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梦琪小说网 > 爆笑酒楼 > 第328章 春节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梦琪小说网] https://www.mqxs8.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第329章骑猪放炮

    威远侯府顾家,小侯爷顾堂新,张戎思来想去,还是觉得有些奇怪,自己好像并不认识顾堂新啊。

    捏着帖子翻来覆去的看着,唐嫣卿和柳薰儿坐在旁边吃着瓜果。虽说两位女侠的身份是贴身侍女,但实际上不合格的很,当着外人还好,没了外人,谁伺候谁还不一定呢。

    柳薰儿吐掉瓜子皮,撇着妩媚的大眼睛,“你翻来覆去的看个什么劲?想那么多干嘛?你就觉得去还是不去就行了,那些人还敢吃了你不成?”

    二钱兄顿时就有些不服气了,“这叫什么话?以前就没爬过谁,难不成现在害怕了别人?只是,咱们跟威远侯府没什么关系啊,要说有,倒是有点过节呢。”

    以前八方酒楼三贱客可没少折腾蝎子帮,张戎之前有一部分赏银大部分都是从蝎子帮手里赚来的。陈二和王三把通缉犯骗出来,张戎等人负责打闷棍,那段时间可把蝎子帮坑的够呛。

    东府西南院空着很大一块地,张振嵩等人一直琢磨着在这里弄一块大点的练武场,可惜,张振岱偏要弄什么果园,最后还是胳膊拗不过大腿。出事之前,张振岱着人翻了一遍地,就等着明年种果树了,他这一出事,这块地也没人管了。

    此时,一头硕大的野猪正在地里忙碌着,猪背上还骑着一只穿着红衣服的猴子。猴子手里拿着一根竹棍,野猪仗着两根獠牙吭哧吭哧的犁着地。

    张小五提着粉裙站在路边,乌溜溜的瞪着大眼睛看着那一猪一猴,“喂喂喂,你这头牲口,赶紧停下来,你干嘛呢你”

    野猪甩甩头,迷糊眼瞄了瞄张小五。嘴巴一张,满口牙齿再加上那锋利的獠牙,吓得张小五和两个丫鬟粉脸煞白。哎呀,好可怕的野猪。

    “小姐小姐,之前听人说小公爷养了一头野猪,该不会是这头吧?可是这野猪怎么还会犁地?”

    二师兄眼神不好,但耳力惊人,一听丫鬟这话,就有些不乐意了。驮着大师兄一溜烟的跑了过来,一边跑还一边甩着那根小尾巴。

    说啥呢,说啥呢?什么叫还会犁地?我野猪王可是种冬瓜的一把好手,还有啊,什么叫养的?我们是兄弟,我野猪王要是不乐意,就凭张二钱能困得住我?

    二师兄咕咕咕说了一堆猪话,可惜张小五和两个丫鬟听不懂啊。二师兄身材太过健硕了,如同牛犊子一般,这一站到脚底下,吓得张小五都不敢动弹了。万一惹恼了野猪,獠牙戳过来,还有命在?

    “呜呜呜,救命啊救命啊”

    张小五这一哭,躲在旁边掷骰子的张振嵩等人立刻扔了骰子,一窝蜂的跑了过来,“五妹,怎么回事儿,谁惹你了?”

    “四哥呜呜呜,你眼瞎啊,快把这头猪撵走啦,吓死人了嘴巴好大”

    “额?”张振嵩跑过来,抬脚踹了踹二师兄的肚皮,结果二师兄稳如泰山,张振嵩反而往后退了两步,“哟,挺厉害的啊,兄弟们,把这头抬走,真当我张家没人了啊。”

    二师兄纵横思八达山,这辈子怕过谁?面对着十几名东府纨绔子弟,仰着猪脑袋,小迷糊眼里满是不屑。张振嵩被气乐了,哎哟,竟然被一头猪鄙视了。虽然你是大哥养的宠物,但今天也得教训教训你。

