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梦琪小说网 > 脸盲自救指南 > 第 96 章 第 96 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梦琪小说网] https://www.mqxs8.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晋西王定下“十年智取”的规划,他这么怂的原因比较复杂,不止是殷雪臣打人巴掌清脆响亮的原因。

  原因其二,他从沈磡那里了解到,殷雪臣初入官场,就因为容貌出众而随身携带避孕丸。赵从湛不想成为殷雪臣十年来的第一个防备对象。殷雪臣有坚硬如冰的心性和高山白雪的品格,采撷者自当仔细净手,不要轻易触碰。

  原因其三,则是沈磡师兄粱西和殷薷的事,让晋西王充分认识到,殷雪臣从不轻易原谅错误。赵从湛怕自己急中犯错。

  当时,顾长衣还没生甲宝乙宝,住在长依园,兢兢业业地当殷雪臣的跟班。

  有一天,殷雪臣突然主动跟他说话,赵从湛抑制着激动:“你想问什么事?”

  殷雪臣指了指他脸上为了潜入京城弄的易容:“你会易容?”

  赵从湛:“对。”

  殷雪臣:“能帮我给一个人易容吗?”

  晋西王:“当然可以。”

  殷雪臣带着赵从湛,去了城中深巷中的一个善堂。每月初五、十五、二十五,殷薷会来这儿给善堂的孩子教课,他现在在欧阳书院当夫子,教出了不少举子,大梁尊师重道,殷薷的日子算是富足。

  赵从湛见到一个大约三十出头的男人,温和儒雅,披着一件鸦青外套,眼里盛着汪浅淡的笑意。

  “雪臣,你今日怎么有空来?”

  殷雪臣对他的态度好到令晋西王吃醋:“有件关于你的事,需要私下谈谈。殷乐呢?”

  殷乐是殷薷的儿子,今年十五,半大小子成天不见人,在学堂里坐不住,殷薷让他想好入哪行趁早去拜师学艺。

  殷薷:“他去跟人学烧瓷,我也有段日子不见他。”

  殷雪臣让晋西王在门口望风,自己和殷薷去内室详谈。

  前几日,沈磡的师父裘宿过来找他,问他是否知道殷薷的下落,老泪横流地替大徒弟卖了一次惨。

  裘宿真心觉得自己两个徒弟得去拜拜,为何媳妇的下落都掌握在一个软硬不吃的大理寺卿手里。

  殷雪臣:“这不过是你大徒弟的一面之词,叫我如何相信?”

  裘宿:“可以让两人当面对质。”

  殷雪臣:“当面对质?若是你徒弟没理,你能保证他不缠着殷薷?”

  裘宿:“……”那怎么能,沈磡装傻坑媳妇还敢勇猛直追呢。

  “粱西不是那种人。”

  “你两徒弟都是一个德行。已经过去十五年,故人心易变。”

  裘宿在殷雪臣这儿撬不开一点消息,只能派人加急通知粱西,起码能确定殷薷还活着,这就是最大的好消息。

  粱西离京城不远,听到消息的那一刻立马启程,差不多快到了。

  殷雪臣道:“破案都讲究现场指认,我不了解粱西,因此你自己去看去听他的辩解,当然,为了全身而退,你最好易容。”

  殷薷怔怔地站在那里,思绪飘回了十四年前的秋天,他抱着乐乐回去找粱西,结果看见绿明庄红绸招展,给大少爷粱西办喜事。

  花轿进去,礼官的声音高亢响亮,飘出深深庭院,他在外面听完一拜天地、二拜高堂。

  夫妻对拜。

  怀里的乐乐啼哭不止,似乎催促着他离开这个地方。

  礼官一句一句剜掉他的心头肉,殷薷便再也站不下去,深一脚浅一脚地抱着乐乐回族里又待了几年。

  殷薷第一次出山才十二三岁,跟殷雪娥走散之后,他顺水南下,晃荡许久,机缘巧合,给粱西当了陪读小厮。

  士农工商,粱西天资聪明,长辈便让他读书走仕途,将来好荫蔽祖产。

  殷薷跟着粱西读书,对科举试题的天分和兴趣比粱西还高,粱西便让夫子把殷薷也当做正经学生教导。

  殷雪臣能从封闭的族里出来考中状元,和殷薷对科举的把握和指点分不开。

  后来,粱西和殷薷情愫暗生,隔年挑明。当官的人娶男妻是要被官场诟病的,梁家父母极力反对,还给粱西安排了一门跟官老爷千金的联姻。

  乡试那天,粱西直接没参加,开始从商。殷薷中了头名,但他对当官兴趣不大,选择继续陪着粱西做茶叶生意。

  粱西的天赋全点在了“茶”之一字上,不管是茶树、茶馆、茶具……他都能在上面发现商机,一举做到茶业顶峰。

  梁家人也渐渐接受儿子喜欢男人的事实,一切都在向好处发展,知道殷薷一不小心怀孕了。

  殷薷和殷雪臣在某方面如出一辙地刻板,就是严于律己,遵守族规,布郦族的消息从不往外吐露一个字。

  他必须一个人回族内生子,但是粱西显然不会理解这种祖训,更不会放自己媳妇怀孕孤身上路。殷薷只好隐瞒了自己怀孕的事,写信告诉粱西自己要离开回乡一年。

  谁知一年多后,再出山已物是人非。

  殷薷想,说好离开一年,却因为乐乐出生时身体不好,不能远行,粱西不愿意等他了,这也不能怪谁。

  回忆从眼前闪过,殷薷有些不确定地想那场婚礼真的存在过吗?为什么过了十五年,才有大理寺卿来找他翻案?

