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梦琪小说网 > 脸盲自救指南 > 第 87 章 第 87 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梦琪小说网] https://www.mqxs8.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天边月如银盘,清冷的月光将那人侧脸勾勒出明暗弧度,远远瞧着有点眼熟。

  沙丘偶尔响起小动物跑过的细微声,顾礴往沙丘后面躲了躲,想不起是谁,反正先躲着。

  爹爹说了,大梁境内随便他们撒野,但在外面最好夹着尾巴做人,不要一拍脑袋就玩什么千里奔袭,出意外了怎么办?

  爹爹还写信让王琎监督他,确保太子一直在军营之中。

  顾礴顶着哥哥的名号出来,自然有义务维护哥哥的名声,太跳脱的事情不能做。

  昼夜温差极大,顾礴穿得像一只躲避天敌的大松鼠,毛茸茸地藏在沙丘后面。

  那个人只杀了营帐中央的头儿,显然是想快去快回,不会耽搁。

  暗卫用气声道:“小主子,我们也走吧。”

  人都让别人杀了。

  顾礴嗅了嗅鼻子,风里传来一点血腥气和香料的味道:“等会儿,把我爹的香料拿回去。”

  他跟在这位大兄弟后面捡漏倒是不错,还不用脏了手。

  等那个黑影从从视野里消失,顾礴悄悄靠近。名贵的香料一小块就值得上百两,现在这些香料原料被随意地用麻袋扎着,给营帐压风。

  他还没靠近营帐,突然从后面被人揪住了衣领。

  这熟悉的感觉!

  顾礴来不及生气,扭头一看,竟然是那个土匪头子。

  “别过去,有陷阱。”陆缙也是走远了才猛地回神,方才那躲在沙丘后的主仆一张一弛的姿态很像顾礴和他的暗卫。

  顾礴发现这人跟他说话老爱用发号施令的语气,便道:“你能去我不能去?”

  陆缙:“因为你打不过我。”

  顾礴:“……你想打架?”

  陆缙一言不发,拖着他的手腕离开。暗卫以极其复杂的表情看着两人,一副想动手又憋住了的样子。

  陆缙的靴底不知是用什么东西做的,踩在沙子上没有任何声音。

  相比起来,顾礴虽然动作跟猫儿一样,但是在习武之人耳朵里,沙沙声躁动耳膜。

  陆缙看了他和暗卫的靴子一眼,有些无奈。

  他怀疑这金尊玉贵的小子鞋底想镶了玉片。

  顾礴:“看什么看,你要背我啊?”

  陆缙:“背你一个有用?”

  暗卫也跟着呢,声音比顾礴还大。

  “当然有用。”顾礴脚底发力,跳到陆缙背上,左手一下子蒙住他的双眼,右手抓住暗卫,搞进小无涯。

  陆缙眼前黑了一瞬,若是一般人,他绝不可能让他有机会蹬鼻子上脸。

  可顾礴就是蹿到他背上来了,并且还用一只手死死按住他的眼睛。

  顾礴放开手,搭在他肩膀上:“走吧。”

  陆缙立即意识到少了一个人的呼吸,他转头看了一眼,果然发现那个暗卫不见了。

  他压下浮到心头的震惊,背着顾礴往军营方向走去。

  陆缙:“香料库距离银库并不远。”

  顾礴被陆缙一提醒,便明白了陷阱在哪里。

  香料是中原富贵之家爱用的奢侈物,在边塞并不实用,还不如抢些金银珠宝等硬通货。

  香料有味道,还会引导人追踪,吃力不讨好。

  顾礴并不识路,就是这么被吸引来的。太简单的事往往后面有陷阱。

  顾礴因为小无涯里的保命法宝太多,并不惧怕陷阱,但这不意味着明知陷阱还要往里跳。

  解决起来多麻烦。

  小无涯里,其余十几个暗卫看着突然出现的兄弟,都陷入了沉默。

  新来的:“小主子又遇见了土匪头子。”

  其余人:“……”

  那你还让他们单独相处!那可是土匪啊!

  新来的惨遭霸陵,被十几个兄弟轮番捏捏。

  ……

  陆缙见顾礴趴着不说话了,于是加快步伐,直到远离了那些营帐,才慢慢停下脚步。

  他一侧头,脸颊蹭到了顾礴搭在他肩膀上的额头。

  这也能睡?

  温热的,白皙的,在风沙里格格不入,陆缙一下子就回想起了把顾礴一点一点从泥巴搓干净的过程。

  陆缙突然有股把顾礴扔地上弄弄脏,再给他清洗干净的冲动。

  顾礴及时醒来,打了个呵欠,“睡得不错,对了,你怎么在这?”

