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梦琪小说网 > 脸盲自救指南 > 第 95 章 第 95 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梦琪小说网] https://www.mqxs8.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接正文时间线。沈磡未登基。

  皇帝年事已高,渐渐把权力都放给沈磡,这些年他享受了足够自由,权力无论放还是收,沈磡全然无所谓。

  皇帝要权沈磡就给,皇帝想闲着沈磡就兢兢业业扛起大任,他乐此不疲地玩着“权术”,最后发现沈磡并不理他,便也歇了心思,痛快地当起有史以来最舒适的太上皇。

  这儿子真不错,父亲和皇帝的双重身份都得到了极大的尊重。

  后期,皇帝和明贵妃常去避暑山庄,京城留给沈磡打理。

  顾长衣携家带口地出门搞物流,沈磡自然要跟去,京城又转交给晋西王。

  晋西王暂代朝政的日子加起来有好些年,假公济私的事情自然不会少。

  晋西王名字叫赵从湛,穿上玄色衮服,站在龙椅下首位,俯视群臣时,大理寺卿就站在他左手边第一位。

  加急的奏折现场决议,不急的政事压着等沈磡回来处理,晋西王掌握分寸,只干分内事。

  七七八八的事情处理完,晋西王坐到太师椅上,命人给众大臣赐座。

  “正事谈完了,我们来谈谈心事。”晋西王摆出促膝长谈的架势,“四王妃作为未来中宫之主,理应和众大臣夫人常来常往,排解困难,使你们齐家治国。但是,咱四王妃事务繁忙,深感惭愧,特命我询问一下诸位,家宅之中可有难事。特别是我们有些青年才俊,未成家先立业,陛下和王爷王妃都很关心。”

  晋西王意味深长地看着殷雪臣:“本王……也很关心。”

  顾长衣临走之前,给了晋西王两个关键词鞭策他好好看奏折。

  其一,团建。

  其二,公费恋爱。

  团建嘛,先主持开个茶话会。晋西王点名队伍末尾的年轻小侍郎,“从你开始,已婚的说说家中常事,娶妻生子后宅安宁的好处。未婚的说说有没有心上人,为什么不娶她,有什么难处没有。”

  殷雪臣:“晋西王,微臣还有要事在身,恐怕不能和诸位畅谈。”

  晋西王:“你有什么事?”

  殷雪臣:“两个案子今日开庭。”

  晋西王:“原告被告的爹不都在这儿吗?”

  殷雪臣:“……”

  没错,今日的开庭的案子是两个官二代打架斗殴,他们爹就站在他身后。本来下朝之后,他们就会一起去大理寺。

  晋西王:“既然大家都没事,开始吧。”

  小侍郎有些紧张,从没有试过在大庭广众说出心事:“我今年二十四,在老家有未婚妻。”

  晋西王:“那为什么没成亲?上峰不准假?”

  小侍郎的上峰立即站了出来:“回禀王爷,这婚事可耽误不得,臣准假。”

  小侍郎感激涕零,立刻就想放假成亲。

  经此一事,所有人意识到,以前不敢开口的事,今天都可以提出来试试。

  朝堂顿时其乐融融,群策群力,刚才的勾心斗角仿佛都不存在,宛若和谐友好的大家庭,真心实意为对家儿子的婚事而操心。

  轮到大理寺卿时,殷雪臣言简意赅:“臣无事可说。”

  大臣们见怪不怪,殷雪臣就跟朝廷里的一块大冰山似的,谁见了他都能猛地体会到律法的冰冷无情,让这些人利欲熏心的脑子冷却一下。

  晋西王:“哦?本王听说,最近有人对大人你死缠烂打,可否需要帮忙?”

  大臣们纷纷倒吸一口冷气,谁?胆子这么大?是有什么特殊癖好吗?

  至于晋西王为什么知道有人缠着大理寺卿,大臣们都不奇怪,毕竟他们几个小老婆争风吃醋的事,晋西王好像都知道。

  死缠烂打就是晋西王本人。

  殷雪臣眉目凝霜:“不必。”

  晋西王:“啧,那就放任他这样了?”

  大臣们自动补足剧情,七嘴八舌地劝,不能助长小人气焰,这样他会越来越放肆,现在只是普通跟踪,以后还敢登门入室。谁说官员都是酒囊饭袋,大理寺卿就是我们官员的门面,要好好保护。

  殷雪臣闭了闭眼,他要是当着众人面说一声放任,今晚晋西王就敢拿着鸡毛当令箭,为所欲为。

  可若是他说需要帮忙,晋西王就能打蛇随棍上,正大光明“保护”他。现在晋西王还能在大臣面前收敛,假装不熟,以后怕不是要形影不离了。

  殷雪臣:“微臣自己会处理。”

  晋西王:“大理寺卿是我大梁律法的标杆,岂能受此小人之扰?今日起,殷大人可暂住在军机阁,直到对方被处理掉为止。”

  大臣们听着晋西王的主意,心道,这晋西王处理家长里短真有一套,这一早上解决好多难题了。

  殷雪臣听着他胡说八道,心里冷冷地想着,怎么处理,阉掉吗?

  晋西王今天跟媳妇促膝长谈的任务完成。

  晋西王在宫里没有宫殿,为了最快地处理政务,这段时间都住在军机阁。

  成功把大理寺卿拐到军机阁长住,晋西王当天便沐浴焚香,在军机阁捧着一本奏折装样子,神情高深莫测。

  殷雪臣目不斜视地进来,坐在他侧对方的桌子,披阅各地呈上的断案卷宗。

  一个时辰过后,殷雪臣换了一批卷宗,晋西王连姿势都没换过。

  有些人,在大庭广众口嗨两句,真到了殷大人面前,单独相处连屁都不敢放。

  当初顾长衣怀孕,殷雪臣日日去长依园给他诊脉,晋西王有过跟进跟出十天,一句话都没搭上的英勇壮举。

  第一次夜闯殷府,被赏了个巴掌,冒进的晋西王现在很保守。

  晋西王没话找话:“甲宝乙宝真可爱啊。”

  殷雪臣想起两个小团子,脸色稍缓和一些,太可爱了,一人抱着一边胳膊喊舅公,再冰冷的神色都维持不住,每每此时他就庆幸顾长衣没打掉孩子。

  晋西王:“说起来,将来我媳妇也可能生双胞胎,但是太辛苦了,我不想他生孩子,殷大人,我做得对吗?”

  殷雪臣:“看不下奏折可以去扫茅厕。”

  作者有话要说:明天休息。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