  殷薷了解殷雪臣,他只是习惯做那个冷酷无情的断案恶人,给他们挡住可能的纠缠伤害。若非心中没有偏向粱西一方的说辞,殷雪臣根本不会来找他。

  殷薷脑子很乱,甚至不敢见粱西。十五年前意义风发的粱西,现在是什么样呢?

  过了一会儿,两人出来,殷薷似乎情绪波动过,眼眶有些不自然地红。

  殷雪臣道:“请晋西王给他易个容,尽量好看一些。”

  晋西王:“好咧。”

  当天,殷雪臣就带着殷薷回家,给他安了个普通小厮的身份,但是住在殷雪臣隔壁,一举超过晋西王的待遇。

  夜里,有人风尘仆仆而来,连夜敲响了殷府大门。

  粱西几乎找过全大梁所有殷姓人聚居的地方,自然也包括大名鼎鼎的殷雪臣,他来这里探过,打听到殷雪臣只有孤家寡人一个,便离开了。

  竟真的在这里!他应该问一问的。

  找了十五年,本来以为余生都要如此度过,正如当年上天跟他开的玩笑,殷薷就像他消失时那样,又突然出现了。

  这一刻,粱西竟有些感激自己从事茶叶生意,若不是烹茶修身养性,他恐怕早就在年复一年的煎熬中形容枯槁。

  那他连站在殷薷面前的信心都没有了。

  幸好,他坚定地认为,直到死之前,直到确认此生都再也见不到殷薷,他不能有一刻放松和岁月的斗争。

  还来得及。

  他还不曾老。

  小童应声开门,大理寺卿的院中亮起了灯。

  殷雪臣冷着脸披衣起床。有时候犯人突然招供了,半夜被叫醒是常有的事,殷雪臣也吩咐过下人,千万不要忽视任何一次深夜的消息。

  这么多年,深夜被吵醒,只有两次不满,一次是多年前赵从湛夜闯民宅,一次是现在。

  所以说,情情爱爱真的麻烦。殷雪臣后来心疼烂桃花多的乙宝,要啥给啥,都是多年埋下的原因。

  “有何贵干?”

  粱西:“深夜叨扰,实属冒昧。梁某想问,殷大人是否认识一个叫殷薷的人,他是我媳妇,失踪十五年了。”

  殷雪臣:“你有几个媳妇?”

  粱西哑道:“自始至终,一个。”

  殷雪臣:“大理寺不管人员失踪案。”

  粱西:“他不是普通人”

  正说着,有人从另一间门出来,端了一盘茶水默默放在殷雪臣面前。

  殷雪臣端起茶水喝了一口,神情一分没变,不给人任何提示。

  粱西目光下意识往茶水上看了一眼,这一眼,他就看见了那人端茶盘的手势。

  他瞳孔剧缩,目光顺着手指往上,却看见了一张陌生的脸。

  不、不对,这人易容过!

  粱西也从裘宿那里学过易容术,但是他做生意用不上这些,渐渐地手生了。

  如果撇去那些易容的材料,那么真实的样子应该是

  粱西不止一次想象过如果有一天,殷薷站在他面前,他认不出来错过了怎么办。理智上知道不会,但实在找不到殷薷的时候,他就会瞎想,是不是已经见到了,只是自己认不出来,所以殷薷不愿意相认?

  为了断绝这样毫无理由的反复臆想,粱西会在心里描摹,如果殷薷有胡子会怎么样,如果殷薷易容了会怎么样,如果殷薷老了……

  以至于这一刻,粱西百分之百确定,他就是殷薷!

  “阿薷……”粱西的手指不受控制地颤抖,“是你对不对,你易容了……”

  殷薷愣了愣,见到粱西的冲击让他脑子乱糟糟的不会思考,仿佛还是当年那个跟在粱西后面读书卖茶的小年轻,不由自主道:“我易容了。”

  听到声音,粱西更加确定,他猛地抱住殷薷,眼眶一下子红了:“你回来了,阿薷你回来了……”

  殷薷感受了阔别的拥抱,仍然如当初一样坚实有力,他浑身僵硬,半晌道:“殷薷是个老头了。”

  粱西想也不想:“我也是,我可以看看你吗?”

  殷薷:“好。”

  粱西他不问自己为什么走吗?

  粱西像是揭新娘盖头一样紧张,一点一点撕下殷薷脸上的伪装,就能见到朝思暮想的人。

  粱西停住手,殷薷抬眼,“怕见到一个老头?”

  粱西:“不是,想带你回家。”

  他给殷雪臣鞠了一躬,道:“夜深不便叨扰,明日再来拜会。”

  说完,便带着殷薷回他的京城的固定住处。

  晋西王纳闷地站在围墙上,“这就走了?”

  也没有人解释一下过去就和好了?

  殷雪臣把茶水喝完,“家务事可以申请闭门审理,跟刑案不同,你想旁听本官也没辙。”

  晋西王:“……”感情的事,别天天跟凶杀案类比好么。

  他看了眼殷薷,又看了眼殷雪臣。

  怎么别人都这么简单?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