    十几个家伙撸袖子开打,围着二师兄一顿胖揍,二师兄是猪蹄难敌无数只手,很快挨了好几下。大师兄可一直骑在二师兄背上呢,一看二师兄吃了亏,猴爪子往兜里掏了掏。

    李熙月、唐嫣卿几个女人对大师兄宠的很,不光做了衣服,每件衣服上都带着肚兜,也好方便大师兄装些吃的。猴爪子在兜里掏了掏,就掏出点东西来。

    看到大师兄猴爪子里的东西,张振嵩等人立马就愣住了,只见大师兄左手抓着一个竹炮,药捻子耷拉着。瞪着猴眼,大师兄吱吱乱叫,不无威胁的看着张振嵩等人。

    “哎哟,我还就不信了,你以为手里抓个竹炮就能吓唬人了!”张振嵩等人停住手,全都抱着膀子看热闹。

    一看这个架势,大师兄也不客气了,右爪子在后边兜里摸了摸,随后摸出一个火折子。吹口气,火折子冒着火星子。拿着火折子,大师兄二话不说,直接点燃了药捻子。

    药捻子滋滋燃烧着,直接把张振嵩等人看傻眼了。这特么真的是一头猪和一只猴?这猴子居然知道点炮仗

    眼看着药捻子快烧尽了,大师兄叫唤一声,往前一扔,炮竹直接朝着人群飞去。

    砰

    张振嵩转过身就跑,一边跑一边大喊,“我的娘哎,兄弟们赶紧跑啊,这猴子成精了,居然会放炮”

    东府大院立马翻了天,一只猴子骑着一头猪,一边奔跑一边放炮,炸得东府纨绔子弟们哭爹喊娘的。

    很快,十几个纨绔子弟就跑散了,张振嵩逃的上气不接下气,气喘如牛,刚想扶着墙休息下,回头一看,顿时想哭了。

    “哎,你俩还有完没完了,怎么老是盯着我不放,哎,咱们有事好商量,能不能别哎”

    猴子二话不说,又是一个竹炮丢了过来,砰地一声,在张振嵩屁股后边炸开了。惊得张振嵩冷汗直冒,再也顾不得磨嘴皮子,转身继续跑。

    院子里,张戎正跟两位美女聊着天,听到外边响起砰砰砰的声音。张戎仔细听了听,有些疑惑道:“怎么又开始放炮仗了?还没到点啊,听这响声,还是一个个点的”

    话还没说完,一名轻易少女气喘吁吁的跑了进来。少女脸色红润,头发乱糟糟的,额头上还有点黑灰。

    “五妹,你干嘛去了,怎么搞成这个样子了?”

    一看到张戎,张小五委屈无比的捏着衣角,“大哥,你快去看看吧,那头猪和那只猴把府上折腾坏了,四哥他们老惨了,那猴子骑着猪,一边跑一边放炮,太吓人了”

    “啥玩意儿?”张戎猛地站起身,怪不得竹炮一个个的响,敢情是大师兄在放炮。邪了门了,那只贱猴子什么时候学会放炮了?

    大师兄跟二师兄凑一起,那就是一对惹事精,尤其是二师兄下手没个轻重,这要真炸到人,可就遭殃了。

    循着响声,张戎带着人追了过去,没一会儿就碰到了张振嵩,此时东府小魔王张小四凄凄惨惨,耷拉着舌头,累的跟死狗一样。

    “大哥,你总算来了,救命啊,那俩货太狠了,跟它们闹着玩呢,它们竟然真的放炮炸人”

    “小四,你别怕,它们在哪儿呢,看我不教训它们!”

    说着话,张戎转过弯,刚扭过身,就看到有啥东西飞了过来,那东西掉在身前不远处,砰的一声响。响声很大,震得耳朵嗡嗡响。张戎脸都黑了,放炮就放炮,还特么放那种大号的雷子炮,怎么没把你这死猴子炸个窟窿?

    二师兄猛地停住身,大师兄一看闯了祸,赶紧把手里的火折子丢到了墙边。两只爪子捂住眼睛,吱吱乱叫,“不管我们啊,是他们先动的手,好兄弟讲义气,不能看着老猪被欺负!”

    张戎平复下心情,看着脚底下炸出来黑印子,来了越来越难看。走到二师兄身前,伸手直接把大师兄提了起来,右手中指还不断戳着大师兄额头的白毛。

    “你还有理了你?你知道这玩意多厉害么,能炸死人的?说,谁教你放炮的,还放大号雷子炮,雷子炮都赶上你胳膊粗了”

    大师兄滋滋叫了叫,猴爪子切了切张戎的胸口,张戎顿时就明白了,“郭四郎?果然是他,这货就不知道教点好的?小否几,我告诉你,在府上给我老老实实的,再敢欺负人,把你关起来。”

    大师兄委屈的不要不要的,是他们先动手的好不好?

    可惜,张戎不是李熙月,更不是唐嫣卿和柳薰儿,绝对不会惯着这只猴子的。找根绳子,把猴爪子栓起来,直接掉在了梅花树上。二师兄抓着梅花树,愣是不敢撒开,两只眼睛可怜巴巴的看着唐嫣卿和柳薰儿,就差掉两滴眼泪了。

    张戎伸手戳了戳大师兄的肚皮,猴子顿时在空中荡来荡去,“看什么看,待够半个时辰,要是敢提前下树,以后别想吃饭了。”

    惩罚完大师兄和二师兄,张戎这才扶着张振嵩检查了一番,“小四,你也是的,没事惹那俩家伙干嘛?”

