡:“他走了?”

  暗卫道:“嗯。”

  一百两就把顾韦昌安抚住了,暗卫觉得很值。顾韦昌还想什么他日富贵还京,根本是不可能了。

  顾长衣:“一百两还挺多的。”

  沈磡:“不多,成亲前他给过你一百两,我还给他,以后两清了。”

  “这么小心眼,一百两就想把我买断啊?”顾长衣挠挠下巴,“那我也给沈威一百两,把你买下来。”

  沈磡好笑:“行,要我替你修书一封吗?”

  顾长衣:“算了,太贵了。”

  沈磡:“……”

  沈磡让人顺着顾韦昌的线索查了查,果真让他查出了一点猫腻。

  沈威和周令仪的父兄联合,借助周太傅在科举上的话语权,悄悄买卖试题,把自己的人安插进去。

  文官是朝廷的喉舌,哪一派声音大,影响就大。

  科举舞弊哪个皇帝都不能忍,很快,皇帝就撤了周太傅的职位,让他回乡养老,却轻轻放过了沈威。

  沈威告病在家,闭门不出。

  沈磡妻子的娘家被削爵位了。

  沈璠妻子的娘家被撤职了。

  顾韦昌被一撸到底,太傅三朝元老被贬,简直不可思议。

  在外界看来,这正是两兄弟明争暗斗的结果,棋逢对手,殃及池鱼。

  一时间朝廷上下战战兢兢,都不敢对两兄弟的事表达出任何意见,明哲保身。

  皇帝对目前的平衡十分满意,拔除了两儿子的外戚势力,立太子的事方能不受左右。

  皇帝从前有多信任沈威,得知他的野心后就有多防备,连带着他教出来的沈璠也有些挑剔,况且沈璠现在不是君王之相。

  沈磡从未得到沈威的教育,皇帝有种没被污染的幸运。

  “一张白纸,朕亲自教导,还能比不上沈威?”

  “儿子遗传老子,不用费心就很聪明,这说明沈威屁用没有。”

  可能是吃人嘴短,皇帝在沈磡还是个傻子时就很欣赏他,儿子变聪明了他就更喜欢了。

  沈磡什么都好,踏实沉稳,有担当,就是以前是个傻子,怕影响后代。

  皇帝有点愁,这都半年多了,什么时候沈磡媳妇能生个儿子给他瞅瞅。

  过了几天,皇帝忍不住又把沈磡招进宫:“让张太医给你瞧瞧。”

  沈磡不明所以:“为何?”

  皇帝咳了声,示意太监解释。

  太监轻声道:“上回陛下遣太医去给王妃请脉,王妃说……咳,王妃说有问题的是您。”

  沈磡脸色一黑,只能顺着顾长衣的话说,免得皇帝又把请脉的主意打到媳妇身上。

  他闭了闭眼:“是我。”

  皇帝和太医都有些吃惊,沈磡的体格、面容,都不像是肾虚之人。

  皇帝:“太医快瞧瞧。”

  沈磡用内力胡乱压了压脉搏,于是太医的神情越来越古怪。

  好像有点肾虚,但偶尔好像又很强。

  太医只好开了些有益无害的补肾方子,“每两日一煎。”

  沈磡几乎是咬着牙去领药。

  待沈磡走后,皇帝忧心忡忡,并且直白地问:“还能生儿子吗?”

  太医沉吟了下:“应该能。王爷的脉象时急时缓,仿佛心里有燥气不得其法,并非完全是肾虚之兆。”

  简而言之,似乎纾解的方法不对。

  皇帝闻言想了一下,给沈磡送了一个教习皇子床笫之事的宫女。

  顾长衣面对这个宫女的时候,内心非常复杂。

  宫女说的很清楚,是来教导他更好地怀上孩子。

  好家伙,不过是不让沈磡真刀真枪两天,这傻子心里的郁闷就让太医给诊断出来了?以为是他两干不好床上的事,还用人指导?