  陆缙:“……”

  陆缙本不是这个世界的人,他死后连带身体一起穿越过来,见识到这里的武学之后,拜师学艺,一年前下山从军。

  本来只是在中原军队试试水,遇到顾礴之后,他也觉得在那儿没前途,用心打听了一番之后,发现西疆虽然稳定,但王琎年事已高,正缺小将,便投到了王琎麾下。

  西北面骑兵经常突袭边缘商镇,陆缙凭借自己出色的预判和部署作战能力,从王琎那儿领了一支巡逻兵。

  自陆缙上任后,突袭者十次九空,对陆缙恨得咬牙切齿。这次,居然偷袭香料库,残忍杀害了老弱妇孺,试图激怒陆缙,就怕他不追过去。

  陆缙前几天就从俘虏口中得知,敌军似乎养了一批剧毒的蜘蛛,会循着脚步声爬到人身上。

  陆缙确实被激怒了。

  陷阱又如何,陆缙要让他们知道玩阴的没用,只会死得更惨。

  他没带兵,自己一人杀过去,比对方预计的快了不少。

  他动手时,对方正休息备战,还没来得及苏醒蜘蛛,但是对方头目的鲜血必然引起蜘蛛躁动,蚂蚁大小,钻进裤子就抓不到了。黑夜中数万只密密麻麻倾巢而出,反噬自身。

  陆缙脱身及时,谁知遇到两个傻子。

  顾礴抖了下,蜘蛛啊,连他的小八哥都不吃的丑东西。

  他正要对陆缙说谢谢,突然发现陆缙把他带回了军营。

  他这一觉睡得这么香吗?最近赶路确实比较累。

  顾礴鼻尖被冻红了一点,柔顺的乌发顺着陆缙的肩膀落在他胸前。

  “你也住在这片军营?”顾礴忽然对陆缙的住处有一点感兴趣,“我能去看看吗?”

  陆缙;“军营重地,不方便。”

  况且十几个人一起睡的草铺子,都是男人的汗味,没什么好看的。

  顾礴:“你只管背我进去,被拦了再说。”

  他有王琎的腰牌,不会有人拦着他。

  陆缙皱眉,在他功成名就之前,并不想带顾礴去他的住处,很寒酸,金贵的小子恐怕在门口看一眼就不想进去了。

  顾礴催促:“快点,快点!”

  过会儿王琎就该找他了!

  正这么想着,顾礴突然远远看见王老将军握着剑,朝这边走来,明显是来找陆缙的。

  顾礴顿时比猫还溜滑地从陆缙背上下来,往外面跑去:“将军来了,不连累你被骂了。”

  王琎可急死了,他连轴转地安排了许多事后,终于有空给皇帝写一封信,拜托太子带回京去,他要举荐一个人。

  写信之前,王琎把顾长衣给他的信又拿出来看了一眼。

  这一眼可不了得,原先他没注意的一句话重新引起主意。

  顾长衣说,孩子静悄悄,必定在作妖。

  太子确实有一会儿没消息了!

  王琎连忙回去找,心里祈祷太子在静悄悄地补眠,结果房门从里面关上,破开之后,一个人也没有。

  别是跑到大梁境外去了!

  王琎第一反应是找陆缙,让陆缙去找太子。

  陆缙他此前便听说太子要来慰问西疆将士,但没当回事。他有能力有自信,不需要刻意凑到太子面前博个熟脸。

  他冷静地问:“太子面貌如何?”

  王琎这个武夫绞尽脑汁地形容了一下太子的天人之姿。

  陆缙几乎没从王琎的回答里听到有用的信息芝兰玉树、天人之姿,鬼知道里面有没有吹捧的成分。

  等等陆缙太阳穴一跳,他来这片儿几乎没见过又白又还看,两样都拔尖的男子。

  除了……刚才在他背上睡觉的那位。

  陆缙从怀里掏出一张叠成豆腐块的纸,摊开之后,赫然是一张自己画的逃犯速写。

  他本来打算以后上京凭着这张图找顾礴的。

  现在看来不用了。

  “对对对!”王琎看一眼就知道是太子,随后大惊,“你怎么有太子的画像!”

  “将军稍等。”陆缙镇定地跟王琎说了声,飞身往顾礴逃跑的方向追去。

  顷刻,陆缙看见了顾礴的背影。

  此时他身边多出了十几个暗卫,各个武功高强,严阵以待。

  “你是太子?”

  “唔……算是。”顾礴转过身来,眉目高冷淡然,努力地伪装甲宝。

  陆缙愣了一下,随后反应过来,一国储君在臣民面前的仪态,与私下里的样子不同,也是正常的。

  他看着顾礴的脸颊,那里还残留有他搭在自己肩上睡觉,被粗粝的衣服印出来的红痕。

  很滑稽,跟他的神态一点都不搭。

  陆缙终于明白顾礴那句“是你养不起的”的含义。

  想养的话,确实要费点脑筋。

  这么个人,居然当太子也有模有样的。

  这种心情好比,你一开始就想养只好看的品种猫,为此远赴边疆建功立业,争取早日把猫接回来。结果你看上的猫是皇室血统,人家不卖。

  非要强买强卖的话,那等于造反。

  陆缙轻呼了口气:“殿下,王老将军正找你。”

  王琎看见二人一起回来,“殿下和陆缙认识?”

  顾礴:“有过一面之缘,得知他在此处,约出来叙旧,让将军担心了。”

  王琎:“原来如此,是我多虑”

  陆缙:“将军没多虑,我是在敌军营帐外看见太子的。”

  顾礴:“……”

  王琎一口气差点没喘上来,把顾礴拉过去一点,低声道:“你不是太子?!”

  这是乙宝吧!

  陆缙耳朵一动,预备打持久战的烦闷感顿时下去了。

  不是太子?难道是奸细?!

  还有这种好事,现在可以抓起来吗?

  作者有话要说:陆缙:想给他洗澡。扔地上弄脏

  方法是在太匮乏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