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星河回道:“我们来找院长,请教一些问题。”

  “什么问题?问我也一样,你们院长去了神风宗。”方青云缓了脸色,对勤奋好学的弟子,他总是有几分宽待。

  楚星河有些为难,他一点都不想问青云院长,听子陵说青云院长是个隐形话唠,他上次问了一个问题,青云院长给他讲了整整三天。

  直听得他双眼呆滞,脑袋发晕。

  方青云见楚星河一直没回话,眉心微微一敛,卷上几丝怒意,声音不怒自威:“怎么?想不到问什么?还是请教问题只是借口?”

  苏晚月见方青云为难楚星河,心里微微有些不悦,当即上前把他挡在身后,扬声道:“前辈,是我有些问题,想要请教院长,楚师兄才带我过来的。”

  方青云收回目光,漫不经心说:“你一个小丫头,能有什么问题?”

  楚星河扯了扯苏晚月背后的衣服,,想要她不要再口,再说下去,他们就走不了了。

  苏晚月被人轻视,脾气一上来,完全不理会楚星河,一口气说道:“我想知道重量是如何产生的?为什么会有重量存在?为什么同样大小的一块玄铁和赤铜,玄铁要轻一些,赤铜重一些?为什么水不倒流?为什么会有灵气存在?灵气为什么能进入人身体?”

  ……

  苏晚月一口气问了很多。

  有些问题看似简单,其实一点都不好回答。mqχS㈧.cōm

  重量为什么会产生?

  就这一个问题,方青云就答不上来。

  玄铁就是没有赤铜重啊!这是上古传下来的常识问题,他以前从来没想过为什么赤铜会比玄铁重……一时被问住了。

  方青云忍不住反问:“你说为什么赤铜比玄铁重?”

  苏晚月无辜的望着他,提醒道:“前辈,我要是知道,就不会来问院长了。”

  方青云微微颔首,很自然转移开话题:“我要继续弹琴,两位自便。”

  “啊?前辈,你还没为我解惑呢?”苏晚月刚问出口。

  方青云脸皮微僵,这小丫头废话好多!

  楚星河大惊失色,连忙把她拖走。

  回到云霄飞车上,楚星河立刻调转车头。

  苏晚月突然哈哈哈大笑,笑倒在椅子上。

  楚星河被她的笑声感染,不禁一乐:“你笑什么?”

  苏晚月揉了揉笑木了的脸说:“师兄,你没注意到,刚才那位前辈脸色都变了,他肯定是回答不上来我的问题,才说要弹琴,他弹琴跟弹棉花一样,听得我想打瞌睡,也亏他有兴致弹琴。”

  楚星河无奈的说:“傻丫头,你忘了,修仙之人都有神识,你背后说他坏话,不怕被他听了去?”

  苏晚月闻言立马捂住嘴,趴在车边看了外面好一会儿,又坐回车里,小声问:“他一个老前辈,不会真没品到偷听小辈说话吧?”

  “谁知道呢。”楚星河眼里带着丝丝笑意,他刚才可是感受到了那位的神识。

  不过,以那位要脸的程度,就算真偷听,也会装没听见,更不会对苏晚月做什么。

  苏晚月止了笑意,跟楚星河说:“楚师兄,你带我去找方师姐吧,我想把朱颜花送给她。”

  “女修就是麻烦。”楚星河小声嘀咕了一句,调转车头,来到方子陵院外。

  楚星河拿出一块令牌,直接带苏晚月进去。

  方子陵和方子萱住在一起。

  两人的住处很大,至少比楚星河的院子大了十倍。

  院子里雕梁画栋看着极为精美,灵花异果到处都是。

  楚星河走在苏晚月身侧,低声跟她说:“以前,我和子陵还有子萱姐都住在这个院子里,后来,我……因为自身原因搬了出来,子陵还好几天不理我。”

  苏晚月诧异道:“看不出来呀,方师兄感觉不像是会生闷气的人。”

  楚星河刷的一下打开折扇,闷笑道:“你看人的眼光不行啊!子陵最爱生闷气,上次巴巴的跑去见叶瑶,叶瑶因为南宫渊说了他几句,他就决定不理叶瑶一个月。”

  “可惜啊,他不理叶瑶,叶瑶也不理他。”

  “这世上,难得有我这样好说话的人。”

  楚星河微微感慨道。

  苏晚月赞同的点点头:“没错,我从没见过像师兄话这么多的男修。”

  “你说什么?”楚星河顿时驻足,折扇一收,声音里不自觉带了一点威胁之意。

  小丫头敢再造他的谣言。

  他一定把她扔到方青云面前我,让她感受下什么叫话多!

  他刚威胁了一点,方子萱就赶了过来,呵斥道:“星河,你那么大一个人了,欺负人家小姑娘做什么?”

  楚星河刷的一下打开扇子,不满的说:“子萱姐,你那么老一个姑娘了,冤枉小师弟,真的好意思?”

  方子萱闻言,眼神一凌:“好小子!敢说我老,看剑!”

  长剑出鞘,直取楚星河命门,楚星河手上的扇子一挡,身体一跃,飞上屋顶。

  远离苏晚月,以免战斗余波,伤到她。

  苏晚月望着从房顶上,打到花园里,你来我往,打得很凶的两人,暗想修士的风格还真直爽,一言不合,就打架。

  一打架,又是掀屋顶,又是毁花草树木。

  方子陵不知何时走到了苏晚月身边,问道:“你有没有看出我姐用的是什么剑法?”

  “由万年星辰铁打造的灵剑,老值钱了。”苏晚月说完,才想起方子陵问她的是剑法,不是剑。

  她当即尴尬的冲方子陵笑了笑,连忙行了一礼:“见过方师兄。”

  方子陵点点头说:“我姐用的那套剑法,名为秋水剑法,秋水剑法一共十三式,她现在用的是第七式,这一招的拆解方法是……”

  苏晚月晕乎乎的听方子陵说了一大堆。

  等楚星河两人打完。

  方子陵问她:“记住了吗?”

  苏晚月连忙点头:“记住了。”

  “记住了什么?”方子陵随口一问。

  苏晚月想也不想,回道:“万年星辰铁。”

  方子陵:“……”

  苏晚月忍不住又加了一句:“好值钱!”

  万年星辰铁真的很贵很贵啊!

  她上次问了一下,一小块都要上千万下品灵石。

  真的老值钱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梦琪小说为你提供最快的炮灰女配的科技修仙路更新,69好值钱免费阅读。https://www.mqxs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