  可是他肚子越来越大了,有些事自然没办法干。

  顾长衣委婉地把宫女挡回了宫里。

  他以为这事就完了,谁知道没两天盼孙心切的皇帝,又折腾着给沈磡纳侧妃。

  一来就是两个,按照皇帝说法,这两个姑娘的父亲官职不错,且能互相牵制。

  顾长衣拍了拍沈磡的肩膀:“你自己处理。”

  沈磡以为顾长衣生气了,连忙跟了进去:“我已经让太监回绝皇帝了。”

  沈磡也有些无奈,他已经明确表示过自己不想当皇帝,就想逍遥江湖,奈何父皇似乎就盯着他了。

  顾长衣坐在床上,背对着沈磡:“我不生气。”

  沈磡:“你生气了。”

  顾长衣:“那你看怎么办吧。”

  沈磡:“我进宫再和皇帝谈一次,你别多想。”

  沈磡一点也不给皇帝面子,直言“若是再插手他感情的事,他不会留在京城。”

  沈磡本来就是为了顾长衣的舒适度留在京城,要是皇帝隔三差五给顾长衣找不痛快,那倒不如离开。

  皇帝苦口婆心:“早年朕也喜欢独宠一人,但是结局你也看到了。”

  无论宠谁,外戚都会作妖,制衡是最重要的。

  哎,这儿子像他。

  沈磡:“且不说我乐意,顾家不都被赶出京城了。”

  皇帝眼睛一眯,突然觉得沈磡比他还高瞻远瞩。

  独宠之前,先把这个人身边的隐患全都铲除了。

  这倒也是一种方法。

  皇帝有点满意:“总之,你抓紧生个儿子。”

  沈磡左耳进右耳出,“父皇您老当益壮,自己干吧。”

  沈磡进宫只花了两刻钟,回到家时,顾长衣仍然坐在床上面壁,目光盯着某处不动。

  沈磡端着刚做好的鸡汤,恨不得在膝盖下方垫一块搓衣板。

  “媳妇,还在生气?”

  “没。”顾长衣的声音有些飘忽,神思不知道飘到了哪去。

  沈磡:“那你转过来喝汤。”

  顾长衣微微扭头,不可置信地看着沈磡:“我好像……早产了?”

  现在已是初秋,顾长衣身上盖着一条丝绸薄被。

  沈磡眼尖地看见被子下,顾长衣的肚子好像小了一点。

  肯定是小了。

  顾长衣的肚子他天天摸,每天什么样子,沈磡十年八年都不会忘记。

  沈磡吓得差点把鸡汤洒到地上,他把碗放在桌上,脸色骤变,难道是侧妃的事把媳妇气得早产?!

  顾长衣才怀孕六个月半!

  “媳妇?”沈磡简直要疯,“暗三!快去请舅舅和姜徐!”

  沈磡颤抖着手掀开被子,生怕看到顾长衣被血染红的下身。

  迎接顾长衣生产的这一天,沈磡以为自己做好了准备,事实上他还没有,否则不会每天深夜都会惊醒,摸一摸顾长衣的肚子才能睡着。

  他希望时间走得快一些,趁小崽子没长胖快快卸货,又希望时间慢一些,等到可能会出现的万全之策。

  他眼眶赤红:“长衣”

  顾长衣话没说完,忽然就被掀了被子,还有点冷,“啊……”

  被子下的衣服被单都干干净净,哪有什么血迹。

  沈磡懵了:“孩子呢?”

  顾长衣:“好像是进了保温箱。”

  沈磡听不懂,但是看顾长衣的神色,稳了稳神:“什么意思?”

  顾长衣:“很久之前,我就发现无涯境裂出了一个小无涯。前阵子,你师父来那天,小无涯消失了。”

  “今天它又出现了,里面有个崽儿。”

  跟前世住在保温箱里的早产儿似的。

  顾长衣动动手指,甚至能戳到外围那层柔软的云。这些云像羊水一样,呵护着里面的孩子。

  这些云的数量一直在减少,等它彻底不见时,顾长衣相信自己能把崽子从无涯境里“拿”出来。

  沈磡定了定神:“小无涯只有一个?”

  不能两个都关进去吗?

  顾长衣眨眨眼:“不知道,顺其自然。你猜猜是男是女?我现在能看见他。”

  沈磡无所谓,他小心地摸了下顾长衣的肚子:“少了一个,你肚子疼不疼?”

  顾长衣:“你都不理一下儿子吗?”

  亏他跟你长得还挺像。

  顾长衣戳了下那层云,劝你识时务一点,剩下的日子抓紧向我的样子靠拢。

  作者有话要说:快完结啦,但是番外会长一些,可能打算写双胞胎互相模仿坑爹,长大后,弟弟惹了桃花总是报哥哥名字,哥哥负责把人残忍拒绝,从不翻车但总有一天翻车的故事。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