    “这不是闹着玩么,谁知道这俩东西都成精了,猴子骑猪打仗,一边跑一边放炮,真是开了眼界了”张振嵩甩甩长发,抹了把脸,“大哥,你是怎么训的,居然把这俩货训练成这等境界”

    “训的?这俩货天生的,训能训成这样?”

    “哦哦哦,大哥,跟你商量个事呗,府上那块空地你用不用,不用的话弄成练武场吧!”

    “练武场?北边不是有么?”

    张振嵩挠挠头,不好意思道:“老的都在那边耍,咱们做晚辈的跟他们一起耍,老不痛快了”

    “呵呵,是不是经常挨揍?得了,你们愿意弄就弄吧,不过钱你们自己想办法啊,为兄手里的钱不多。”

    “没为题!”

    初三当晚,张戎一身华服,带着唐嫣卿和柳薰儿去了澄清坊最北边,威远侯府就位于澄清坊最北边的胡同里。

    府门口站着几位家丁,这些家丁人人新衣,穿着讲究。不断有年轻男女出入侯府,张戎等人站在远处看了一会儿,没有看到一个年纪大的。

    看来这次顾堂新举办的宴会主要是针对年轻人的,如此一来,倒不用太过担心了。张戎就怕宴会藏着猫腻,自己初来乍到的,万一不小心,吃个闷亏就不好了。

    呼口气,张戎一行人缓缓朝威远侯府走去,还是第一次以东府小公爷的身份正式亮相,身份尊贵了,压力也大了许多。

    东府,清铭厅内,张敬昭端着酒杯,静静地站在门前,眼睛却一直望着北方,“大哥,真的不提醒振岳一下么?他毕竟刚恢复身份,许多事未必能明白。”

    张敬晧摇摇头,轻声道:“为什么要提醒他?有些人想要试试振岳,同样,我们也要看看他的应变能力啊。他可是东府小公爷,东府未来的命运就在他手里握着,如果他连今晚这点事都处理不好,那就太让人失望了。”

    “大哥,你是不是对振岳要求太高了?振岱以前”

    “振岳不是振岱,要求自然也会不同,但愿这小子能给我们一点惊喜吧!咱们东府树大招风,处在这个塔尖上,急需一个能力出众的人顶上去。”

    威远侯府,张戎自然不知道张敬晧和张敬昭的对话,他也想不了那么多。此时站在侯府花园内,看着琳琅满目的食物,还有那青春靓丽的少男少女,二钱兄已经有点迷失了。姥姥的,以后自己要适应这种奢靡的生活方式才行啊。瞧瞧眼前的西瓜,大冬天的西瓜,一斤十两银子,吃的都是钱啊。

    侯府宴会,张戎看到了不少熟人,柳启宁等人自不用说,居然还看到了李掌柜。今日的李掌柜一身粉色宫装,头戴凤饰,看上去雍容华贵,气质不凡。很难将眼前这个女人,跟八方酒楼财迷掌柜联系起来。

    李熙月身边围着不少人,其中一人便是成国公府小公爷朱勇康。虽然李熙月从来没提起过自己的身世,但苏瞻大致已经猜出她是谁了。

    云朝六国公,英国公和荣国公张家,魏国公徐家,成国公朱家,韩国公李家,唐国公蓝家。李熙月应该是韩国公府大小姐了,如果不是身份尊贵的话,也不会镇住那么多人了。

    张戎看到李熙月,李熙月自然也看到了张戎,她对旁边的人说了些什么,迈着优雅的步子走了过来。

    “哟,张二钱,你当了东府小公爷,是不是以后就不回酒楼当差了?”

    “哪能啊,掌柜的放心,过了年不忙了,我们立刻回酒楼当差。不过,你什么时候把小否几接走,这东西太能惹事了?”

    李熙月捏起一串葡萄,轻轻地揪下一粒来,“你先照顾一段时间呗,过年这段时间,让它跟着我,着实不方便,酒楼那边忙得很,也没人顾得上它”

    “合着我就没事儿了?”

    “你堂堂东府小公爷,能有什么事儿,有事儿也有别人替你办了!”李熙月翻个白眼,幽幽的看了一眼旁边的唐嫣卿和柳薰儿。

    李熙月刚想对唐嫣卿二女说些什么,这时院子里响起一声喝骂,所有人的注意力全都被这个声音吸引了过去。

    张戎看了一眼,立刻皱起了眉头,眼中闪过一丝怒色。

    ps:咕咕咕,二师兄再次祝福大家春节快乐,猪年大吉!!!

    过年啦,这书没有存稿,也没时间码字,只能断更一下了,估计要到初六以后才能恢复更新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